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3日 星期六

藥物敏感 = ?

  
  其實,說到用藥之道,真正的奧義,不是知道自己應該服什麼藥,而是知道自己不應該服什麼藥。
  為什麼?


  答案很簡單,四個字:「安全第一(First Do No Harm)」。
  對,在醫學上,安全第一永遠是排行第一的教條。
  在用藥上,「未見其利,先見其害」永遠是用藥大忌。
  至於,背後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兩個:
一、不為
  所謂「不為」,是指「有藥不用」。
  其中,副作用便是一個常見的理由。
  舉例說,一些用藥者,身體過於虛,體質過於弱,所以,面對這些用藥者,在治療的選擇、藥物的選擇上,往往會投鼠忌器,不敢運用藥效較強、藥性較重、副作用較大的藥物,擔心用藥者承受不了副作用的風險,最後,未見其利,先見其害,用藥不成,反而害苦用藥者。
  所以,治亂世,用重典;治頑疾,偏偏就是不能用猛藥,不亦悲乎!
  在相當程度上,這就是扁鵲口裡所說的「形羸不能服藥,五不治也(《史記.扁鵲倉公列傳》)」。
  這就是說,明明可以用,但是,偏偏就是不能用。

二、不能
  所謂「不能」,是指「無藥可用」。
  其中,藥物敏感(Drug Allergy)便是一個常見的理由。實際上,這四個字往往可以殺人於無形,動輒奪走用藥者的生命。用藥者,豈能不慎?
  所以,各位看倌,大家一定要清楚知道自己有沒有藥物敏感。不然的話,萬一中伏,你們說冤不冤枉?
  記住,這是十分重要的,因為只有你們知道這項情報。
  那麼,藥物敏感,到底是什麼?
  藥物敏感,顧名思義,是指使用藥物後,隨之而來的一些「反應過敏」現象。在定義上,這是一種非預期性的生理反應,簡單說,就是用藥者跟藥物「八字不合」。同時,這是與生俱來的問題,並不能透過轉換劑型、調整劑量這些方法消災弭禍。
  這就是說,假如閣下對一種藥過敏,不論是什麼劑量、劑型,最後還是一定會誘發過敏反應,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不過,一些看倌,看到這裡,可能會質疑道:
  「咦?藥罐子!就算是同一種藥,我只會對針劑過敏,偏偏就是不會對藥片過敏,安然無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唔……其中一個可能,閣下只是對針劑裡面的藥用輔料(Excipient)過敏,而不是對藥物過敏。
  所謂藥用輔料,是指除了藥物的活性成分(Active Ingredient)之外的其他材料。
  藥用輔料,主要的功能,在賦予藥品的劑型、載體(例如澱粉、溶劑),決定藥品的外觀(例如賦色劑、賦味劑、芬香劑),提高藥品的穩定性(例如穩定劑),延長藥品的保質期(例如防腐劑),還可以控制藥物的溶解速度(例如緩釋片(Sustained Release)、控釋片(Controlled Release)的包衣),最終的目的,在提高藥物的安全(Safety)、療效(Efficacy)、質量(Quality),讓藥物能夠發揮理想的藥效,同時保障用藥安全。
  所以,請大家千萬不要對號入座,誤以為「一種藥一定只有一種顏色」。在絕大部分的情況下,一種藥的顏色其實是調出來的。既然連顏色都可以調出來,那麼,一種藥的外觀自然可以「搓圓撳扁」,想怎樣,便怎樣,悉隨尊便。
  除此之外,藥物敏感,純粹因人而異。這就是說,我對一種藥過敏,不代表你同樣對這種藥過敏,完完全全是個人反應,簡單說,便是「對人不對事」。
  藥物敏感,真正的肇因,其實源於人體的免疫系統,究其根本,只是人體排斥藥物的一種生理反應。人體的免疫系統,如同保護程式一樣,如果遇到一些「非我族類」的異物(俗稱「致敏原」)的話,便可能會誤以為是敵人,從而觸發免疫系統,誘發一連串的炎症反應,目的在剷除異己,防止這些異物所帶來的潛在傷害。
  實際上,一個人有沒有藥物敏感,取決於一籃子因素,例如遺傳、性別、年齡,真的不能一概而論,一切很難說。
  聰明的看倌,看到這裡,應該想到,既然藥物敏感源於免疫系統,那麼,過敏反應的多少,自然取決於免疫系統的強弱。
  這話怎麼解?
  舉例說,如果用藥者正在服用一些俗稱「抗排斥藥」的免疫抑制劑(Immunosuppressant)的話,例如Cyclosporin A,免疫力較弱,過敏反應自然便會較輕。
  反過來,只要抑制人體的免疫系統,自然便能夠緩和過敏的症狀。所以,其中一種常用的抗過敏藥,便是類固醇(Steroid)
  這方面,類固醇,主要有以下三種功效:
其一,類固醇能夠穩定微血管的通透性,減少滲出液的流出,達到消腫的效果。
其二,類固醇能夠穩定炎性細胞(Inflammatory Cells)的細胞膜,減少組織胺(Histamine)的釋放,同時抑制白血球的偽足運動(Pseudopodial Movement),減少白血球聚集,達到消炎的效果。
其三,類固醇能夠干擾過敏物質的合成、儲存、釋放,達到抗敏的效果。
  一言而蔽之,類固醇能夠削弱體內的免疫力、抵抗力,從而能夠抑制免疫系統的過敏、發炎反應,紓緩炎症。
  至於,哪些藥會產生過敏?
  唔……上帝是公平的。舉凡所有藥物都可能會產生過敏,不過,公平歸公平,誠如《動物農莊(Animal Farm)》所言,「所有動物生來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All animals are equal, but some animal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其中一些藥總是較常會出現過敏。
  舉例說,青黴素(Penicillin)、頭孢菌素(Cephalosporin)這兩類抗生素便是兩個活生生的經典例子。
  在症狀上,主要是皮疹(Rash),便可能會出現紅、腫、熱、癢這些炎症症狀,還可能會誘發眼、口、鼻黏膜充血,除此之外,因為過敏會刺激周邊血管擴張,導致大量血液流到四肢,便會減少血液回流心臟,從而可能會出現低血壓的現象,繼而可能會削弱大腦的血液循環,誘發昏厥,甚至休克,嚴重的話,還可能會構成性命之虞。用藥者,豈能不慎?
  針對藥物過敏,常用的對策,主要有以下兩個:
一、轉藥
  既然這種藥不行,那麼,最簡單、直接的方法,便是乾脆不用這種藥,轉用其他藥,不就行了嗎?
  誠然,這是一種「斬腳趾避沙蟲」的方法,難免會有一點消極的味道,但是,反正用藥不是「非君不嫁」,還有很多選擇。所以,這是一種最常用的方法。
  唯一的問題,便是「交叉過敏(Cross Allergy)」。
  所謂「交叉過敏」,是指用藥者對一種藥過敏,同時還可能會對其他具有相似化學結構的藥過敏。
  舉例說,你對青黴素過敏,同時便可能會對頭孢菌素過敏,所以,還是可能會出現「轉錯藥」的風險。

二、減敏療法(Desensitization)
  當然,世事無絕對,凡事總有例外。
  如果真的別無選擇的話,便可能需要採用減敏療法,首先稀釋這種藥的濃度,然後逐漸增加劑量,希望能夠改善用藥者的過敏體質,從而讓用藥者慢慢適應這種藥,達到脫敏的效果。
  這無疑是一種「溫水煮蛙」的方法,在相當程度上,這還是一種「以毒攻毒」的方法。既然是「毒」,自然是險招,絕對不能亂用。
  所以,用不用減敏療法,還是請諮詢醫生的專業意見,千萬不要輕舉妄動,自行進行減敏療法,不然的話,減敏不成反致敏,可以怪誰?

  值得一提,除了藥物外,人體還是可以對其他東西過敏,例如食物,俗稱「食物敏感」,其中,最常見的致敏原,主要是海產類(例如魚、蝦、蟹)、堅果類(例如花生、杏仁)。
  這些方法,同樣適用於這些致敏原上。
  最後,面對過敏,還有一個建議,便是記錄這些致敏原在案,並且隨身攜帶,例如放進錢包裡面,萬一情況緊急,例如昏迷,醫護人員還是可以知道自己有沒有藥物敏感,從而保障自己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