2014年7月8日 星期二

雙磷酸鹽 vs 顎骨壞死


  雙磷酸鹽(Bisphosphonate)是一類常用的骨質疏鬆藥,通常視為首選。
  雙磷酸鹽,作用原理,主要在冒充體內一種稱為「焦磷酸鹽(Pyrophosphate)」的骨再吸收抑制劑(Bone Resorption Inhibitors),依附在骨頭表面,然後透過噬骨細胞(Osteoclast)的吞噬,潛入噬骨細胞裡面,從而抑制噬骨細胞的功能[1][2][3],同時能夠誘發噬骨細胞凋亡(Apoptosis)[4],簡單說,便是抑制骨頭的破骨過程,延緩骨質流失。

  不過這類藥擁有一個較嚴重的副作用,便是顎骨壞死(Osteonecrosis),俗稱「骨枯」。
  聰明的看倌,可能會問:
  「咦?藥罐子,這類藥不是預防骨質疏鬆嗎?為什麼補骨不成反削骨呢?而且為什麼偏偏發生在顎骨上呢?」
  唔……暫時雖然還不知道真正的原因,但是一般相信,因為口腔黏膜較薄弱,如果因為拔牙、佩戴假牙而產生傷口的話,這裡便會較容易受到細菌感染,同時顎骨的新陳代謝率一般較快,所以可能會影響骨頭的新陳代謝,從而干擾傷口的癒合。
  那麼,不服藥便會惡化骨質疏鬆,服藥又會出現骨枯,這豈不是進退兩難嗎?
唔……在這之前,我們必須問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真的要說的話,這種副作用,發生的機率到底是多少?」
唔……實際上,根據一些參考資料,靜脈注射、口服的機率分別大約是0.8%12%,口服的發生率,大約是0.01%0.06%[5]
所以,第一個對策,便是盡量選用口服藥,減少「中招」的機會。
不過就算是這種機率,遇到這個情況,一般而言,人們大多會離不開以下兩種想法:
第一,唓!這個概率微乎其微,幾乎接近零,輪都還沒有輪到自己,怎可能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呢?所以放心服藥!
第二,嘩!這個概率雖然微乎其微,幾乎接近零,但是不代表沒可能,還是可能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所以不放心,還是不服藥!
說真的,同一件事情,不同的人往往會產生不同的觀感,這是意料中事,沒有什麼好奇怪。同一個概率,有人會買六合彩,有人不會買六合彩。同理,同是半杯水,到底是剩下半杯水?還是還有半杯水?這個完完全全因人而異,真的很難說。
但是姑且撇開其他事情不說,單是用藥,根據經驗,在大部分的情況下,相較「得」而言,人們大多會較在乎「失」,因為「得不到」只是「沒有賺」,但是「失去了」就是「不但沒有賺,而且還要賠」,簡單說,前者是「零」,後者是「負數」。所以遇到這個情況,人們大多會打退堂鼓,拒絕服藥。
除此之外,我們還需要問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治療骨質疏鬆,是否只有雙磷酸鹽這種選擇呢?」
  當然不是!
  治療骨質疏鬆,其實還有很多選項,任君選擇。
所以如果真的擔心骨枯的話,轉藥是第二個對策。

Reference:
1.         Rodan GA, Fleisch HA. Bisphosphonates: mechanisms of action. J Clin Invest. 1996;97:2692.
2.         Sato M, Grasser W, Endo N, et al. Bisphosphonate action. Alendronate localization in rat bone and effects on osteoclast ultrastructure. J Clin Invest. 1991;88:2095.
3.         Colucci S, Minielli V, Zambonin G, et al. Alendronate reduces adhesion of human osteoclast-like cells to bone and bone protein-coated surfaces. Calcif Tissue Int. 1998;63:230.
4.         Hughes DE, Wright KR, Uy HL, et al. Bisphosphonates promote apoptosis in murine osteoclasts in vitro and in vivo. J Bone Miner Res. 1995;10:1478.
5.         Advisory Task Force on Bisphosphonate-Related Ostenonecrosis of the Jaws,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Oral and Maxillofacial Surgeons.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Oral and Maxillofacial Surgeons position paper on bisphosphonate-related osteonecrosis of the jaws. J Oral Maxillofac Surg. 2007;65(3):369-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