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藥罐子

        當年立志未曾忘,一報白袍榮與光。

        願將此身寄紙筆,守我家國天下泱!


小小藥罐子

詩號:東邪術,獨步走江湖。踏盡千山尋百草,仙丹靈藥在葫蘆,人間一樽壺。——《憶江南.無花譜》

一個小小的藥劑師,一個小小的用藥資訊平台。

溫馨提示:

這個用藥資訊平台,
目的在分享用藥知識,推廣藥物教育,希望用藥者能夠正確用藥,靈活用藥,促進用藥安全。

內容僅供
參考,絕對不能用作自行診斷、治療的依據。如果遇到相關的健康問題,請盡快諮詢相關的專業意見,避免延誤治療的良機

文章內容,部分涉及醫藥知識,可能會引起不安,在按下「觀看全文」前,敬請留意。

2016年6月20日 星期一

藥罐子藥房事件簿:「有效日期」事件




今次的事件,很簡單,主要是這樣的:



(From: Pixabay)



這次,在下午的時候,藥房迎來了一個年約四、五十歲的女士,額頭架著一副墨鏡,穿著一件粉紅色的短袖衫、黑色的過膝褲,拿著一包藥袋,前來藥房配藥。
據說,這個女士,曾經在藥房裡配過其中一種鼻敏感藥,服用後,覺得效果不錯,便打算再次配回這種藥,繼續用來紓緩一下鼻敏感的症狀,所以,這一次,她便帶回上次的這個藥袋,前來配藥。

藥罐子看過這個藥袋後,哦,原來是Loratadine這種藥。
插播一下:
Loratadine,作為一種抗組織胺(Antihistamine),作用原理,顧名思義,在抗衡組織胺(Histamine),從而紓緩很多傷風、感冒、過敏的症狀,例如打噴嚏、鼻子痕癢、眼睛痕癢、流鼻水、流眼水,而且,相較其他抗組織胺而言,因為較不容易進入大腦,所以,較少出現嗜睡的副作用,從而能夠減少對日常生活的影響。
理論上,既然上次曾經配過的話,那麼,在正常的情況下,除非缺貨,否則,藥房當然會有存貨,所以,真的要配藥的話,問題不大。
實際上,這兩次的情況,真的可以說是一模一樣,唯一的不同,只是數量。
這一次,這個女士希望能夠配多一點藥,放在家裡,居家自用,看一看門口,便說:
「今次,我想配三十粒,同時,放在一個膠樽裡。」
說真的,這種藥,只是一些常用藥物,而且,鼻敏感算是一種慢性病,有時候,可能需要長期服用一段時間,控制病情,所以,這些藥物,偶爾會出現大手買入的情況,並不稀奇,絕對不是什麼敏感資料,更加不用刻意對外披露。
但是,這不是本文的重點,真正的重點,落在隨後的一句話……
「對吧!麻煩你在膠樽上寫上這種藥的有效日期吧!」
本來,在藥物的包裝上,寫上有效日期,能夠讓用藥者知道這種藥有沒有過期、有沒有失效,在貯存藥物上,絕對擁有實際的存在價值。
看,所有藥物的包裝上,全部都會寫上有效日期,不是嗎?
問題是,這個日期,有沒有效,成不成立,背後存在一個很大的前提,遺憾的是,並不適用於這個情況。
因為,這是散裝藥物,不是原裝藥物。
散裝藥物,從原裝藥物倒出來,不管是放進藥袋裡的藥片,還是倒進膠樽裡的藥水,大多不是在無菌的環境下調配出來的,所以,在調配的過程裡,裡面的藥物便可能會接觸外面的空氣,便可能會增加沾染細菌、霉菌、污染物的機會,從而大大縮短本來的有效期限,還沒有待到有效日期,裡面的藥物便可能已經出現變質、發霉、變壞,甚至失效的風險。
所以,在這個情況下,這個所謂的「有效日期」,只是一個毫無意義的日子,在應用上,實在不能作為一種參考的依據。
同時,藥物上的有效日期,表示的,只是藥物還在醫院、診所、社區藥房的時候,所處的儲存環境下,所得出來的日子,如果放在家裡的話,溫度不同,濕度不同,儲存環境便已經大相逕庭,所以,這個有效日期,只不過是一個相對的參考值,絕對不能作準!
問題是,既然本來的有效日期已經宣告無效,那麼,這種散裝藥物,一般可以貯存多久?
根據《美國藥典》所提供的參考答案,如果是這種散裝藥物的話,一般建議,存放的期限,不應該多於6個月。[1]
所以,在這個情況下,藥罐子會建議,與其寫有效日期,倒不如寫配藥日期,方便計算真正的建議有效日期。

Reference:
1. U.S. Pharmacopeia and National FormularyUSP29-NF24. Chapter 795, "Pharmaceutical CompoundingNonsterile Preparations", available at: http://www.pharmacopeia.cn/v29240/usp29nf24s0_c795.htmlAccessed 18 June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