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6日 星期三

抗生素?抗藥性?


   抗生素(Antibiotics)這三個字,有人敬而遠之,有人避之若浼,背後的原因,同樣是三個字:抗藥性(Drug Resistance)


抗藥性的確是使用抗生素的其中一個隱憂。
說到抗藥性,現在,政府部門、公營機構、傳播媒體紛紛透過電視新聞、報章雜誌、宣傳單張,不是鋪天蓋地,時時刻刻提醒大家要提防抗藥性嗎?
所謂「抗藥性」,主要是一個針對抗生素而建立的詞彙,簡單說,是指一種菌種獲得抵抗一種抗生素的力量,從而抗衡抗生素的藥效,削弱抗生素的療效,甚至導致抗生素喪失功效。這時候,必須增加這種抗生素的劑量,或者轉用其他抗生素,才能殺滅這種菌種,簡單說,便是「今次可能有效;下次未必有效。」
當然,一般而言,藥物研發的技術一日千里,很多新藥不斷崛起。推陳出新、汰弱留強,本是常態。問題本來不大,不過站在抗生素的角度上,真正的問題其實是抗生素的研發往往趕不上抗藥性的冒起!
結果,新藥未至,新菌又起。舊藥往往未必能夠對抗新菌,在治療上,自然便會舉步維艱。
由是觀之,抗藥性主要取決於兩個因素:菌種、抗生素。
實際上,抗藥性的成因,主要有以下兩個:
一、先天
因為每種抗生素各自擁有不同的作用原理,所以各自擁有不同的「抗菌譜(Antibacterial Spectrum)」,一般可以分為廣譜抗生素(Broad-spectrum Antibiotics)、窄譜抗生素(Narrow-spectrum Antibiotics)兩種。
所以十隻手指有長短,十種抗生素同樣有長短,不同的抗生素負責殺滅不同的菌種。所以一種抗生素未必能夠殺滅所有菌種。

二、後天
  如果服用抗生素沒有完成指定療程的話,有時候,未必能夠給予充裕的時間,讓抗生素消滅體內所有病原體。這些殘兵敗將便可能會透過基因突變(俗稱「變種」)進化成為頑強的菌種,建立防衛系統,進行反制措施,抗衡抗生素的藥效。
  舉例說,一些菌種可能會改變自家細胞壁的結構,妨礙抗生素滲透進入細菌菌體,不讓這些抗生素繼續在細菌體內發揮藥效,或者自行研發解藥,直接分解抗生素,破壞抗生素的藥性,廢掉抗生素的武功,導致抗生素失效。
這些倖存的菌種便能夠繞過抗生素活下去,然後透過細胞分裂,不斷複製,進行繁殖,逐漸成為一種新菌種,誘發抗藥性。
在生物學上,在相當程度上,這是一種「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過程。

面對抗藥性這個議題,先天的,我們或許不能控制,不過後天的,我們還是可以預防的。
如上文所述,抗藥性的其中一個主要成因,在用藥者服用抗生素的時候並沒有完成整個療程,從而沒有給予抗生素足夠的時間殺滅所有病原體。
所以最簡單的方法便是按照醫生的指示,完成整個療程,目的在斬草除根,片甲不留,從而減少菌種出現抗藥性的機會。
這是十分重要的。
有時候,服用抗生素的時候,還沒有完成整個療程,情況看來好像已經痊癒。這時候,一些用藥者往往抱著抗拒的心態,至少抱著可免則免的心態,便可能會自行停藥,從而大大增加出現抗藥性的機會。
反過來,只要按照醫生的指示,準確服藥,完成療程,便能夠減低出現抗藥性的風險,問題一般不大。
誠然,「有病無藥」是抗藥性的核心問題。
但是,什麼叫「無」?
真的沒有,固然是「無」,不過明明是有,卻不肯用,有等於無,同樣是「無」。
所以如果擔心抗藥性而拒絕服用抗生素的話,同樣是「無」,實不可取。
藥罐子只是希望各位看倌能夠建立一個正面的觀念,固然需要預防抗藥性,不過同時實在不需要因噎廢食,過分擔心潛在的抗藥性,在需要抗生素的時候,主動放棄接受抗生素的治療,從而作繭自縛,延誤治療的良機,結果因小失大。
最後,相較而言,抗生素的確讓人又愛又恨,愛的是抗菌譜;恨的是抗藥性。世上沒有多少藥解決一個問題,同時可能會製造另一個問題,所以實在值得關注。
但是抗生素還是有一定的藥用價值的,只要用得其法,正確服藥,不但安全,而且有效,還可以在旦暮之間,挽救垂危。
總之,該用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