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藥罐子

        當年立志未曾忘,一報白袍榮與光。

        願將此身寄紙筆,守我家國天下泱!


小小藥罐子

詩號:東邪術,獨步走江湖。踏盡千山尋百草,仙丹靈藥在葫蘆,人間一樽壺。——《憶江南.無花譜》

一個小小的藥劑師,一個小小的用藥資訊平台。

溫馨提示:

這個用藥資訊平台,
目的在分享用藥知識,推廣藥物教育,希望用藥者能夠正確用藥,靈活用藥,促進用藥安全。

內容僅供
參考,絕對不能用作自行診斷、治療的依據。如果遇到相關的健康問題,請盡快諮詢相關的專業意見,避免延誤治療的良機

文章內容,部分涉及醫藥知識,可能會引起不安,在按下「觀看全文」前,敬請留意。

2015年10月13日 星期二

傷風感冒?唔使驚!



各位看倌,大家在購買傷風感冒藥的時候,有時候,會不會摸不著頭腦呢?面對貨架上的成藥,琳瑯滿目,有時候,單是同一個牌子,便已經出現了幾種配方,真的讓人看的眼花撩亂,不知道如何挑選適合自己的產品。


其實,用藥的大原則,就是「對症下藥」!簡單說,有怎麼樣的症狀,便服食怎麼樣的成藥!
為了能夠讓大家更加掌握各種配方背後的功效,方便各位看倌精挑細選,藥罐子,便在這裡,整理一些傷風感冒藥常用的成分,供各位看倌參考一下:


一、退燒止痛藥,例如撲熱息痛(Paracetamol / Acetaminophen)、亞士匹靈(Aspirin / Acetylsalicylic acid, ASA)、布洛芬(Ibuprofen)
撲熱息痛,顧名思義,除了「撲熱(退熱)」,還能「息痛(止痛)」。在藥理上,跟亞士匹靈、布洛芬不同,撲熱息痛不是一種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s, NSAIDs),作用原理,暫時還不太清楚,總的來說,相較而言,撲熱息痛,消炎的效果不大,但是,退熱、止痛的效果不俗。
撲熱息痛,在正常劑量的情況下,會在肝臟進行代謝,生成一種具有毒性的中間代謝產物,稱為N-乙醯醌亞胺(N-acetyl-p-benzoquinoneimine, NAPQI),然後,透過與肝細胞的穀胱甘肽(Glutathione)結合,進行解毒,成為非毒性代謝物,排出體外。
但是,在超過正常劑量的情況下,會增加肝臟代謝的負擔,飽和肝臟解毒的功能。
當肝細胞的穀胱甘肽被NAPQI消耗殆盡的時候,餘下的NAPQI,便會與肝細胞結合,造成大量肝細胞壞死,導致急性肝衰竭。
縱然如此,一般而言,撲熱息痛,在正常劑量下,仍然是一種安全、有效的退燒止痛藥。
在劑量上,一般建議,一天不宜超過4000mg (4g)。舉例說,以一粒500mg的撲熱息痛而言,一般而言,一天不宜服用超過8粒。
亞士匹靈,在藥理上,屬於一種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主要透過抑制體內分布在發炎組織的環氧化酶-2(Cyclo-oxygenase-2, COX-2)的活性,減少花生四烯酸(Arachidonic acid)的代謝,從而抑制前列腺素(Prostaglandin, PG)的產生,減低因為前列腺素而誘發的炎性反應,從而收縮血管,降低血管通透性,紓緩炎症,減輕疼痛。
除此之外,相較其他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而言,亞士匹靈,抑制血小板凝聚的功能,屬於不可逆性,所以,能夠抑制血小板凝結,長達4-7天,所以,亞士匹靈,可以抑制血小板凝聚,避免血塊的形成,預防血栓的產生,從而減少出現血管栓塞的風險。所以,低劑量的亞士匹靈,還可以用於預防中風。
在副作用上,服用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會削弱胃壁的自我保護機制,從而破壞胃壁的黏膜,增加出現胃潰瘍、胃出血的風險。所以,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其中一個較常見的副作用,是刺激腸胃,導致腸胃不適。在坊間,這種現象,在一般人裡,較生活化、形象化的表達,便是俗稱的「削胃」現象了。
還有,一般不建議16歲以下的兒童服用,因為亞士匹靈會增加嬰兒、兒童罹患雷氏症候群(Reye's Syndrome)的機會。
布洛芬,跟亞士匹靈一樣,屬於一種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相較撲熱息痛、亞士匹靈而言,布洛芬,在紓緩一般輕微的痛症上,沒有明顯的差異,而且,相較其他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而言,擁有較低的腸胃毒性。[1]
相較撲熱息痛而言,在小童退熱上,布洛芬的效果較大。[2]

二、抗組織胺(Antihistamine)
抗組織胺(Antihistamine),主要透過與H1-受體(H1-receptor)的作用,抗衡組織胺(Histamine),從而產生收乾鼻水的症狀。
市面上,常見的抗組織胺,主要分為第一代抗組織胺、第二代抗組織胺兩種:
常用的第一代抗組織胺,主要是BrompheniramineChlorpheniramineDexchlorpheniramineDiphenhydramine
第一代抗組織胺,親脂性較大,血腦障壁(Blood-brain Barrier)的穿透性較高,所以較能進入大腦,影響中樞神經系統,產生嗜睡、注意力不集中的副作用。
還有,除了H1-受體之外,還能夠與體內其他受體結合,例如毒蕈碱受體(Muscarinic receptor)、甲型腎上腺受體(Alpha-adrenoreceptor)5-羥色胺受體(Serotonergic receptor),從而較常產生嗜睡、口乾、視力模糊、小便困難、便秘這些副作用。
常用的第二代抗組織胺,主要是FexofenadineLoratadineDesloratadineCetirizineLevocetirizine
相較第一代抗組織胺而言,第二代抗組織胺,親脂性較小,血腦障壁的穿透性較低,所以大大減低嗜睡、注意力不集中的副作用。
還有,第二代抗組織胺,對H1-受體,擁有較大的專一性,所以,一般而言,在正常的劑量下,較少會產生嗜睡、口乾、視力模糊、小便困難、便秘這些副作用。
在藥理上,第二代抗組織胺,除了抑制肥大細胞(Mast cell)釋放組織胺外,還會抑制肥大細胞、嗜鹼性白血球(Basophils)釋放其他發炎介質,從而能夠紓緩過敏的症狀。
在藥效上,第一代抗組織胺、第二代抗組織胺,兩者沒有明顯的差異,同時可以紓緩很多傷風、感冒、過敏的症狀,例如打噴嚏、鼻子痕癢、眼睛痕癢、流鼻水、流眼水,但是,值得一提,抗組織胺在紓緩鼻塞上,效用不大。
在副作用上,Loratadine出現嗜睡的機率較Cetirizine[3],所以,對一些從事需要高度注意力工作的用藥者而言,Loratadine可能是一個較理想的選擇。
當然,其他因素,例如價格,也是用藥者選擇用藥的因素之一。

三、血管收縮劑(Decongestant),例如PhenylephrinePseudoephedrine
血管收縮劑,顧名思義,作用原理,在收縮血管,紓緩鼻塞的症狀。
在劑型上,可以分為口服、外用兩種。在外用上,分為鼻噴劑(Nasal sprays)、滴鼻劑(Nasal drops)兩種。
一般建議,鼻噴劑,較適合6歲或以上的兒童、成人使用,因為透過鼻噴劑噴射藥物的時候,會擴大藥物在鼻腔裡的覆蓋面,讓藥物平均分布在整個鼻腔裡,增加藥物在鼻腔裡的吸收,同時,減少藥物在鼻腔裡的流失。相較鼻噴劑而言,滴鼻劑,在使用上,藥物會較容易流進喉嚨裡,減少藥物在鼻腔裡的吸收,所以,一般而言,較適合6歲以下的兒童使用,其中一個原因,是這些兒童的鼻孔,未必能夠容得下鼻噴劑的噴嘴。
在使用上,值得一提,外用的血管收縮劑,例如OxymetazolineXylometazoline,不建議長期使用,因為過度使用,可能會導致鼻腔黏膜出現反彈性充血(Rebound congestion)的現象。一般認為,鼻腔組織會透過補償性的血管舒張,抗衡血管收縮劑收縮血管的功效,兩者達到一個平衡的狀態,所以,當血管收縮劑的藥效,隨著時間慢慢消失後,漸漸打破了這個平衡的狀態,鼻腔裡的血管,便可能會出現反彈性舒張,從而加劇充血的情況,惡化鼻塞的現象。這時候,如果繼續用藥的話,便可能會形成一個惡性循環,簡單說,愈用藥,愈鼻塞。
所以,一般建議,外用的血管收縮劑,不宜連續使用超過一星期,減少出現反彈性充血的風險。
在副作用上,基於血管收縮劑的作用原理,在收縮血管,所以,可能會收縮其他血管,提高血壓、眼壓,長期使用的話,可能會誘發高血壓、青光眼。

Reference:
1. Moore N. Forty years of ibuprofen use. Int J Clin Pract Suppl 2003;135:28-31.
2. Perrott DA, Piira T, Goodenough B, et al. Efficacy and safety of acetaminophen vs ibuprofen for treating children's pain or fever: a meta-analysis. Arch Pediatr Adolesc Med 2004;158:521-526.
3. Mann RD, Pearce GL, Dunn N, Shakir S. Sedation with 'non-sedating' antihistamines: four prescription-event monitoring studies in general practice. BMJ 2000;320:1184-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