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7日 星期一

服藥兵法:「以迂為直」的用藥智慧




在日常的工作裡,藥罐子經常會發現,很多用藥者,在用藥的時候,心裡總是會出現一些美麗的誤會。其中一個,便是……
唔……不知道,各位看倌,大家有沒有曾經服用市面上一些化痰藥呢?

(From: Pixabay)
不說不知道,原來,很多用藥者,經常擁有一個習慣,便是喜歡將這些化痰藥含服在口腔裡,如同喉糖一樣,讓藥物在口腔裡釋放出來,誤以為這樣做,便可以讓這些化痰藥透過喉嚨,進入氣管,直接稀釋濃痰、化解頑痰,達到化痰的效果。
實際上,服用這些化痰藥的時候,藥物不會直接進入呼吸系統,化解氣管的頑痰,而是透過食道,進入消化系統,然後在腸道吸收,進入體循環,分別散布在氣管、支氣管、肺泡裡,從而產生藥效,所以,這樣做,不會增加化痰藥的藥效。
所以,多喝水,不但不會削弱化痰藥的藥效,反而是一種不錯的化痰方法。
在用兵上,這就是一種「以迂為直」的策略。
  《孫子兵法》在〈軍爭〉裡說:
故迂其途,而誘之以利,後人發,先人至,此知迂直之計者也。
杜牧在注釋裡,補充說:
以迂為直,是示敵人以迂遠。敵意已怠,復誘敵以利,使敵心不專。然後倍道兼行,出其不意,故能後發先至,而得所爭之要害也。
所謂「以迂為直」,簡單說,就是「繞道而行」,在行軍的時候,捨近取遠,捨易取難,故意選擇一條蜿蜒曲折的路線,距離較遠,路程較長,迂迴前往目的地。
這樣做,對手便會以為我們愈走愈遠,自然便會開始懈怠,從而掉以輕心,疏於防範,同時配合一些戰術,例如羸兵、小利,迷惑對手,目的在分散對方注意,讓對手東張西望、左顧右盼,歧路亡羊,在這個情況下,自然會徘徊不前,猶豫不決。
這時候,我們便能夠出其不意,後發先至,所以,雖然可能輸在起跑線上,但是,最後還是能夠贏在終點線上的。
說真的,在用藥上,「以迂為直」是一種常用的方法,絕對不是一種新鮮的概念,在使用上,司空見慣,屢見不鮮,只是平時未必能夠察覺得到而已。
這話怎麼解?
唔……這樣的話,藥罐子便直接問好了:
「有時候,如果『鼻子』出現鼻塞的話,為什麼還會『吃』通鼻塞藥呢?」
藥罐子的意思是,既然是「鼻」出現症狀的話,那麼,為什麼用「口」服藥?而不是直接用「鼻」服藥呢?不管是塗抹藥物,還是噴射藥物,將藥物直接放進鼻腔裡,這樣做,不是更加能夠直達患處,直接紓緩鼻塞的症狀呢?
在用兵上,孫子認為,直線不一定是最理想的距離。
同理,在用藥上,直線不一定是最理想的方案。
在用藥上,「以迂為直」,主要的原因,有以下三個:
一、減少藥物的副作用
在上述的例子裡,通鼻塞藥,常用的成分,主要是血管收縮劑(Decongestant),顧名思義,作用原理,在收縮鼻腔血管,紓緩鼻塞的症狀。
實際上,在劑型上,主要可以分為口服、外用兩種。
在外用上,主要分為鼻噴劑(Nasal Sprays)、滴鼻劑(Nasal Drops)兩種。
不難理解,不管是鼻噴劑,還是滴鼻劑,兩者的目的,主要在讓藥物能夠直接到達鼻腔,從而增加藥物在鼻腔裡的吸收,促進藥物分布在整個鼻腔裡,直接發揮「點對點」的藥效,簡單說,就是「零距離」。
但是,相較口服而言,外用的血管收縮劑,擁有兩個弱點:
第一,在劑型上,不管是鼻噴劑的噴嘴,還是滴鼻劑的滴管,兩者同樣可能會弄傷鼻腔黏膜,從而增加流鼻血的機會。
第二,在副作用上,外用的血管收縮劑,可能會導致鼻腔黏膜出現反彈性充血(Rebound Congestion)的現象。一般認為,鼻腔組織會透過補償性的血管舒張,抗衡血管收縮劑收縮血管的功效,兩者達到一個平衡的狀態,所以,當血管收縮劑的藥效,隨著時間慢慢消失後,漸漸打破了這個平衡的狀態,鼻腔裡的血管,便可能會出現反彈性舒張,從而加劇充血的情況,惡化鼻塞的現象。這時候,如果繼續用藥的話,便可能會形成一個惡性循環,簡單說,愈用藥,愈鼻塞。
所以,相較口服而言,外用的血管收縮劑,不建議長期使用,一般建議,不宜連續使用超過一星期,從而減少出現反彈性充血的風險。

二、加強藥物的藥效
舉例說,治療灰甲(Onychomycosis),常用的抗真菌藥,在劑型上,主要可以分為口服、外用兩種劑型。
外用藥物,一般的劑型,主要是指甲油(Nail Lacquer)。指甲油的設計,在塗抹指(趾)甲後,讓藥物能夠依附在甲板(Nail Plate)上,慢慢釋放藥物出來,緩緩滲進甲床(Nail Bed)裡面,發揮藥效,殺滅依附在甲床上的真菌。
但是,相較口服而言,藥物較難直接穿過甲板,滲進甲床,所以,療效較低,較適合治療一些輕微的灰甲,例如感染的數目不多於兩隻指(趾)甲,範圍不超過一半面積。
所以,如果是外用的話,在用法上,一般建議,在睡前使用,盡量減少在日間因為鞋襪、排汗、洗澡而沖刷藥物的機會。在塗抹前,清洗、擦乾雙腳,保持患處清潔、乾爽,有時候,還可能需要使用指甲挫,挫平增厚的指(趾)甲,目的在促進藥物能夠容易滲進甲板,增加藥物的吸收,從而加強殺滅真菌的效果。
不難想像,既然這些抗真菌藥較難穿過甲板這道屏障,那麼,除非對手實在太弱,否則,突破防線,唯一的方法,便是「暗渡陳倉」,故意抄小路,繞道而行,透過口服這種途徑,經過血液循環,滲進甲床,殺滅真菌。

三、方便藥物的使用
舉例說,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s, NSAIDs),是其中一種常用的消炎止痛藥,用來紓緩一些簡單、輕微的痛症,例如肌肉痠痛(Muscle Pain)、扭傷(Sprains & Strains)、腰痛(Back Pain)、關節痛(Joint Pain)
在劑型上,主要可以分為口服、外用兩種劑型。
其中,外用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主要可以分為藥膏、藥貼兩種。
在選擇上,如果是外用的話,一般而言,藥膏較適合一些面積較小、活動較大的部位,例如手肘、膝蓋;藥貼較適合一些面積較大、活動較小的部位,例如背部、腰部,目的在讓藥貼較容易黏貼在患處上,減少脫落的機會。
對!理論上,話是這樣說,無錯。誠然,單是一、兩個膝蓋,的確還是可以塗抹藥膏;單是一個背部,還是可以敷貼藥貼。
問題是,如果用藥者遍體鱗傷的話,傷患太多、太廣,遍及身體、四肢呢?這時候,總不能左塗一下藥膏、右敷一下藥貼吧?
這時候,與其分散兵力、自行分配,倒不如集中兵力、統一派位,透過口服這種途徑,跟進食的原理一樣,透過食道,進入消化系統,在消化道裡,主要是小腸,進行吸收,進入血液,然後,透過血液循環,直接將藥物傳送到不同的患處,同一時間,紓緩不同的痛症,既方便,又簡單,不是嗎? 
所以,相較而言,口服,便可能是一個較理想的選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