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4日 星期三

服藥兵法:誰是用藥的真正達人?



  說在前面,這篇文章,本來的標題,應該是「用藥到底有沒有達人?」可是,藥罐子覺得這標題,思考的空間還是不太大,感染的力度還是不太強。想一想,與其問一個封閉式問題,倒不如問一個開放式問題,應該是一個較理想的問法。這樣,藥罐子便直接問:「誰是用藥的真正達人?」


  乍看之下,很多人可能會覺得,藥劑師既是藥劑的專業,又是藥物的專家,熟悉藥物,精通藥理,深諳用藥之道,所以,理論上,應該是真正的用藥達人吧?
  唔……如果問藥罐子的話,真正的用藥達人,應該是……慢著,慢著,藥罐子還是在這裡賣一賣關子,暫時跳過一下吧!
  在用兵上,不難想像,真正的用兵達人,在戰場上,應該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戰必勝,攻必取(《史記.高祖本紀》),打一場,勝一場,只有贏,沒有輸,百戰百勝,永遠保持不敗紀錄。
  問題是,實情真的是這樣嗎?
  至少,孫子認為,在戰場上,是沒有所謂的用兵達人的。
  這話怎麼解?
  《孫子兵法》在〈軍形〉裡說:
  戰勝,而天下曰善,非善之善者也。
  大意是說:
  在戰場上,就算獲得勝利,同時獲得天下人的掌聲,交口讚譽,還是算不上是真正的用兵達人。
  為什麼?
  陳皞在注釋裡,補充說:
  潛運其智,專伐其謀,未戰而屈人之兵,乃是善之善者也。
  實際上,在戰場上,真正的用兵達人,應該「吾寧鬥智,不能鬥力。(《史記.項羽本紀》)」「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孫子兵法.謀攻》)」,但求智取,不求力敵,首先盡量透過外交這些不流血的途徑,和平解決問題,逼不得已,然後便採用軍事行動,武力解決衝突。
  所以,兵戎相見永遠是最後殺著,最理想的情況,是「未戰而屈人之兵」,在彼此還沒有流第一滴血前,便已經「潛運其智,專伐其謀」,讓對方主動棄權,高舉白旗,棄械投降,目的在盡量保存雙方的兵力,減少損耗彼此的國力。
  對,孫子在《孫子兵法.謀攻》裡,主張為將者要「『全』國」、「『全』軍」、「『全』旅」、「『全』卒」、「『全』伍」,除了要保全自己的國、軍、旅、卒、伍外,還要保全對手的國、軍、旅、卒、伍,既要保留自己的實力,又要保留對手的實力。
  總之,不管是戰略,還是戰術,所有軍事行動,主要的動機,還是應該以「全」為上策,「破」為下策。
  《孫子兵法》在〈軍形〉裡繼續說:
  古之善戰者,勝於易勝者。故善戰者之勝也,無智名,無勇功。
  杜牧在注釋裡,補充說:
  敵人之謀,初有萌兆,我則潛運以能攻之;用力既少,制勝既微,故曰「易勝」也。
  勝於未萌,天下不知,故無智名。曾不血刃,敵國已服,故無勇功也。
  所以,真正的用兵達人,在大部分的情況下,大多不會獲得什麼「智名」、「勇功」,因為真正的用兵達人,在還沒有爆發戰爭前,便已經不動聲色,兵不血刃,制敵機先,未戰而屈人之兵,別人連知道都不知道,自然便沒有花生友,如何討讚?
  同理,一個真正的用藥達人,大多不會獲得什麼名聲、美譽,面對病症,還在「初有萌兆」的階段,便已經「勝於未萌」,避免情況惡化,預防舊病復發,所以「用力既少,制勝既微」。
  其實,這個概念,跟「上工治未病」,倒是有幾分異曲同工的味道。
  同時,《黃帝內經》在〈素問.四氣調神大論〉裡說:
  聖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亂,治未亂,此之謂也。夫病已成而後藥之,亂已成而後治之,譬猶渴而穿井,鬥而鑄錐,不亦晚乎?
  所以,待到病症開始逐漸浮現的時候,真的需要服藥,便像臨渴掘井一樣,相較「未病」而言,一定會較難醫治、快治、根治。更有甚者,「已病」既成,但是,「病已成而『不』藥之」,延誤治療的時機,待到病情惡化的時候才肯服藥治病,固然未必會讓用藥者回天乏術,但是,相對「已病」初期,同樣一定會較難醫治、快治、根治。
  還有,《孫子兵法》在〈謀攻〉裡說:
  百戰百勝,非善之善者也;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由是觀之,孫子認為真正的用兵達人,不是「百戰百勝」,而是「不戰而屈人之兵」,用兵的最高境界,便是不用兵,連打都不用打,不費一兵一卒,便已經讓對手心悅誠服。
  這就是說,在用兵上,孫子認為「不戰」便是「善戰」。同理,在用藥上,「不醫」便是「善醫」,用兵、用藥的最高境界,便是「不用兵」、「不用藥」。
  所以,真正的達人,不會出現在戰場上,同理,不會出現在患者上。
  簡單說,一個真正的用藥達人,根本不需要用藥!
  這就是說,只要是一個健康的人,便已經是一個真正的用藥達人!
  至於,如何成為一個用藥的真正達人呢?
  藥罐子認為,人生有五件事,只要做得好,健康無煩惱!
  哪五件事?
  吃得好(均衡飲食)、戒得好(煙酒賭毒)、行得好(恆常運動)、睡得好(充分休息)、活得好(心境開朗)。
  同時,定期進行身體檢查,或許同是一個不錯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