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4日 星期一

藥罐子藥房事件簿:牛黃解毒片事件

〈牛黃解毒片裡面竟然不是牛黃解毒片?!〉


最近,在一個晴朗的早上,晴空萬里,朝霞滿天,一切好像鍍上金黃色一樣,一個婆婆,一副瘦小的身軀,雖然眼角布滿了密密的魚尾紋,但是,說話的時候,總是經常綻放笑容,如同外面的陽光一樣,燦爛炳煥,既溫暖,又溫馨,穿著一身輕便的運動服,背著一個淺綠色的背囊,散發著一股陽光氣息,拿了一些藥,前來藥房,打算問藥。
至於,這些藥,因為不是本文的重點,所以,藥罐子在這裡便不多說了,直接跳過。
  本來,藥房除了是一個售賣藥物的地方外,還是一個藥物諮詢的場所。
所以,只要有空的話,藥房大多會盡量解答用藥者的疑難,隨時候教。當然,大前提是用藥者必須攜帶相關的藥物標籤,否則,如果只是拿著一粒粒藥過來的話,沒有任何標示,俗稱「無字無花」,這樣的話,藥房便不能分辨裡面的藥用成分,自然便不能解答相關的疑難。其實,相較藥物而言,最重要的,還是藥名。真的要說的話,就算沒有藥物,單是藥名,便已經綽綽有餘,方便自己問藥。
實際上,這個婆婆,直接攜帶相關的藥袋,裡面附上相關的藥物標籤,上面寫上相關的藥名,前來問藥,好,很好,十分好,這樣的話,自然便能夠利己利人,事半功倍,所以,在這個過程裡,一問一答,真的沒有什麼問題。
這方面,這個婆婆,絕對是一個不錯的榜樣,值得大家借鏡。
所以說,這不是本文的重點……
真正的重點是……她拿出藥袋的這一刻……
其實,說到這裡,藥罐子刻意沒有說一項重要的資料:其實,這些藥袋,全部是放在一個稱為「牛黃解毒片」的小藥罐裡面的。
初初,當這個婆婆還沒有將這些藥袋拿出來的時候,單是這一幕,說真的,藥罐子還以為裡面是中成藥,殊不知,原來,這個小藥罐,竟然內有乾坤……這些藥袋,就像一條條蛋卷一樣捲起來,塞進這個小藥罐裡面。
接著,這個婆婆,便用兩根手指,就像一把鉗子一樣,小心翼翼,從這個小藥罐裡,如同夾公仔一樣,一包接一包,夾起這些藥袋,然後,一個接一個,攤開、拉直、放平這些藥袋,如數家珍,慢慢逐一放在其中一個裡面擺放西藥的玻璃櫃枱上。
這時候,藥罐子便問:
「你平時都是這樣擺放這些藥嗎?」
這個婆婆便笑著說:
「唉呀!人家看到這些醫院的藥袋,一個個散著放,有點亂,難得有一個藥罐空出來,便將這些藥袋全部塞進這個藥罐裡,既方便貯存,又不會容易丟失,不是很好嗎?」
誠然,一般而言,在貯存藥物上,藥物應該存放在一個密封、不透光的器皿,然後,放置在一個陰涼、乾爽的地方,目的在製造一個密不透風的空間,作為一種保護層,隔氣、遮光、防水,阻隔外面的氧氣、光線、水分,避免藥物出現氧化、光解、水解的現象,減少藥物出現發霉、變質、變壞的機會,從而降低藥性,削弱療效,大大縮短藥物的保質期。
的確,單是這種小藥罐,如果扭緊樽蓋的話,配合琥珀色(Amber)的藥樽,無疑是一個密封、遮光的器皿,在貯存藥物上,絕對是一個理想的環境。
但是,在這個案例裡,如果是這個小藥罐的話,便可能會衍生出兩個問題:
第一,這個小藥罐,裡面曾經存放過一些中成藥。在這個情況下,真的較難保證,裡面沒有殘留著一些中成藥,這樣的話,藥物便可能會受到這些中成藥的污染,從而增加交叉污染的風險,同時服用中藥、西藥,中西合璧,構成危險,不利用藥。
第二,這個小藥罐,上面依然保留「牛黃解毒片」這個中成藥標籤。幸好,這一次,藥物是連同藥袋放進裡面的,所以,人家還不會誤以為裡面是牛黃解毒片這種中成藥,但是,如果藥物是從藥袋裡一粒粒的倒進去呢?這時候,人家便只能依靠藥樽上的藥物標籤,分辨裡面的藥物,便可能會增加貨不對辦的機會,誤將這些後來的新藥,看作原本的舊藥,從而增加誤服藥物的風險,構成危險,不利用藥。
所以,在貯存藥物上,這個藥罐,並不是一個理想的器皿。
其實,如果只是不想這些藥袋散著放的話,最簡單的方法,便是用一條橡筋,將這些藥袋綁起來,這樣的話,自然便不會東一包、西一包,對吧?
最後,各位看倌,不論有沒有宗教信仰,還是請容許藥罐子引用一段《聖經》的經文作結。
《聖經》在〈馬太福音〉中說:
沒有人把新布補在舊衣服上;因為所補上的,反帶壞了那衣服,破的就更大了。也沒有人把新酒裝在舊皮袋裡;若是這樣,皮袋就裂開,酒漏出來,連皮袋也壞了;惟獨把新酒裝在新皮袋裡,兩樣就都保全了。(第916-17節)
新布不會補在舊衣服上,新酒不會裝在舊皮袋裡,同理,新藥也不會放在舊藥罐裡。 
除了藥盒外,藥罐子還是建議,藥袋也好,藥罐也好,藥物還是不要倒來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