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藥罐子

        當年立志未曾忘,一報白袍榮與光。

        願將此身寄紙筆,守我家國天下泱!


小小藥罐子

詩號:東邪術,獨步走江湖。踏盡千山尋百草,仙丹靈藥在葫蘆,人間一樽壺。——《憶江南.無花譜》

一個小小的藥劑師,一個小小的用藥資訊平台。

溫馨提示:

這個用藥資訊平台,
目的在分享用藥知識,推廣藥物教育,希望用藥者能夠正確用藥,靈活用藥,促進用藥安全。

內容僅供
參考,絕對不能用作自行診斷、治療的依據。如果遇到相關的健康問題,請盡快諮詢相關的專業意見,避免延誤治療的良機

文章內容,部分涉及醫藥知識,可能會引起不安,在按下「觀看全文」前,敬請留意。

2015年11月4日 星期三

紫錐花:傷風的天敵?



不知道,各位看倌,傷風冒起的時候,大家會怎麼辦?
藥療?食補?
關於傷風,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紫錐花(Echinacea)呢?


現在,藥罐子,便在這裡,不妨跟各位看倌一同認識一下紫錐花:

紫錐花,在分類上,屬於一種菊科(Asteraceae)植物。在物種上,紫錐花這個屬(Genus),裡面合共9個種(Species)。但是,在藥用上,常用的品種,主要是Echinacea purpureaE. angustifoliaE. pallida這三種。
傳統上,紫錐花,一直是一種常用的草藥,具有消毒、消炎的功能,據說,在北美印地安人部落裡,主要用作外敷療傷,適用於治療蛇蛟的傷口,紓緩患處痛楚,促進傷口癒合。
在成分上,紫錐花,藥用的成分,主要是酚酸(Phenolic acids)、多醣體(Polysaccharides)、烷基酰胺(Alkylamide),跟調節體內的免疫系統,存在很大的關聯。
在藥理上,一般相信,紫錐花,作用原理,主要在透過紫錐花蘊含的各種不同的烷基酰胺(Alkylamide),跟大麻受體(Cannabinoid receptors)結合,刺激巨噬細胞(Macrophages)的活性,同時提高淋巴細胞(Lymphocytes)的活性,促進白血球噬食細菌、病毒,同時刺激免疫球蛋白(Immunoglobulins)大量產生,加強免疫系統的功能,從而增強人體的免疫力,提高人體的抵抗力,對抗感染。
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不同的品種,會出現不同的藥用價值,因為不同的品種,在不同的生長環境下,所蘊含的烷基酰胺,在成分、比例上,會大相逕庭(單是烷基酰胺,便已經發現超過20種類烷基酰胺的化合物。)從而衍生不同的功效,導致三分之二的紫錐花品種,沒有太大的藥用價值。
所以,理論上,紫錐花,具有紓緩、治療傷風的功能。但是,在治療傷風上,實際的作用原理,暫時還不太清楚,一直存在爭議性,所以,還需要進一步的研究,釐清具體的作用原理。
實際上,大部分的研究,傾向指出,紫錐花,能夠減輕傷風的症狀,加快傷風的痊癒,改善症狀,縮短病程。[1]
在品種上,相較其他品種而言,Echinacea purpurea,效果較大。[2]
除此之外,紫錐花,在傷風初起的時候,病情還在醞釀的階段,俗稱「作傷風」,還可以預防症狀進一步延續、擴散,防止誘發「真正的」傷風,避免病情一發不可收拾,達到「煞停」傷風的效果。[3]
但是,暫時還沒有確切的證據,指出紫錐花可以預防傷風。
在用法上,因為紫錐花,能夠在短時間內,迅速提升體內的免疫功能,對抗病毒,所以,在感染初期,才能夠發揮最大的藥效,待到情況進一步惡化的時候,效果便會大打折扣。所以,一般建議,在傷風症狀開始浮現的時候,例如頭痛、喉嚨痛、鼻水、鼻塞,立刻服用。
在劑量上,一般建議,毎天3次,每次300mg,然後,連續服用7-14天,一般不建議超過以上療程。
同時,不建議長期服用,因為,長期服用紫錐花,可能會減低藥性,減弱療效,同時,暫時還沒有確切的證據,指出紫錐花可以預防傷風。
在副作用上,一般而言,在正常的劑量下,紫錐花擁有不俗的安全性,在高劑量的情況下,仍然沒有任何毒性反應報告,看來不會構成任何毒性,[4]而且,較少出現藥物交互作用的機會[5],在使用上,一般安全。在副作用上,主要是利尿、輕微的腸胃道症狀、輕微的過敏反應。[6]在罕有的情況下,可能會誘發嚴重的過敏反應,構成性命之虞。[7]
除此之外,因為紫錐花可以刺激體內免疫系統的功能,所以,可能會影響體內的免疫系統,所以,不太適用於一些罹患免疫功能失調的人士服用,例如類風濕關節炎(Rheumatoid arthritis)、多發性硬化症(Multiple sclerosis)、紅斑性狼瘡(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SLE)
最後,紫錐花,跟其他保健產品一樣,在治療傷風上,只是擔當一個輔助的角色,所以,不能取代藥物治療的地位。一般建議,最理想的做法,在使用前,首先諮詢醫生、藥劑師、其他醫護人員的專業意見。

Reference:
1. Melchart D, Linde K, Worku F, et al. Immunomodulation with echinacea: A systematic review of 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s. Phytomedicine. 1994;1:245-254.
2. Linde K, Barrett B, Wolkart K et al. Echinacea for preventing and treating the common cold.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6;CD000530.
3. Hoheisel O, Sandberg M, Bertram S, et al. Echinagard treatment shortens the course of the common cold: a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 Eur J Clin Res. 1997;9:261-268.
4. Mengs U, Clare CB, Poiley JA. Toxicity of Echinacea purpurea . Arzneimittelforschung. 1991;41:1076-1081.
5. Freeman C, Spelman K. A critical evaluation of drug interactions with Echinacea spp . Mol Nutr Food Res. 2008 Jul 10.
6. Parnham MJ. Benefit-risk assessment of the squeezed sap of the purple coneflower (Echinacea purpurea) for long-term oral immunostimulation. Phytomedicine. 1996;3:95-102.
7. Mullins RJ, Heddle R. Adverse reactions associated with echinacea: the Australian experience. Ann Allergy Asthma Immunol. 2002;88:4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