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8日 星期五

用藥知多D:導讀

  
  不管是有意,還是無心,身為一個寫字的人,平生最害怕的事情,莫過於自己的文字遭到後人誤會、誤讀、誤解,總之就是「會錯意」。大家說冤不冤枉?


所以,有些話,趁自己還活著的時候,一定要說清楚,因為生前不說,死後更加沒有機會說,萬一連答辯的機會都沒有,這時候,藥罐子便真的死不瞑目……
  關於《用藥知多D》,在序言裡,藥罐子曾經說過,自己肯定文字傳遞思想的功能,相信「自己的文字,一定能夠繼承自己的意志,傳承自己的思想,延續自己的夢想。」不過,如開首所述,「會錯意」的例子,其實比比皆是,不是嗎?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不知怎的,說到莊子,自然便會讓人聯想到消極。
  問題是,單是看《莊子》第一章開首「鯤化鵬徙」這一節: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於南冥。南冥者,天池也。(《莊子.逍遙遊》))
  小魚變大魚、大魚變大鳥,這裡強調生命的量變、質變,請問消什麼極?
  如果真的是消極的話,小魚應該安於現狀,繼續做一條小魚,對吧?
  但是,不知從何時開始,「莊子」便跟「消極」劃上等號。
  不過,這方面,莊子其實一早已經有所覺悟,不然的話,他便不會說「萬世之後,而一遇大聖知其解者,是旦暮遇之也。(《莊子.齊物論》)」,對吧?
  所以,關於文字的記錄功能,藥罐子還是半信半疑。
  對,在序言裡,這首詩的真正意思,其實是……

  哼!藥罐子,你的夢想根本不可能實現,為什麼?
  因為就算你的文字能夠留傳後世,又如何?又有多少人的文字可以傳頌千古、流芳百世呢?你真的百分百肯定,你的讀者能夠明白你的意思嗎?

  說真的,藥罐子真的不知道……不然的話,藥罐子便不會寫這篇文章吧?
  不過藥罐子不是悲觀主義者,不然的話,最後一句詩,藥罐子便會用感嘆號「!」,表示慨歎,只是有點懷疑,所以還是用了一個問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