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藥罐子

        當年立志未曾忘,一報白袍榮與光。

        願將此身寄紙筆,守我家國天下泱!

    *網誌正在更新中,部分文章暫時可能未能顯示圖片,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小小藥罐子

詩號:東邪術,獨步走江湖。踏盡千山尋百草,仙丹靈藥在葫蘆,人間一樽壺。——《憶江南.無花譜》

一個小小的藥劑師,一個小小的用藥資訊平台。

溫馨提示:

這個用藥資訊平台,
目的在分享用藥知識,推廣藥物教育,希望用藥者能夠正確用藥,靈活用藥,促進用藥安全。

內容僅供
參考,絕對不能用作自行診斷、治療的依據。如果遇到相關的健康問題,請盡快諮詢相關的專業意見,避免延誤治療的良機

文章內容,部分涉及醫藥知識,可能會引起不安,在按下「觀看全文」前,敬請留意。

2015年5月4日 星期一

從撒種的比喻看藥物教育的工作

  
  翻開一本《聖經》,不難發現,裡面記載很多寓言,用來說明很多道理。
  其中,藥罐子相信,撒種的比喻,各位看倌應該耳熟能詳。

(圖片來源:梵高《在夕陽下撒種》)
  這段寓言,記載在《聖經》的〈馬太福音〉裡。
  其實,跟撒種一樣,不管是傳道,還是藥物教育,在相當程度上,兩者同樣是差不多的道理而已。
  這話怎麼解?
  說真的,不管是傳道,還是藥物教育,究其根本,兩者同樣是一種傳播資訊的過程而已。
  實際上,在〈撒種的比喻〉裡,如果撇開宗教信仰的話,撒種其實只不過是一種宣傳的過程而已,不是嗎?
  至於,這些撒出去的種子,便是「資訊」。如果是傳道的話,這固然是指「道」,但是,如果是藥物教育的話,這同樣可以是指「藥物知識」,一樣說得通。
  那麼,在藥物教育上,〈撒種的比喻〉這個寓言,到底可以帶給我們什麼啟示呢?
  現在,藥罐子不妨在這裡跟各位看倌一同分享一下:
  《聖經》在〈馬太福音〉中說:

  有一個撒種的出去撒種;撒的時候,有落在路旁的,飛鳥來喫盡了。(第13章3-4節)

  這就是說,雖然跟用藥者分享了藥物知識,但是,這些用藥者還是抱著一種漠不關心的心態,沒有正視藥物教育的重要性。
  「只要遵照醫生的指示服藥,不就行嗎?」這是很多用藥者的心態。
  結果,你在這邊說,他在那邊睡,誨爾諄諄,聽我藐藐,眼睛閉著,耳朵發沉,看也看不見,聽也聽不見,也不明白,或者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
  唔……的確,藥物教育,歸根究柢,主要在讓用藥者能夠按照藥物標籤的指示,準確服藥,讓藥物發揮最理想的功效,從而治療相關的病症、紓緩相關的症狀。
  但是,實際上,單是準時、準確服藥,還是不夠的。
  藥物教育,其實還有更深一層的意義。
  要知道,服藥不難,難在用藥。
  這話怎麼解?
  舉例說,藥罐子曾經遇到一個用藥者,不小心著涼,但是,堅決拒絕服藥。不說不知道,原來,這個用藥者,一直以為「所有傷風感冒藥,都會產生睡意」,因為擔心藥物會影響日常生活,所以,忍著鼻水、鼻塞,仍然不肯服藥,結果,苦了自己。
  其實,真的要說的話,除了抗組織胺(Antihistamine)外,大部分的傷風感冒藥,都不會產生睡意,同時,並不是所有的抗組織胺,都一定會產生睡意的。 
   如果這個用藥者能夠掌握這些傷風感冒藥的適應症、服用方法、副作用、注意事項的話,對這些藥物,擁有進一步的認識,從而能夠靈活用藥,試問,這個用藥者,還會不會抗拒服藥呢?
  所以,說到藥物知識,多一分認識,便多一分好處。這是無庸置疑的。

  在這段比喻裡,〈馬太福音〉便解釋道:

  凡聽見天國道理不明白的,那惡者就來,把所撒在他心裡的,奪了去;這就是撒在路旁的了。(第13章19節) 
 
  那麼,在藥物教育上,「飛鳥」、「惡者」到底是什麼?
  不管是「飛鳥」,還是「惡者」,兩者同樣是指一些尚待糾正的心態。
  一般而言,主要有以下兩個:
  第一,一些求醫者,經常將自己看作醫生,不管是網絡、媒體,還是親友這些途徑,在求醫的時候,已經做好資料搜集,多多少少,心裡可能已經滲雜了一些主觀概念,甚至準備了一套治療方案,有時候,往往不是諮詢醫生的專業意見,而是游說醫生接受他們的治療方案。
在相當程度上,這就是扁鵲口裡所說的「驕恣不論於理,一不治也。(《史記.扁鵲倉公列傳》)」
  第二,在古代迷信風氣盛行的社會,古人可能寧願信神靈、信符水,也不願信大夫。可是,別以為在這個科學昌明、網絡發達、資訊泛濫的現代,這種迷信風氣,便不再存在。
  就算不相信神靈、符水,今人還可能改為相信其他東西,例如親友、網絡這類資訊,說到底,就是不願意信醫生。
  在相當程度上,這就是扁鵲口裡所說的「信巫不信醫,六不治也。(《史記.扁鵲倉公列傳》)」
  當然,這些資訊,不一定是假,不一定是錯,資料來源還是可能來自專業的醫護人員,具備相關的醫學、藥理,作為基礎,未必沒有實際的參考價值,所以,藥罐子並不是全盤否定這些資訊的真確性。
  藥罐子只想說,大家必須自行制訂一個機制,驗證所有資訊的真確性,當然,包括藥罐子的文章。
  同時,求醫前,做好資料搜集,不但沒有錯,而且還是一件值得鼓勵的事情!說真的,不論是什麼途徑,自動自覺做功課,主動認識自己的病症、了解自己的藥物,絕對是一個負責任的求醫者,試想,如果不是關心自己的健康的話,你會上網、看書,做資料搜集嗎?
  問題是,不管是哪一種情況,這些資訊,多多少少,同樣會在求醫者的心裡,埋下一些成見,從而往往可能會讓求醫者帶著幾分先入為主的心態,甚至形成一種根深柢固的觀念,看待自己的病症。
  誠然,站在醫學的角度上,一知半解的態度,往往是其中一個大忌。
  其實,做功課,自身沒有問題,理論上,資料愈多,認識愈深,治療便會愈佳,這是一件不爭的事實。
  問題是,真的要說的話,舉凡任何知識,只要不涉及自己的專業,在其他領域上,任何人都是一知半解的,不是嗎?
  在相當程度上,這些片面的知識、局部的見解,往往可能會導致求醫者未必能夠抱著開放的態度,客觀、虛心接受醫生的建議,更有甚者,反過來,還可能會質疑醫生的醫術,在治療上,無疑增添了幾分難度。
  所以,真正的問題,套梁啟超的一句話,便是「全在主觀的心,不在客觀的事。(《敬業與樂業》)」
  簡單說,知識固然重要,心態更加重要。
  在用藥上,心有成見,一切便難了。
  面對這些情況,推廣藥物教育,說了等於沒說,教了好像沒教,自然便會枉費心機。

  接著,〈馬太福音〉便繼續說:

  有落在土淺石頭地上的,土既不深,發苗最快,日頭出來一曬,因為沒有根,就枯乾了。(第13章5-6節)

  這就是說,雖然跟用藥者分享了藥物知識,這些用藥者聽是聽了,懂是懂了,當下歡喜領受,覺得自己已經能夠正確服藥,靈活用藥,但是,說到底,還是紙上談兵,待到真正運用這些藥物知識的時候,理論回歸實踐,遇到困難,便立刻打退堂鼓,直接刪除這些藥物知識,通通拋諸腦後。
  簡單說,就是「知易行難」。

  在這段比喻裡,〈馬太福音〉便解釋道:

  撒在石頭地上的,就是人聽了道,當下歡喜領受;只因心裡沒有根,不過是暫時的;及至為道遭了患難,或是受了逼迫,立刻就跌倒了。(第13章20-21節)

  那麼,在藥物教育上,「患難」、「逼迫」到底是什麼?
  不管是「患難」,還是「逼迫」,不用問,兩者同樣是指一些服藥的障礙,導致用藥者抗拒用藥。
  舉例說,常言道:「苦口良藥。」對,從前,很多用藥者抗拒服藥,其中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便是藥物與生俱來的苦澀味道,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服藥,必須吃得苦,還要吃得苦中苦。
  問題是,隨著時代的進步、科技的發展,「苦口良藥」已經逐漸成為歷史。
  對,現在,大部分的西藥,大多無色、無味、無臭,有時候,還可能會添加賦色劑(色素)、賦味劑(調味料),上色調味,改善外觀、口感,所以,在大部分的情況下,良藥未必苦口。苦,大多不會構成一個拒絕用藥的理由。
  所以,這是一個落伍的例子,顯然已經跟時代脫節。
  那麼,藥罐子這樣說好了:
  舉例說,在劑型上,不管是靜脈注射、皮下注射,還是肌肉注射,只要是注射,算得上是一種侵入式的施藥途徑,除了會刺出傷口外,可大可小、可深可淺,在穿過皮膚、肌肉的時候,還可能會刺激肌膚深層的神經末梢,產生一種疼痛的感覺,從而不利用藥的依從性。
  所以,這時候,大家便可能會說:
  「不打針,行不行?」
  除此之外,其中一個能夠讓用藥者拒絕用藥的理由,大多離不開「副作用」三個字。
  副作用,的確是不少用藥者用藥的其中一個考慮因素。
  誠然,用藥,多多少少,總會遇上一些副作用。
  舉例說,單是類固醇(Steroid)這個響噹噹的名字,不僅聲名狼藉,而且還會讓人聞風喪膽,有人敬而遠之,有人避之若浼,背後的原因,同樣是三個字:副作用。 
   在副作用上,主要是皮膚變薄、微血管擴張、粉刺、多毛症、胃或十二指腸潰瘍、骨質疏鬆、青光眼、白內障、生長遲滯、高血糖、高血脂等等。
  還有,因為類固醇會溶解脂肪組織,然後重新分佈在身體軀幹裡,所以,可能會出現月亮臉、水牛肩、青蛙肚這些症狀。
  這些副作用,歸納、綜合起來,稱為庫欣氏症候群(Cushing’s Syndrome)
   看!單是這些副作用,便足以命名為一種病症,不難想像,類固醇的副作用,到底有多大?
  當然,話是這樣說,無錯,但是,類固醇還是有一定的藥用價值的,只要遵循醫生的指示,正確服藥,不但安全,而且有效,還可以在旦暮之間,挽救垂危。
  對,人固然會怕苦,同時會怕痛,更加會怕死。這是一個人與生俱來的本能。
  所以,這些因素,在心理上,便已經構成障礙,讓用藥者產生相當程度的抗拒,從而拒絕服藥。
  面對這些情況,推廣藥物教育,說是說了,教是教了,聽是聽了,但是,面對這些障礙,人們便會有借有還,不多不少,悉數奉還。

  然後,〈馬太福音〉便繼續說:

  有落在荊棘裡的,荊棘長起來,把它擠住了。(第13章7節)

  同理,雖然跟用藥者分享了藥物知識,這些用藥者聽是聽了,懂是懂了,明白是明白了,知曉是知曉了,但是,同樣待到實踐的時候,面對誘惑,便立刻打退堂鼓,從而產生不明朗因素,構成障礙,妨礙治療,不利痊癒。
  簡單說,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馬太福音〉第26章41節) 
這就是說,土淺石頭地上是「威逼」,荊棘是「利誘」。

  在這段比喻裡,〈馬太福音〉便解釋道:

  撒在荊棘裡的,就是人聽了道,後來有世上的思慮、錢財的迷惑,把道擠住了,不能結實。(13章22節)

  那麼,在藥物教育上,「世上的思慮」、「錢財的迷惑」到底是什麼?
  第一,世上的思慮。
  人生,無時無刻,總會面對各種不同的誘惑。
  在用藥治病上,其中一個,便是戒口。
  誠然,一些病症,例如高血壓、高血糖,在控制病情上,除了需要按時服藥、定期檢測外,控制飲食同樣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控制飲食,說白點,其實便是戒口:高血壓的,請戒鹹(低鈉);高血糖的,請戒甜(戒糖)。
  但是,對於一些平常習慣膏粱厚味的求醫者而言,服藥,固然難,戒口,絕對是難上加難。
  其實,「戒」,在相當程度上,意味著挑戰自己與生俱來的本能。
  常言道:「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禮記.禮運》)」連古聖賢都直言不諱,除了男歡女愛外,美酒佳餚,便是人們最大的欲望,有時候,不論是誰,真的很難抗拒這種「大欲」。
  同時,一個人的飲食習慣,並不是這麼容易便可以改變的,自古皆然。實際上,戒口的成功關鍵,往往取決於患者的意志、決心、毅力,談何容易?
  所以,戒口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相當程度上,這就是扁鵲口裡所說的「衣食不能適,三不治也。(《史記.扁鵲倉公列傳》)」
  第二,錢財的迷惑。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自古皆然。
  其中,一些用藥者,偏偏就是將金錢看的較健康還要重,主要有以下兩種:
一、事業心重,終日營營役役、勞勞碌碌,勤於工作,疏於養生,專注自己的事業,忘卻自己的健康,累壞了自己的身體。有時候,對於初期身體所發出的健康警號,充耳不聞,漠不關心,待到病情嚴重的時候,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求醫。
二、不願意花錢求醫,同樣待到病情嚴重的時候,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求醫。
  不管是哪一種情況,這類求醫者,都抱著一種心態:「拖」字訣!
  延誤治療的時機,待到病情惡化的時候才求醫,固然未必會讓求醫者回天乏術,但是,相較病情初期而言,一定會較難醫治、快治、根治。
  這就像門徒不能同時侍奉 神和瑪門一樣,人們也不能同時侍奉健康和財神……
  常言道,病向淺中醫,不是嗎?
  在相當程度上,這就是扁鵲口裡所說的「輕身重財,二不治也。(《史記.扁鵲倉公列傳》)」
  面對這些情況,推廣藥物教育,該說的已經說了,該做的已經做了,結果,要看你們所看的,卻沒有看見,要聽你們所聽的,卻沒有聽見,待到真正實踐的時候,偏偏就是不能實踐,一樣徒費唇舌。

  最後,〈馬太福音〉便繼續說:

  又有落在好土裡的,就結實,有一百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三十倍的。(13章8節)

  在這段比喻裡,〈馬太福音〉便解釋道:

  撒在好地上的,就是人聽道明白了,後來結實,有一百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三十倍的。(13章23節)

  這就是說,跟用藥者分享了藥物知識,這些用藥者除了掌握這些藥物知識外,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裡明白,還能夠進一步內化成為自己的生命,活學活用,根據實際的情況,調整用藥的策略,將用藥這門科學與藝術的結晶發揮到極致,成為一位上乘的用藥者。
  藥罐子深信,各位親愛的看倌,一定便是這種用藥者。
   最後,各位看倌,不論有沒有宗教信仰,還是請容許藥罐子引用一段《聖經》的經文作結。
  《聖經》在〈馬太福音〉中說:
  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凡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去。(13章12節)
  對,這就是馬太效應(Matthew Effect)
  同理,藥物知識,認識愈多,好處一定會愈大,而且一定會較想像中還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