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藥罐子

      當年立志未曾忘,一報白袍榮與光。

      願將此身寄紙筆,守我家國天下泱!


小小藥罐子

詩號:東邪術,獨步走江湖。踏盡千山尋百草,仙丹靈藥在葫蘆,人間一樽壺。——《憶江南.無花譜》

一個小小的藥劑師,一個小小的用藥資訊平台。

溫馨提示:

這個平台,
主要目的在分享用藥知識,推廣藥物教育,希望用藥者能夠正確用藥,靈活用藥,促進用藥安全,僅作教育用途。

文章內容,僅作
參考,絕對不能用作自行診斷、治療的依據。如果遇到相關的健康問題,請盡快諮詢相關的專業意見,以免延誤治療的良機

文章內容,部分涉及醫藥知識,可能會引起不安,在按下「觀看全文」前,敬請留意。

2016年3月23日 星期三

武則天:「六不治」以外的「七不治」



話說,晚年的唐高宗,罹患了一種稱為「風眩」的病症,病發的時候,便會頭昏眼花,視力開始模糊,看不清東西。於是,唐高宗便傳召當時一個稱為秦鳴鶴的御醫,上前給唐高宗診治。



(From: Pixabay)



秦鳴鶴為唐高宗診斷後,便說:「陛下!這個病,源自風氣上逆,只要在頭上,用針刺幾下,刺一刺幾個穴位,放一點血出來,便會不藥而癒了。」
這時候,武則天正在垂簾聽政,聽後勃然大怒,說:「好啊!你這個小小的御醫,真的膽敢想在天子頭上動土!天子頭上,豈會是出血的穴位?來人,拖他出來,斬!」秦鳴鶴聞後大驚,立刻叩頭謝罪。

高宗便說:「秦醫生只不過是說一說情況,給一給意見而已,喜歡做便做,不喜歡做便不做,按道理,不應該治罪。而且,問題是,朕的頭,現在真的很疼痛,實在難以繼續忍受這種痛楚,在頭上放一點血,未必是一件壞事。朕主意已決,照著辦吧!」高宗便命秦鳴鶴,給自己刺針放血。
秦鳴鶴便針刺唐高宗的百會穴、腦戶穴這兩個穴位放血。唐高宗便說:「我的雙眼,終於可以重見光明了。」這番話,還未說完,武則天的態度便出現一百八十度轉變,立刻多謝秦醫生,說:「這是上天賜予我的老師啊!」然後,親自饋贈絲帛、珠寶給秦鳴鶴,作為診金,作為謝禮,重酬這個御醫了。
(唐高宗苦風眩,頭目不能視,召侍醫秦鳴鶴診之。秦曰:「風毒上攻,若刺頭出少血,愈矣。」天後自簾中怒曰:「此可斬也,天子頭上,豈是出血處耶?」鳴鶴叩頭請命。上曰:「醫人議病,理不加罪。且吾頭重悶,殆不能忍,出血未必不佳,朕意決矣。」命刺之。鳴鶴刺百會及腦戶出血,上曰:「吾眼明矣。」言未畢,自簾中頂禮以謝之曰:「此天賜我師也。」躬負繒寶以遺之。《譚賓錄》)
在這個故事裡,如果當年的御醫是華佗的話,藥罐子想,他一定會將武則天列入「六不治」裡的「驕恣不論於理(《史記.扁鵲倉公列傳》)」,其中一種很難醫治的求醫者。請參閱〈六種很難醫治的求醫者〉這一章
面對這種求醫者,就算是神醫,除了搖頭,只有嘆息……
因為,面對這種「驕恣不論於理」的求醫者,醫生往往不能跟這種求醫者,進行理性的討論、客觀的分析,從而不能提供適切的建議,作出適當的治療。
試想,武則天提出的理據是什麼?
「天子頭上,豈是出血處耶?」
這句話,固然有兩種意思:
一,「天子」的頭上,不是出血處。
二,人的「頭」上,不是出血處。
第一個情況,對,在稱謂上,天子是龍,但是,在生物上,天子仍然是一個人。請問,在結構上,天子跟一般平民百姓有什麼不同呢?為什麼其他人的頭是出血處,偏偏天子的頭不是呢?這是什麼道理?顯然,武則天沒有上生物課,不知道「龍」的真正身分,其實是「人」。
第二個情況,對,武則天沒有讀過醫科,可能不知道頭顱不是出血處,實在是無可厚非的,但是,不知道只是不知道,並不是不可能!沒有發生的事情,不代表它不能發生。只要一天沒有發生,你便一天不能證明這是沒有可能發生的。實際上,最後,秦鳴鶴還是證明,「刺頭出少血」,真的能夠治癒高宗的「風眩」,達到「眼明」的功效。請問,這到底可能不可能嗎?
所以,在求醫上,一知半解的態度,往往是其中一個大忌。其實,一知半解,問題還不大,因為只要不涉及自己的專業,在其他領域上,任何人都是一知半解,真正的問題,在態度!這種態度,往往讓求醫者帶著幾分主觀、驕傲的心態,不能客觀、虛心接受醫生的建議,更有甚者,反過來,像武則天一樣,質疑醫生的醫術,導致雙方還沒有建立互信,在治療上,無疑增添了幾分難度。
其實,藥罐子覺得,武則天,是「驕恣不論於理」的進化版,因為這種求醫者,在一般的情況下,頂多只是拒絕接受醫生的方案,拒絕接受醫生的治療而已,可見從來沒有想過要殺醫生!請問,秦醫生該當何罪?
專業失當?唔……你問我答,有話直說,算什麼專業失當?
拒絕施救?唔……方案,說是說了,建議,提是提了。至於,做不做,決定權還是落在自己的身上,所以,真的要說的話,求醫者接不接受治療,跟醫生有什麼關係呢?算什麼拒絕施救?
謀殺誤殺?唔……人還健在,同時沒有動機,算什麼謀殺誤殺?
醫療失誤?唔……你們說呢?
最後,還是真正的病人開明,「醫人議病,理不加罪」醫生只不過是你問我答,你不問我不答,有問有答,不問不答,何況,如果自己認為風險太大的話,大可選擇拒絕就醫,試問,何罪之有?
所以,在治療上,面對李治,可以危言危行;面對武則天,便要危行言孫(《論語.憲問》)。
最後,不得不說一句:「生病當如李雉奴!」
看來,「六不治」上,還要添加一項:「王侯將相,操生殺大權,不可理奪,難以情求,七不治也。」 
始終,伴君如伴虎,就算你能夠遇得上李治,也很難保證你能夠躲得過武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