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5日 星期一

藥罐子藥房事件簿:謎之藥事件(二)

〈對不起,我們好像沒賣過這盒藥……〉

最近,一個伯伯,矮墩墩的身材,胖乎乎的臉孔,拿著一盒藥,前來藥房,據說,想配回這種藥。
藥罐子看過這盒藥後,腦海裡,依稀記得,藥房好像沒有貯存這種藥吧……這時候,藥罐子不禁在想,裡面會不會弄錯些什麼?


這樣子,藥罐子便如實相告:
  「唔……這盒藥……如果是這個成分的話,有倒是有,但是,就是沒有這個牌子……如果是其他牌子的話,行不行?」
聽罷,這個用藥者,不以為然,還是堅稱自己曾經在藥房裡買過這種藥,絕對沒有弄錯,而且,聲浪愈來愈大,分貝愈來愈高,一直只是不斷重複跟藥罐子高聲嚷道:
「怎麼喇?幾天前,剛剛跟你們買過,不記得嗎?」
唔……說真的,不記得,真的不記得。
誠然,一間藥房裡面,貨品動輒千百種,形形色色、林林總總,例如日用品、化妝品、護膚品、中成藥、保健品。其中,單是西藥,對,就算沒有幾百種,至少,便可能已經高達百多種,實在司空見慣,見怪不怪。
所以,相較而言,一些貨品,如果交投量不大的話,例如滯銷貨,較少買進賣出,印象自然不深,在這個情況下,就算偶爾不記得這些滯銷貨,真的沒有什麼好奇怪。
但是,不論是不是藥房,一間商店,基於實際上的運作,多多少少,總會按照貨品的種類,分門別類,將相關的同類產品,歸納、分類,放在一起,方便工作吧?
所以,只要掌握一種藥的一些基本資料,例如成分、功效、用途,不論是什麼藥,在茫茫藥海裡,還是可以按圖索驥,縮小範圍,搜尋一下相關的貨架,搜索一下相關的目標,確認藥房到底有沒有這種貨品。
結果,答案是沒有。
但是,這個用藥者,仍然十分堅持,除了堅持,還是堅持,再三強調自己曾經在藥房裡買過這種藥。看到他這對堅定的眼神、聽到他這種堅決的語氣後,連藥罐子自己都開始產生動搖,不禁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記錯?
好吧!姑且不排除「不記得」這個可能性吧!但是,人腦靠不住,那麼,電腦,總是應該會靠得住吧?
對,這方面,人腦就是遠遠比不上電腦,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不然的話,這部電腦,用來做什麼?
幸好,這個世界,發明了一種稱為「條碼(Barcode)」的東西,只要用一用掃描器的話,掃一掃這個條碼,理論上,便能夠立刻查看藥房有沒有這件貨品。
結果,答案還是沒有。
咦……慢著……其實,有沒有可能,藥房只是剛剛存入這種藥,藥罐子不知道,同時,藥房還沒有來得及將相關的資料輸入電腦,所以,一時三刻,暫時認不出這件貨品呢?
對……的確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那麼,基於「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的大原則下,還是需要大膽假設,小心求證,查證一下,確認清楚,以免釀成一宗冤案,換來一場六月飛霜。
遺憾的是,藥罐子問過其他同事,答案仍然是沒有。
根據這些推理,藥罐子絕對有理由相信,藥房應該沒有這種藥。
不難想像,你一言,我一語,買方、賣方各執一詞,雙方陷入膠著狀態。
沒想到,這時候,藥房突然發生一件小插曲,竟然會成為一條破案線索,解開這個謎團……
一個同事,在藥罐子的左邊,拿出自己的智能手機出來,正在準備跟供應商進貨,說著說著,自然需要報上名來,說出藥房的商號名稱,表明身分,從而方便供應商送貨。
這段對話,同時還傳到這個伯伯的耳朵裡。
然後,這個伯伯便突然冒起這樣的一句話:
「嗄!這裡不是什麼什麼藥房嗎?」
哦,謎底終於解開了。真相,原來是……
「先生,我想,你找錯地方了……」
唔……其他地方,藥罐子不知道,但是,綜觀香港的社區藥房,在格局上,其實大同小異:裡面大多是一個個長形的玻璃櫃枱,裡面擺放著成藥,同時,玻璃櫃枱的後面,大多是一個個高身的牆身櫃,裡面擺放著其他貨品,例如保健品,藥房的人,大多站在玻璃櫃枱的後面,靠著牆身櫃,夾在中間,目的在進可攻,退可守,左右逢源,方便配藥。
過往,曾經聽過人家說,有人會進錯麻將館,或許,就是這個原因,原來,還有人會進錯藥房…… 
雖然,說真的,這個情況,藥罐子暫時只是第一次遇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