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藥罐子

      當年立志未曾忘,一報白袍榮與光。

      願將此身寄紙筆,守我家國天下泱!


小小藥罐子

詩號:東邪術,獨步走江湖。踏盡千山尋百草,仙丹靈藥在葫蘆,人間一樽壺。——《憶江南.無花譜》

一個小小的藥劑師,一個小小的用藥資訊平台。

溫馨提示:

這個平台,
主要目的在分享用藥知識,推廣藥物教育,希望用藥者能夠正確用藥,靈活用藥,促進用藥安全,僅作教育用途。

文章內容,僅作
參考,絕對不能用作自行診斷、治療的依據。如果遇到相關的健康問題,請盡快諮詢相關的專業意見,以免延誤治療的良機

文章內容,部分涉及醫藥知識,可能會引起不安,在按下「觀看全文」前,敬請留意。

2014年11月1日 星期六

動漫啟示錄:《聖鬥士星矢》,你看到了什麼?——邪惡在什麼時候會變成正義呢?



教皇亞歷士命令巨蟹座迪瑪斯古前往廬山五老峰,行刺天秤座童虎。
在激戰前,兩人展開了一場激烈的辯論,討論正義與邪惡的定義。
其中,迪瑪斯古的觀點,是正義與邪惡會隨著時間而改變,只要誰獲得最後的勝利,誰便是正義。所以,教皇現在可能是邪惡(由此可見,其實,他知道教皇的暴行,甚至認同教皇是邪惡的),但是,誰都不能保證,將來,他會被認為是正義的。


  這個觀點,對不對?
《墨子》在〈非攻上〉說:
今有一人,入人園圃,竊其桃李,眾聞則非之,上為政者得則罰之。此何也?以虧人自利也。至攘人犬豕雞豚者,其不義又甚入人園圃竊桃李。是何故也?以虧人愈多,其不仁茲甚,罪益厚。至入人欄廄,取人馬牛者,其不仁義又甚攘人犬豕雞豚。此何故也?以其虧人愈多。苟虧人愈多,其不仁茲甚,罪益厚。至殺不辜人也,扡其衣裘,取戈劍者,其不義又甚入人欄廄取人馬牛。此何故也?以其虧人愈多。苟虧人愈多,其不仁茲甚矣,罪益厚。當此,天下之君子皆知而非之,謂之不義。今至大為攻國,則弗知非,從而譽之,謂之義。此可謂知義與不義之別乎?
殺一人謂之不義,必有一死罪矣,若以此說往,殺十人十重不義,必有十死罪矣;殺百人百重不義,必有百死罪矣。當此,天下之君子皆知而非之,謂之不義。今至大為不義攻國,則弗知非,從而譽之,謂之義,情不知其不義也,故書其言以遺後世。若知其不義也,夫奚說書其不義以遺後世哉?
今有人於此,少見黑曰黑,多見黑曰白,則以此人不知白黑之辯矣;少嘗苦曰苦,多嘗苦曰甘,則必以此人為不知甘苦之辯矣。今小為非,則知而非之。大為非攻國,則不知非,從而譽之,謂之義。此可謂知義與不義之辯乎?是以知天下之君子也,辯義與不義之亂也。
這段話,簡單說,就是詐騙偷竊是小惡,刑事毀壞是中惡,殺人越貨是大惡,但是,發動大規模戰爭,反而是大善!
理論上,殺人愈多,刑責愈重,但是,當殺人殺到戰爭的規模,反而歌功頌德,名留青史!
黑,到了最黑的時候,便是白;
苦,到了最苦的時候,便是甜;
不義,到了最不義的時候,便是義,究竟,義與不義,界限在那裡呢?
答案,其實,很簡單。
四個字:公眾利益。
戰爭不是一個人的事情,而是一個國家的事情。在國內,殺人放火固然是犯法,可是,當發生戰爭的時候,不還擊,大家的利益會受到損害,不反抗,大家的生命會受到威脅,甚至,不進攻,民族的尊嚴會受到動搖,大眾一定會為了「集體的利益」而選擇性遺忘「殺人的罪行」,所以,戰爭,誰要譴責誰?
其實,迪瑪斯古,說的話,倒是有幾分道理。
因為,只要誰獲得最後的勝利,誰便是正義。
舉例說,德國納粹屠殺六百萬猶太人,是錯的,所以遭到紐倫堡審判。摒除民族清洗的因素,假設誅殺平民是錯的,那麼,美國燒夷彈轟炸東京,燒死二十萬平民,為什麼沒有人遭到判刑?美國在越戰投下落葉劑,在越南留下不少後遺症,為什麼沒有人遭到刑責?
因為美國是勝利者,如果美國是戰敗國的話,……歷史會不會有第二種演繹……很難說……
所以,迪瑪斯古說對了,墨子說對了,君子們記錄這些「戰爭」,因為這是光榮的「勝利」,既然是光榮的勝利,自然要美化,動機要美化,過程要美化,結果要美化,如果有錯,都是敵人的錯,因為,我們是「正義」,敵人是「邪惡」。
戰爭的背後,是意識型態與集體主義,問題是,在公眾利益的前提下,所謂的正義,不是遮蔽了,便是遺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