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藥罐子

        當年立志未曾忘,一報白袍榮與光。

        願將此身寄紙筆,守我家國天下泱!

    *網誌正在更新中,部分文章暫時可能未能顯示圖片,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小小藥罐子

詩號:東邪術,獨步走江湖。踏盡千山尋百草,仙丹靈藥在葫蘆,人間一樽壺。——《憶江南.無花譜》

一個小小的藥劑師,一個小小的用藥資訊平台。

溫馨提示:

這個用藥資訊平台,
目的在分享用藥知識,推廣藥物教育,希望用藥者能夠正確用藥,靈活用藥,促進用藥安全。

內容僅供
參考,絕對不能用作自行診斷、治療的依據。如果遇到相關的健康問題,請盡快諮詢相關的專業意見,避免延誤治療的良機

文章內容,部分涉及醫藥知識,可能會引起不安,在按下「觀看全文」前,敬請留意。

2016年4月11日 星期一

藥罐子藥房事件簿:Famotidine事件

〈藥罐子!我唔識得吞藥丸……〉


不久前,在下午的時候,一對年輕的小男女,各自穿著一身中學生校服,一左一右,肩並肩,前來藥房,打算配藥。看來,應該是中學生吧?
其後,女同學便從男同學的手上,接過一部智能手機,滑了一會兒後,便對著手機屏幕,像朗讀一樣,問:
「請問你們有沒有一種稱為『F-a-m-o-t-i-d-i-n-e』的藥?看樣子,這應該是一種胃藥,對嗎?」
關於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主要是這樣的:
  據說,最近,這個女同學,胃有點不舒服,經常隱隱作痛,曾經服用市面上其中一種品牌的胃藥,還是覺得效果未如理想,痛還是痛,便打算轉藥,嘗試服用這種藥,試試看,能不能奏效。
插播一下:
Famotidine,在藥理上,是一種H2受體拮抗劑(H2 Antagonist),顧名思義,作用原理,在透過阻斷組織胺(Histamine)跟胃壁細胞(Parietal Cells)裡的H2受體(H2 Receptors)結合,抗衡組織胺,抑制胃酸分泌,用來治療、預防一些消化系統的病症,例如消化不良、胃灼熱。
實際上,Famotidine是一種常用的胃藥,絕大部分的藥房,大多會貯存這種藥,從而能夠提供完善的配藥服務,所以,基本上,藥房會有存貨,問題不大。而且,在配藥上,相較牌子名而言,單是拿著成分名配藥,靈活性較大,不會衍生「相同成分,不同牌子」的難題,簡單說,沒有指明牌子,便不用挑來挑去,只需要拿其中一種含有相同成分的非專利藥,便是了。這樣,同藥可以不同樣,選擇較多,彈性較大,自然便能夠增加成功配藥的機會。所以,在這個情況下,真的要配的話,問題真的不大。
話說回來,這個女同學,也只是抱著「試藥」的心態,所以,一開始並沒有要求什麼牌子。當然,不用挑牌子,不代表不用挑。舉例說,在這個例子裡,相較原裝藥而言,散裝藥便可能是一個較理想的選項,只是調配兩、三天的藥量,試一試,既不會浪費藥物,又不會虛耗金錢。
所以,藥罐子便執了其中一種品牌的Famotidine出來,一包十粒,放進一包藥袋裡面,交給這個女同學,建議她服這包藥。
殊不知……
女同學看過這包藥後,樣子好像有點為難,便支支吾吾說:
「唔……這粒藥有點大……有沒有小一點?」
這一刻,藥罐子倒是有幾分意外。
根據經驗,人們大多擁有「藥片愈大,劑量愈大,藥效愈大」這種先入為主的觀念,所以,有時候,一些藥廠為了迎合用藥者這種主觀印象,在設計上,如果是非專利藥的話,在同時兼顧成本效益的大前提下,大多會盡量將自家藥物弄的大一點,至少,不會小於其他藥廠,目的在加強產品競爭力,增加市場佔有率,希望能夠脫穎而出,逐鹿中原,分一杯羮。
她可能看到藥罐子一臉詫異的表情,便帶著幾分慚愧的語氣,輕聲細語,連忙繼續說:
「其實,從小開始,我便很怕吞藥……」
哦,原來如此。
然後,藥罐子便好奇問:
「那麼,要是這樣的話,妳平時要如何服藥呢?」
這時候,她便稍微調高音量,連想都不用想,直接答道:
「哦,有藥水,便用藥水,不就行了嗎?」
聽罷,藥罐子便繼續好奇問:
「如果沒有藥水的話呢?」
然後,她便繼續答道:
「這個……便要將一粒藥咬碎,然後,用水送服。」
首先,不論什麼原因,在吞嚥藥物上,遇到困難,不是一種罪,這可能是生理上的問題,例如昏迷,或者可能是心理上的問題,例如恐懼,所以,實在不需要自慚形穢,更加不需要覺得難以啟齒。因為你不說,人家不會知道,要是這些藥真的太大的話,不敢服藥,固然幫不上忙,勉強服藥,弄的自己吞不下去,一樣幫不上忙。
但是,如果可以的話,藥罐子還是會鼓勵用藥者嘗試解決吞嚥藥片的問題。
背後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三個:
第一,在劑型上,一種藥,未必會擁有藥水這種劑型,這時候,便可能需要自己動手DIY,自行調配,磨粉、沖水,耗時費力。
第二,在劑型上,並不是每一種劑型都能夠咬碎服的,例如膠囊、腸溶片(Enteric-coated Tablets)、緩釋片(Sustained Release)、控釋片(Controlled Release)這些劑型。
膠囊自不用說,因為藥物是以粉狀的形態,透過膠囊,作為載體,盛載起來,所以,如果弄碎膠囊的話,裡面的藥粉,便會散落一地。
至於腸溶片,顧名思義,是指「在腸道溶解的藥片」,主要的目的,是希望讓藥物能夠繞過胃部,從而能夠直達小腸進行消化、分解、吸收。
一般而言,腸溶片,主要的設計,是在藥物的外層塗上一層薄薄的膜衣,確保藥物的有效成分能夠順利通過胃部,直達腸道,安全上壘,讓藥物可以在小腸溶解、釋放、吸收。簡單說,就是「只溶於腸,不溶於胃」。
所以,如果弄碎腸溶片的話,便會破壞這層膜衣,便可能會提早在胃部釋放藥用成分出來,導致藥物在胃部進行分解,破壞藥性,從而減低藥物的生體可用率,削弱藥效,或者刺激胃壁,增加胃酸的分泌,減少胃黏膜的分泌,從而增加對胃部的刺激,構成副作用。
至於緩釋片、控釋片,是指在特定的釋放介質中,緩慢釋放藥物的劑型。
這些劑型,一般會採用水不溶性、脂溶性的物料,作為載體,透過降低藥物的溶解度、增加藥物的黏度,從而控制藥物的溶出速率、掌握藥物的擴散速度,目的在延長藥物的溶解時間,延緩藥物的釋放速度,拉平了藥物的濃度,拉大了藥物的時效,拉長了藥物的療效,讓藥效趨向平穩、固定、持久。
緩釋片、控釋片,就像將藥物放在一個網裡面,透過網口的大小、黏度,減慢藥物的釋放。
所以,如果弄碎緩釋片、控釋片的話,裡面的藥物便會一下子釋放出來,一來加快了藥物釋放的速度,縮短了藥物的療效,二來增加了藥物的濃度,加強了藥物的毒性,增加了副作用的風險。
第三,在藥性上,並不是每一種藥物都能夠咬碎服的。
舉例說,一些雙磷酸鹽(Bisphosphonate),例如Alendronic Acid,在藥理上,是一種骨質疏鬆藥,一般而言,不會建議咬碎服,因為如果藥物依附在食道的話,便可能會對食道黏膜產生刺激,誘發食道炎(Oesophagitis),甚至食道潰瘍(Oesophageal Ulcers),所以,最理想的服法,是用一杯清水,整粒吞服。
雖然,單是看這個女同學的年紀,暫時應該沒有這個問題。但是,今天沒有,不代表明天沒有,明天沒有,不代表將來沒有。
當然,這個問題,絕對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解決的。
於是,藥罐子便拿了另一款藥出來,說:
「好的,無問題!看看這個大小,行不行?」
然後,轉移視線,斜望著男同學,笑著說:
「喂!人家男朋友仔,教一教女朋友怎麼吞藥喇!」
聽罷,男同學便低著頭,掩著嘴角,沉默不語,偷笑。
然後,女同學便開口說:
「其實……我們是兩姐弟,他是我弟弟……」
嗄?
幸好,藥罐子情急智生,立刻補上一句話:
「嘩!妳真的保養的不錯!」 
果然,人不可以貌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