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1日 星期三

中國千古趣談:魯迅如何治療「父親」的病?

(From: Flickr)
魯迅在《父親的病》裡,提到「父親」罹患水腫,病情十分嚴重,「逐日利害,將要不能起床」,醫生也換過一次,藥方也換過幾次,蘆根、甘蔗(必須經霜三年)、一對蟋蟀(必須是原配)、敗鼓皮丸(取其打破鼓脹之意),還是治療不好父親的水腫,「依然打不破水腫」,最後不斷喘氣,結果在床上病逝。
實際上,如果真的出現水腫的話,怎麼辦?
   暫時姑且撇開中醫不說,在用藥上,一般而言,常用的西藥,主要是「去水丸」。
那麼,「去水丸」到底是什麼東西?
首先,在語義上,「去水」其實是一個籠統的詞語,只是簡單概括這種藥的用途
這就是說,理論上,很多藥物其實同樣擁有「去水」的功能,不一而足。
其中,所謂「去水丸」,約定俗成,主要是指Furosemide
Furosemide,在藥理上,是一種利尿劑(Diuretics)
實際上,利尿劑,只是一個統稱而已,裡面還可以分為噻嗪類利尿劑(Thiazide)、環利尿劑(Loop Diuretics)、保鉀型利尿劑(Potassium-sparing Diuretics)三種,作用原理,主要在分別透過影響腎臟裡腎小管(Renal Tubule)各個不同的位置,增加水分的排泄,排出水分,增加尿量,從而達到「去水」的效果,紓緩水腫的症狀。
其中,Furosemide,作用原理,主要在抑制腎臟裡的厚壁段升支亨利氏環(Thick Ascending Limb of the Loop of Henle)裡的鈉鉀氯共轉運蛋白(Na+-K+-2Cl- Cotransporter, NKCC),抑制鈉質在腎臟的吸收,因為「鈉跟著水走」,水分便會隨著鈉質的排泄,排出體外,達到「去水」的效果。
在藥效上,相較其他利尿劑而言,環利尿劑的藥效較大,排水量較大,一般而言,主要是治療水腫的首選。
各位看倌,看到這裡,不難想像,利尿劑其實還有一個常用的藥用用途,便是降低血壓,治療高血壓。
不難理解,這些利尿劑,主要的用途,是幫助身體,透過腎臟,經過尿液,排走體內多餘的水分,自然便能夠降低血壓。因為當人體積聚過多的水分,便會增加血液的容量,增加血管的壓力,從而升高血壓,如果情況一直持續的話,心臟便會因為長期應付龐大的血流,負荷過重,從而誘發心臟衰竭的症狀。
在劑型上,主要分為口服、針劑兩種。
相較口服而言,針劑一般較適用於治療較嚴重的水腫,例如「父親」一樣,水腫到不能下床。
背後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兩個:
第一,針劑的藥效一般較快,較能夠速戰速決,迅速消除水腫。
第二,如果體內的水腫愈來愈嚴重的話,便可能會禍延消化系統,誘發腸壁水腫,削弱腸胃吸收藥物的能力,減少藥物在腸胃的吸收,從而大大減低藥物的生體可用率(Bioavailability),讓藥物不能如常發揮百分百的藥效。
相較而言,針劑便能夠彌補這個弱點,繞過消化系統,進入人體,吸收率便會較大,藥效自然便會較大。
在用法上,一般而言,利尿劑會讓身體排走水分,不難想像,服用利尿劑,便會增加小便的次數和容量,所以,在副作用上,主要是尿頻。這時候,用藥者便會經常上洗手間,如果不想晚上睡覺的時候,頻頻起床,那麼,最理想的服藥時間,自然是早上服用啊!
除此之外,因為利尿劑能夠排走體內的水分、鈉質,便可能會誘發低血壓(如上文所述,利尿劑本來便是其中一種血壓藥,在相當程度上,這是適應症,不是副作用。對吧?)、低血鈉症(Hyponatremia),同時還可能會矯枉過正,銳減血液的容量,誘發低血容量性休克(Hypovolemic Shock)
還有,除了保鉀型利尿劑外,大部分的利尿藥,在排走水分的時候,同時會排走大量的鉀質,所以,還可能會誘發低鉀血症(Hypokalemia) 
最後,如果在短時間內注射高劑量的Furosemide的話,速度過快,體內的Furosemide便會飆升,突然處於高水平的狀態,便可能會構成耳毒性(Ototoxicity),損害聽覺,從而增加出現短暫性,甚至永久性聽力受損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