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7日 星期三

藥劑數學題:狙公賦芧——3 + 4 = 7?


  剛剛踏進猴年,藥罐子便分享一個關於猴子的故事,應一應節,順道說一說藥理。


《莊子.齊物論》記載了一個故事,內容是這樣的:
狙公賦芧,曰:「朝三而暮四。」眾狙皆怒。曰:「然則朝四而暮三。」眾狙皆悅。名實未虧,而喜怒為用,亦因是也。
大意是說:
一個喜歡彌猴的訓練員,給猴子們餵飼橡樹果實的時候,跟猴子們說:「早上給你們三個,晚上四個。」猴子們立刻十分憤怒,強烈表示不滿,紛紛投反對票,反對議案。
這個訓練員便接著說:「好吧!現在提出修訂案。早上四個,晚上三個。這樣子可以嗎?」猴子們便十分高興了,轉投贊成票,通過議案。
其實,果實的數量,不管是3 + 4,還是4 + 3,加來加去,答案還是7,沒有加,沒有減,但是,喜怒哀樂卻會因此產生變化。
為什麼?
莊子的答案是「其分也,成也;其成也,毀也。(《莊子.齊物論》)」簡單說,兩個字:成見。
好吧!鏡頭一轉,說一說藥罐子一些工作上的經歷:
有時候,很多用藥者在購買成藥的時候,貨品剛剛缺貨,沒有存貨。這時候,如果只是劑量問題的話,那麼,最直接的方法,便是「合」「分」二法。
所謂「合」法,舉例說,如果沒有40mg的話,便用兩粒20mg的藥,雙倍用量,合二為一,便是了。在數學上,這便是「加」「乘」法。
所謂「分」法,舉例說,如果沒有20mg的話,便用一粒40mg的藥,切開一半,一分為二,便是了。在數學上,這便是「減」「除」法。
當然,理論上,話是這樣說,無錯。但是,實際上,可不是這樣簡單……
就「合」法而言,有時候,用兩粒一半劑量的藥取代一粒藥,兩者的款式未必相同,外觀未必相同,大小未必相同,形狀未必相同,顏色未必相同,在心理上,便已經構成障礙,讓用藥者產生相當程度的抗拒,從而心存芥蒂,總會有一種芒刺在背的感覺,懷疑自己是否服用同一種藥。
的確,有時候,單是看藥物的外觀,實在未必能夠準確判斷裡面的成分,所以,大前提是必須核對清楚藥物標籤上的藥物名稱,確保萬無一失。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諮詢一下醫生、藥劑師、醫護人員的意見。
但是,根據經驗,就算真的是相同藥用成分的藥,單是讓用藥者接受「兩粒藥等於一粒藥」這個事實,便已經有點困難。有時候,藥罐子覺得,用藥者對手上的藥物,總有一種情意結:不是這種藥,不進這個口。
當然,還有一些因素,例如價格,也是用藥者不太願意接受的原因之一。誠然,在商業上,雙倍份量的東西,往往不是雙倍價錢,一般而言,大多會便宜一點,從而提供一個誘因,鼓勵消費者購買這些產品,不然的話,如果沒有其他原因的話,價格不變,誰會買這些東西?
所以,在用藥上,相較將兩粒一半劑量的藥湊成一粒藥而言,直接服用一粒藥,大多會較划算一點。
就「分」法而言,其中一個大前提,是藥物必須不是緩釋片(Sustained Release)、控釋片(Controlled Release)這些劑型,避免因為切割緩釋片、控釋片的時候,破壞藥片的結構,從而加快藥物釋放的速度,縮短藥物的療效,同時增加藥物的濃度,加強藥物的毒性,從而增加副作用的風險。
話是這樣說,無錯,但是,真的要說的話,除了一些特別的情況外,基本上,數學上的「加、減、乘、除」,還是適用於藥物的劑量上。
所以,不管是3 + 4,還是4 + 3,答案還是一樣,等於7,不多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