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藥罐子

        當年立志未曾忘,一報白袍榮與光。

        願將此身寄紙筆,守我家國天下泱!


小小藥罐子

詩號:東邪術,獨步走江湖。踏盡千山尋百草,仙丹靈藥在葫蘆,人間一樽壺。——《憶江南.無花譜》

一個小小的藥劑師,一個小小的用藥資訊平台。

溫馨提示:

這個用藥資訊平台,
目的在分享用藥知識,推廣藥物教育,希望用藥者能夠正確用藥,靈活用藥,促進用藥安全。

內容僅供
參考,絕對不能用作自行診斷、治療的依據。如果遇到相關的健康問題,請盡快諮詢相關的專業意見,避免延誤治療的良機

文章內容,部分涉及醫藥知識,可能會引起不安,在按下「觀看全文」前,敬請留意。

2016年6月15日 星期三

別在傷口上撒鹽?



常言道:「別在傷口上撒鹽。」
對,鹽,固然不應該硬巴巴撒在傷口上,但是,如果是生理鹽水(Normal Saline)的話,一切便另當別論了,這個情況,完完全全,是另一個版本了……
那麼,生理鹽水,到底是什麼?




(From: Pixabay)


所謂「生理鹽水」,從名字上,不難發現,裡面的成分,主要離不開以下兩個:鹽、水。

在化學上,鹽,其實便是食鹽,主要是氯化鈉(Sodium Chloride, NaCl)。不難理解,鹽水,鹽中有水,水中有鹽,其實就是兩者混合後所產生的氯化鈉溶液。同時,不同的比例,便會產生不同的濃度,從而形成不同的滲透壓(Osmotic Pressure, OP)
在定義上,生理鹽水,便是指一種氯化鈉溶液,裡面的滲透壓,大約跟人體體液相同。簡單說,在相當程度上,就是一種「等張溶液(Isotonic Solution)」。
在用途上,生理鹽水擁有各種不同的適應症,其中一個,主要在作為一種沖洗液(Irrigant),一般適合使用在傷口處理上,用來清潔一下傷口,簡單處理一下傷口。
所謂「沖洗液」,顧名思義,主要的目的,在沖掉依附在傷口表面的無機物,例如灰塵、污垢、異物,或者有機物,例如血液、膿液、細菌,透過沖洗的動作,除了可以直接沖掉傷口的細菌外,同時,還可以移除這些污染物,杜絕細菌的溫床,清洗乾淨傷口,從而減少出現二次感染的風險,達到消毒的效果。
在濃度上,一般而言,生理鹽水,主要是0.9%w/v
問題是,到底要如何沖調,才能達到0.9%呢?
簡單說,單是濃度,真的要調配的話,其實不難,只需要用一個磅,將9g的氯化鈉秤出來,然後,將水倒進去,直至1000mL,攪拌後,待到氯化鈉徹底溶解在水裡的時候,這樣,便可以調配出0.9%的濃度,這種濃度,便是生理鹽水的濃度了。
值得一提,在性質上,生理鹽水,說到底,只不過是一些鹽水,裡面沒有添加任何消毒劑,所以,只能稀釋細菌,不能殺滅細菌,不難理解,在應用上,相較其他消毒劑而言,生理鹽水消毒的能力自然會較弱,同時,消毒的效果,一般會較差。
各位看倌,看到這裡,可能會問:
「藥罐子,既然如此,為什麼不用消毒劑直接清潔傷口呢?」
背後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兩個:
第一,生理鹽水擁有跟人體體液差不多的滲透壓,所以,在沖洗傷口的時候,較少會出現滲透壓的差異,所以,較少會刺激傷口,較少會產生一種灼熱感、疼痛感。
當然,各位看倌,可能會反駁說:
「其實,市面上還有一些唔『乸』的消毒藥水,不會刺激傷口,所以,低刺激性根本不構成一個理由。」
對,話是這樣說,無錯,但是,相較其他消毒劑而言,生理鹽水不會帶有毒性,不會殺滅自己的細胞、組織,所以,不會妨礙傷口的自然癒合。
第二,生理鹽水是無色的。
各位看倌,可能會問:
「透明,有什麼關係呢?」
誠然,在消毒上,消毒劑有沒有顏色,根本沒有太大的關係,但是,在傷口處理上,這個問題,可就大了!因為消毒劑如果帶有顏色的話,使用在傷口上,便會較難辨認傷口是否出現紅斑、發炎這些現象,從而較難判別傷口是否已經受到感染。所以,透明的好處,在方便人們容易檢查傷口的情況。
接著,藥罐子相信,一些看倌,可能會問:
「就算是這樣,為什麼一定要用生理鹽水沖洗傷口呢?有時候,用清水沖一沖傷口,不就行了嗎?」
對,單是沖洗液,便已經可以分為生理鹽水、白開水、自來水三種。
實際上,不管是成人,還是小童,分別透過生理鹽水、自來水沖洗傷口,傷口的感染率,其實,兩者沒有明顯的差異。[1][2]
但是,相較生理鹽水而言,不管是白開水,還是自來水,兩者的滲透壓較低,所以,沖洗傷口的過程裡,水分便會不斷湧進體內細胞裡面,愈來愈脹,如同一個氣球一樣,最後便會出現爆破(Burst)的現象,如果是紅血球的話,便會產生溶血反應(Hemolysis)。當然,少量的白開水、自來水,透過傷口進入人體,問題不大,但是,如果經常使用大量的白開水、自來水沖洗傷口的話,在這個情況下,水分便可能會進入體循環,除了可能會產生溶血反應外,還可能會出現體液過多(Fluid Overload)的現象,從而增加出現水腫的風險。

Reference:
1.         Chisholm CD, Cordell WH, Rogers K, Woods JR. Comparison of a new pressurized saline canister versus syringe irrigation for laceration cleansing in the emergency department. Ann Emerg Med. 1992 Nov. 21(11):1364-7. 
2.      Watt BE, Proudfoot AT, Vale JA. Hydrogen peroxide poisoning. Toxicol Rev. 2004. 23(1):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