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7日 星期四

《攀天》

(From: Pexels)
  《攀天》
  執筆從文,只是為了一個心願。
  天下無藥,
  一片痴人說夢的妄想,
  一句自欺欺人的謊言。
  小火苗照亮不了黑夜,        
  一枝筆改寫不了結局。
  或許,
  指沾不著藍天,
  也要高舉雙臂,拉近與天空的距離。
  這一刻,經過連綿病榻邊,還要送走多少靈魂?
  那一天,待到耕筆枯斷時,還能傾盡多少心血?
  一件白袍,千絲悲髮,
  心裡仍有一絲希望,
  他朝有緣相會,盼望看見你未病的容顏……

  天下無藥,或許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理想。不過藥罐子秉持孔子「知其不可而為之(《論語.憲問》)」的精神,就算知道不可能,也要努力拉近與不可能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