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藥罐子

        當年立志未曾忘,一報白袍榮與光。

        願將此身寄紙筆,守我家國天下泱!

    *網誌正在更新中,部分文章暫時可能未能顯示圖片,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小小藥罐子

詩號:東邪術,獨步走江湖。踏盡千山尋百草,仙丹靈藥在葫蘆,人間一樽壺。——《憶江南.無花譜》

一個小小的藥劑師,一個小小的用藥資訊平台。

溫馨提示:

這個用藥資訊平台,
目的在分享用藥知識,推廣藥物教育,希望用藥者能夠正確用藥,靈活用藥,促進用藥安全。

內容僅供
參考,絕對不能用作自行診斷、治療的依據。如果遇到相關的健康問題,請盡快諮詢相關的專業意見,避免延誤治療的良機

文章內容,部分涉及醫藥知識,可能會引起不安,在按下「觀看全文」前,敬請留意。

2016年7月25日 星期一

藥罐子藥房事件簿:Cetirizine事件

〈無睡意 = 無睡意?〉


不久前,在上午的時候,藥房迎來了一個二十多歲的女生,相貌嬌美,膚色白膩,上身穿著一件粉紅色的卡通短袖T恤,下身是一條黑色的短褲,腳蹬一對黑色的涼鞋,一身街坊裝,如同鄰家女孩一樣,散發著一股青春可愛的氣息。看樣子,應該是住在附近的街坊吧?
這個女生,甫進藥房後,便從褲袋裡,拿出一排藥出來,然後,放在其中一個裡面擺放西藥的玻璃櫃枱上,主要的目的,只有一個,不是配藥,不是問藥,而是「投訴」。
當然,真的要說的話,不管是言行,還是舉止,這個女生,一舉手一投足,真的算不上是投訴,藥罐子想,正確一點說,應該算是釐清一些誤會吧?
那麼,這個女生,到底在「投訴」什麼呢?
  其實,關於整件事情的原委,大概是這樣的:
據說,這個女生,曾經前來藥房,不斷強調藥房,希望能夠配一些「無睡意」的敏感藥,用來紓緩一下鼻敏感的症狀,例如流鼻水、打噴嚏,從而方便自己能夠繼續進行日常的工作。
沒想到……
「這種藥,不是無睡意嗎?服藥後,為什麼還會這樣睏……?」
這個女生,帶著一副大惑不解的臉孔,問藥罐子這個問題。
藥罐子看過這排藥後,看一看,哦,原來是Cetirizine這種藥。
插播一下:
Cetirizine,在藥理上,是一種抗組織胺(Antihistamine),作用原理,顧名思義,在抗衡組織胺(Histamine),從而紓緩一些過敏的症狀,例如打噴嚏、鼻子痕癢、眼睛痕癢、流鼻水、流眼水。
同時,Cetirizine,是其中一種第二代抗組織胺,相較第一代抗組織胺而言,因為這種藥的親脂性較小,血腦障壁(Blood-brain Barrier)的穿透性較低,所以較不容易進入大腦,較少影響中樞神經系統,所以,理論上,較少產生睡意,較少出現嗜睡的副作用,從而能夠減少對日常生活的影響。
當然,話是這樣說,無錯。但是,藥罐子還是想補充一點:
其實,服用第二代抗組織胺,還是可能會產生睡意的。
背後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兩個:
第一,誠然,一般而言,相較第一代抗組織胺而言,第二代抗組織胺,較少會產生睡意。這是天下共識,這是走不掉的。
但是,值得一提,多少只是一個相對的概念,簡單說,「少」只是「少」,不是「零」,更加不是「無」,在用藥上,真的要說的話,「服用第二代抗組織胺,未必會產生睡意。」固然適用於沉默的大多數,但是,凡事總有例外,所以,這句話,不一定適用於一些少數的用藥者身上。
實際上,具體一點說,根據一些參考資料,平均而言,服用第二代抗組織胺後,大約6%的用藥者,還是可能會出現嗜睡的副作用。[1]這就是說,如同第一代抗組織胺一樣,第二代抗組織胺,還是未必適合一些從事需要高度注意力工作的用藥者服用,例如駕駛、操作機械。
第二,就算這些第二代抗組織胺自身不會產生睡意,但是,如果跟酒精同服的話,酒精便可能會加強這些藥物抑制中樞神經系統的效果,從而可能會產生一種濃烈的睡意,給人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所以,還是可能會出現嗜睡的副作用。
這就是說,不用問,這類藥,自然不建議與酒精同服,避免構成危險。
最後,暫時姑且撇開藥物不說,其實,說真的,不論是什麼病症,一個人,在患病的時候,多多少少,身體難免會有點弱,精神難免會有點差,所以,就算沒有服藥,單是病症,便已經讓人感到疲倦,從而誘發睡意,自然便會增加睡眠的意欲,睡一睡覺,充一充電,有時候,未必真的跟藥物扯得上關係。
話說回來,一般而言,遇到這個情況,解決的方法,主要有以下兩種:
一、轉藥
誠然,Cetirizine是整件事情的主要肇因,所以,不難想像,轉藥是其中一個可行的方法。
常言道:「百貨應百客。」同理,百藥治百人,簡單說,同一種藥,不同的用藥者,還是可以產生不同的反應,簡單說,服這種藥會睏,不代表服那種藥會睏,一切因人而異,真的很難說。
實際上,就算是第二代抗組織胺,並不是只有Cetirizine這個選項!
其實,除了Cetirizine外,還有很多選項,例如FexofenadineLoratadineDesloratadineLevocetirizine,任君選擇。
所以,服用Cetirizine後,如果真的覺得睏的話,便不妨轉一轉藥,嘗試服用其他第二代抗組織胺,試一試,看一看,到底會不會產生一種濃烈的睡意,從而決定需不需要繼續轉藥,直至找到一種真正「無睡意」的第二代抗組織胺為止。

二、停藥
同理,真的要說的話,整件事情的真正肇因,究其根本,不是Cetirizine,而是抗組織胺,所以,不難想像,停藥是其中一個可行的方法。
說真的,徹底解決這個問題,唯一的方法,當然是不服藥!不管是第一代抗組織胺,還是第二代抗組織胺,只要不服用這些抗組織胺的話,問題不就是已經解決了嗎?
對,實際上,市面上一些標榜「無睡意」的傷風感冒配方,其實只是運用這個原理而已,簡單說,這些配方,裡面同時可能涵蓋很多常用的藥物,紓緩很多常見的症狀,但是,看來看去,偏偏就是沒有抗組織胺。沒有抗組織胺,自然便沒有睡意,對吧?
但是,不難想像,這個方法,必須付出一個代價,便是犧牲抗組織胺的藥效。
簡單說,這個方法,雖然不會產生睡意,但是,同樣不能紓緩很多傷風、感冒、過敏的症狀,例如打噴嚏、鼻子痕癢、眼睛痕癢、流鼻水、流眼水,這時候,用藥者便可能需要忍著鼻水,苦了自己。簡單說,這是一種「斬腳趾避沙蟲」的方法,難免會有一點消極的味道。
所以,個人認為,這個方法,還是留下來,作為最後的殺著吧!不到最後一刻,還是不要隨便使用。始終,「藥是解決問題,不是製造問題。」這是藥罐子一直堅持的信念。

話說回來,既然這個女生覺得Cetirizine還是會產生睡意的話,那麼,最簡單、直接、方便的方法,當然是轉藥吧!所以,藥罐子便給她另一種稱為「Loratadine」的第二代抗組織胺,一排十粒,不多不少,目的在抱著一種「試藥」的心態,試試看,能不能奏效,既不會浪費藥物,又不會虛耗金錢,對吧?
所以,真的要說的話,無睡意不是「無」睡意,只是「少」睡意。

Reference:
1.         Alan Nathan. Non-prescription Medicines. Pharmaceutical Press. 3rd ed. 2006:185-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