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1日 星期一

藥罐子藥房事件簿:Chlorpheniramine事件

〈藥名,專利藥好?還是非專利藥好?〉

最近,一個年約二十多歲的女生,婷婷玉立,體態輕盈,烏髮如漆,肌膚如玉,只是眉目隱然帶著一點倦意,穿著一件白色短袖T恤、一條藍色牛仔褲、一對白色運動鞋,一身便服,在中午的時候,前來藥房,說話的時候,倒是快人快語,甫進藥房後不久,便單刀直入,說出了「Chlorpheniramine」這種藥的專利藥藥名,直接問藥房這種藥多少錢。


首先,單從這句話,不難想像,這個女生一開始便知道藥房一定會有這種藥,不然的話,在正常的情況下,總會首先問藥房有沒有這種藥,作為開場白,對吧?
一般而言,根據推理,背後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兩個可能性:
  第一,她是熟客,曾經在藥房裡買過這種藥,所以,她自然知道這間藥房一定會有這種藥。
第二,她知道任何藥房一定會有這種藥,所以,她對這種藥,擁有一定的認識,至少知道這是一種常用藥物。
插播一下:
Chlorpheniramine,在藥理上,是一種抗組織胺(Antihistamine),作用原理,顧名思義,在抗衡組織胺(Histamine),從而紓緩很多傷風、感冒、過敏的症狀,例如打噴嚏、鼻子痕癢、眼睛痕癢、流鼻水、流眼水,同時,因為這種藥的親脂性較大,血腦障壁(Blood-brain Barrier)的穿透性較高,所以較容易能進入大腦,影響中樞神經系統,便可能會產生一種濃烈的睡意,給人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從而可能會產生嗜睡的副作用。
唔……的確,市面上,香港至少有不下數萬種形形色色、林林總總的註冊藥物,五花八門,分門別類,不管是理論上,還是實際上,不管是商業上的考量,還是實際上的運作,對,一間藥房,根本不可能貯存所有藥物,話是這樣說,無錯,但是,一間藥房,多多少少,一定會準備一些常用藥物,看一看門口,例如傷風感冒藥,目的在提供最完善的藥物,服務每一個用藥者,滿足用藥者的需求,照顧用藥者的健康。
這就是說,對,絕大部分的藥房,大多會貯存這種藥,從而能夠提供完善的配藥服務,所以,基本上,藥房會有存貨,這點無錯。
但是,這不是本文的重點,所以暫時跳過一下。
話說回來,如果是這種已經過了專利期的常用藥物的話,藥罐子大多會問清楚用藥者,這到底是指專利藥?還是非專利藥?
所謂「非專利藥」,簡單說,是指一種藥過了專利期後,其他藥廠便可以製造含有相同成分的藥物。不難理解,當一種藥不再是「獨家代理」的時候,一家藥百家做,百家自有百家的製法,所以,在外觀上,大小可以不同,形狀可以不同,顏色可以不同。這就是說,同一種藥,便可以分為專利藥、非專利藥兩種,而且,同一時間,因為很多藥廠可以製造很多非專利藥,所以,專利藥,可能只有一種,但是,非專利藥,往往便可能多於一種,形成一種百花齊放的現象,任君選擇。
當然,各位看倌,看到這裡,可能會感到有點奇怪:
「唉呀!藥罐子,人家不是說了專利藥的名字嗎?為什麼還要多此一問呢?」
實際上,根據經驗,很多人大多只會記得專利藥的牌子名,而不是成分名。因為,藥廠在推出自己的專利藥的時候,在營銷策略上,大多會取一個較順口的名字,作為商標名(Brand Name),用來取代學名(Generic Name),除了較容易發音外,有時候,還可能會配合一個較容易牢記的中文諧音,一中一英,目的在方便人們琅琅上口,從而能夠強調自己的商標,宣傳自己的品牌。
看!單是Chlorpheniramine(klor-fen-IR-ah-meen)這個字,合共五個音節,是不是很繞口呢?
這時候,如果藥罐子告訴你,這種藥的專利藥藥名只有三個音節,那麼,你會唸哪一個?
所以,久而久之,經過多年的潛移默化後,唸得多,用得多,人們往往只會知道商標名,未必會知道學名。好吧!就算人們真的知道學名,但是,基於羊群心理,最後,大多還是只會繼續使用商標名,稱呼這種藥。
實際上,這個女生,從來沒有想過買專利藥。
隨後,這個女生便用一腔流利的粵語、英語,中英夾雜說:
「哦,這種藥,這麼Common,其實,Generic,便可以了……」
同時,當她說的出「Generic」這個術語的時候,加上早前能夠準確唸出「Chlorpheniramine」的讀音,藥罐子便知道……
這個女生,就算不是行家,至少,大多是醫護同業。
哦,一問之下,原來,她是公立醫院的護士,剛剛輪過夜更,便順道過來買一買藥。
但是,看到這裡,各位看倌,不知道有沒有發現一個疑點呢?
噯!既然是公立醫院的話,便一定會有藥房,其實,只要看一看職員診所,領一領藥,不就行了嗎?那麼,為什麼還要前來社區藥房買藥?
所以,藥罐子知道她的身分後,便好奇問一問:
「咦……姑娘,HA(醫院管理局)不是有Staff Clinic(職員診所)嗎?還需要出來配藥?」
聽罷,她便笑一笑,揮一揮手,答道: 
「哦……不是買給我的,我是幫男朋友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