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1日 星期一

DSE大學選科攻略(導讀):大學選科,最重要的是什麼?

  
  常言道:「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星夜趕科場。少年不知愁滋味,老來方知行路難。(吳敬梓《儒林外史》)」在職場上,一雞死,一雞鳴,花開花落,本是常態。
  對,就算是同一間大學,新學年伊始,有人升學,有人畢業,「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崔護《題都城南莊》)」送舊迎新,總是會帶來一番新氣象。


  說到大學,自然便離不開選科,說到選科,自然便離不開大學聯合招生辦法(Joint University Programmes Admissions System, JUPAS),一般稱為「大學聯招辦法」,簡稱「大學聯招」,或者「聯招」。
  那麼,在芸芸眾多大學學科裡,真的要說的話,最重要的因素,到底是什麼?
  個人興趣?工作前景?
  唔……說到底,在相當程度上,學科決定職業,簡單說,便是「今天選什麼科,明天做什麼工。」
  常言道:「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其實,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同樣害怕選錯科、入錯行。所謂「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大學選科,當然值得深思熟慮,豈能兒戲?
  話說回來,大學選科,主要的方向,其實離不開以下兩個:
一、學生
  這是一個採取主動的策略,從「自己」出發,根據自己的主觀因素,例如興趣、志向、性格,挑選心儀的學科,簡單說,便是「自己喜歡什麼學系?自己適合什麼行業?」
  說真的,這方法,簡單、直接,顯然是較理想的策略。唯一的大前提,是自己必須充分瞭解自己,同時擁有一個清晰的目標,不然的話,如果連自己喜歡讀什麼、做什麼都不知道的話,怎能挑選適合的學科?
  當然,如果暫時還是不清楚自己的標竿的話,還有一個策略。
  這便是……

二、學科
  這是一個採取被動的策略,從「行業」出發,根據行業的客觀因素,例如前途、願景、性質,篩選心儀的學科,簡單說,便是「什麼學系最搶手?什麼行業最吃香?」
  說真的,相較而言,這方法,既沒有想「自己想不想做」,又沒有想「自己能不能做」,簡單說,便是「對事不對人」,既然不是「以人為本」,那麼,說白點,便是「委屈自己,迎合行業」,總是帶著一點委曲求全的味道。
  問題是,委屈自己,便是勉強自己;勉強自己,便是為難自己。這樣子,不管是「鐵飯碗」,還是「金飯碗」,就算是人人搶破頭的筍工,做著做著,未必會鬱鬱而終,但是,肯定會悶悶不樂,從而萌生掛冠求去的念頭。
  何況,月有陰晴圓缺(蘇軾《水調歌頭》),今天是人揀工,明天便可能是工揀人,風水輪流轉,自古皆然,不是嗎?
  這就是說,「兵無常勢,水無常形(《孫子兵法.虛實》)」,同一個行業,是貴是賤,還需要放在時間的洪流裡,流一流,才能夠得出一個結論出來。
  既然如此,何必委屈自己,迎合行業?
  所以,這方法,未必是理想的策略。

  好吧!說來說去,藥罐子還是認為,不論是什麼方向,不管是個人興趣,還是工作前景,這些因素,歸納、綜合起來,便已經可以用三個字結案!
  這三個字,便是……
  就業率!
  這話怎麼解?
  背後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兩個:
  第一,就業率,在相當程度上,便是工作前景的首要條件。
  對,除了「錢多事少離家近,位高權重責任輕」外,就業率,同樣是衡量工作前景的其中一個因素。
  試想,沒有就業率,連一份糊口的工作都沒有,還談什麼工作前景?
  第二,就業率,在相當程度上,便是學以致用的表演舞台。
  對,就算自己的興趣再怎麼濃厚、志向再怎麼遠大、理想再怎麼崇高、本領再怎麼高強,沒有一個表演的舞台,最後還是可能會英雄無用武之地。
  試想,沒有就業率,連一個表現的機會都沒有,還談什麼個人興趣?
  在這個情況下,個人興趣,只是業餘興趣而已。
  當然,說到就業率,未必需要「占小善者率以錄,名一藝者無不庸。(韓愈《進學解》)」同時,單是就業率,往往取決於很多不同的因素,隨著環境的變化,從而有所不同,多多少少,存在不確定性,還是很難作準。
  所以,一般而言,就業率,永遠只是「霧外江山看不真(楊萬里《庚子正月五日曉過大皋渡二首.其一》)」,未必擁有實際的參考價值。
  當然,話是這樣說,無錯。但是,舉凡就業率,總是離不開供需法則這條定律,還是可以窺見一斑的。
  就業率,真正的重要性,主要在給予自己一個起點,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從而追逐自己的夢想,或者實現自己的理想。
  當然,各位看倌,看到這裡,可能會反駁道:
  「哼!藥罐子,就算一個行業的失業率真的嚴重高企,誰說求職者一定要非君不嫁、非卿不娶?轉行不就行了嗎?」
  唔……對,所謂「行行出狀元」,不管是「轉行」,還是「被轉行」,轉行未嘗不是一個退而求其次的選項。
  問題是,一般而言,單是行業,主要可以分為專業、非專業兩種。
  相較而言,專業人士,說動聽點,固然是「人家進不了來」,說難聽點,其實是「自己出不了去」,出路較窄,轉行便會較難。
  這就是說,想不想轉行是一回事,能不能轉行卻是另一回事。
  這方面,就業率的重要性自然便會較大。
  當然,凡事總有例外。
  實際上,姑且不論裡面有沒有涉及彼得原理,一些專業,例如醫生,固然可以行醫,懸壺濟世,同時更加可以「飛象過河」,俗稱「踩過界」,轉行做院長、校長、署長、局長,還是擁有很多出路,前路一片光明,前途無可限量。
  但是,就算是這樣,還是不能動搖就業率的重要性。
  不然的話,藥罐子直接問好了:
  「聶政為什麼要當刺客呢?」
  對啊!差點兒忘記介紹一下聶政:
  聶政,是戰國時代的刺客,還是司馬遷筆下《史記.刺客列傳》的其中一名刺客,更加可以說是中國古代殺手排行榜上排名第一的刺客。
  這話怎麼解?
  唔……跟其他刺客不同,聶政刺殺目標,不需要易容,不需要喬裝,不需要埋伏,不需要助手,不需要臥底,不需要暗器,只需要一把劍,明刀明槍,直接闖進目標「持兵戟而衛侍者甚眾(《史記.刺客列傳》)」的官邸裡面,連門都懶得敲,連話都懶得說,遇人殺人,遇佛殺佛,除了成功刺殺目標外,還連帶「擊殺者數十人(《史記.刺客列傳》)」,一騎當千,光榮完成任務,武藝堪稱一絕,絕對稱得上是天下第一。
  問題是,聶政身懷絕世武功,冠絕武林,那麼,在還沒有正式成為刺客前,聶政本來是做什麼工作呢?
  唔……就算武功再怎麼厲害、武藝再怎麼高強,一個人,還是需要工作謀生,糊口度日。最後,這位武林高手,雖然還是「鼓刀以屠(《史記.刺客列傳》)」,殺還是殺,但是,選擇「以為狗屠(《史記.刺客列傳》)」,屠狗維生。
  問題是,這是聶政的個人興趣嗎?
  試想,一代武林高手,學得一身好武藝,誰會願意選擇「以屠為事(《史記.刺客列傳》)」,甘心度過餘生?所以,面對一個千載難逢的舞台,誰會輕易錯過這個揚名立萬的機會,竭盡所能、發揮所長?
  過往,聶政必須放棄尊嚴,忍受屈辱,照顧母親。這段期間,聶政坦言自己「降志辱身居市井屠(《史記.刺客列傳》)」,鬱鬱不得志,在相當程度上,自然便會感到寂寞,所以,「士固為知己者死(《史記.刺客列傳》)」,人生只要遇到知己,便不會執著是非、對錯,更加不會計較成敗、得失,甚至不會在乎生死、存亡,總之,知己的事情便是自己的事情,自然便不會理會買兇的是什麼人,更加不會理會刺殺的是什麼人,只要待到母親逝世後,既無牽掛,又無顧慮,便坦然接受這份工作,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唉……如果武林高手沒有施展武藝的機會,最後淪為刺客,可以怪誰?
說真的,不管是古代,還是現代,不管是有人無工做,還是有工無人做,失業率同樣是一個不容小覷的問題,絕對不能等閒視之。
要知道,古代沒有社會福利署,不論士農工商,古人失業,固然會成為無業遊民,更加會成為流氓,討別人的錢;流氓非法集會,固然可能會成為丐幫,乞別人的錢,更加可能會成為黑幫,搶別人的錢;黑幫組織犯罪,殺人放火,打家劫舍,奸擄燒殺打砸搶,自然便會成為賊寇。
賊寇四起,自然天下大亂,便會擾亂公共治安,破壞社會安寧,動搖地方勢力。
更有甚者,如果失業的流氓遇到失業的書生的話,一文一武,一齊打天下,還可能會顛覆政權。劉邦與蕭何、張良,朱元璋與劉伯溫、李善長,流氓搭配書生,這種組合,不就是這樣嗎?
  話說回來,宋朝積弱,在相當程度上,的確跟冗兵、冗官、冗費離不開關係。養兵、養士,固然會浪費公帑,虛耗國庫,自然便會成為國家的財政負擔,但是,勉勉強強,還是可以維持偏安的局面。殊不知,如果這些士兵、文人失業的話,雙雙落草為寇,前者做賊寇,攻城掠地,後者做賊寇的智囊,出謀獻策,試問,大宋江山,到底能不能撐到三百年才滅亡?
  最後,不管是選科,還是擇業,藥罐子還是希望補充一點:
  個人興趣,未必會成為糊口的工作。舉例說,喜歡拳擊,未必會成為職業拳手,但是,糊口的工作,就算閣下真的沒有興趣,至少不能感到抗拒,簡單說,就算不能開胃,但是,就是不能倒胃口!舉例說,害怕駕駛,自然未必適合當司機;害怕寵物,自然未必適合當獸醫。
  畢竟,這份工作,佔據閣下大部分的人生,這就是說,討厭自己的工作,在相當程度上,便是討厭自己大部分的人生,這不是一件多麼悲慘的事情嗎?
  所以,不管是選科,還是擇業,請三思而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