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藥罐子

        當年立志未曾忘,一報白袍榮與光。

        願將此身寄紙筆,守我家國天下泱!

    *網誌正在更新中,部分文章暫時可能未能顯示圖片,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小小藥罐子

詩號:東邪術,獨步走江湖。踏盡千山尋百草,仙丹靈藥在葫蘆,人間一樽壺。——《憶江南.無花譜》

一個小小的藥劑師,一個小小的用藥資訊平台。

溫馨提示:

這個用藥資訊平台,
目的在分享用藥知識,推廣藥物教育,希望用藥者能夠正確用藥,靈活用藥,促進用藥安全。

內容僅供
參考,絕對不能用作自行診斷、治療的依據。如果遇到相關的健康問題,請盡快諮詢相關的專業意見,避免延誤治療的良機

文章內容,部分涉及醫藥知識,可能會引起不安,在按下「觀看全文」前,敬請留意。

2016年12月12日 星期一

藥罐子藥房事件簿:中西藥事件

〈中藥 + 西藥 = ???〉


  早陣子,一個年約二十多歲的男生,頭上戴著一頂黑色鴨舌帽,帽尖微微折下來,帽尖下的陰影,遮蓋著半張臉,讓人看不清樣子,身上穿著一件白色圓領T恤、一條藍色牛仔短褲、一對灰色 球鞋,多多少少,總是帶著一種神秘色彩,一個人前來藥房問藥。
  但是,其實,真的要說的話,真正問藥的人,不是他,而是他的女朋友。簡單說,他只是代言人,不是當事人。
  基本上,事情是這樣的:
  這個女朋友,在幾天前,不幸染病,氣管有點不舒服,日夜不斷咳嗽,便前往附近的私家診所求醫,然後,服了整整三天的藥,效果還是不理想,據說,情況還是很嚴重,至少,仍然不斷咳嗽,還未能夠有效止咳,這個男生,剛剛途徑藥房,便順便前來藥房,問一問,到底有什麼辦法。
  首先,說到前面,其實,一般而言,大部分的咳嗽,大多只是一些自限性病症(Self-limiting  Disease),在正常的情況下,不論有沒有服藥,大約在幾天內,便會自行痊癒,所以,一般建議,如果咳嗽已經持續一段時間的話,例如超過2星期,還是沒有紓緩症狀、改善情況,便應該盡快求醫處理,探討一下潛在的病因,從而針對病源,對症下藥。[1]
  實際上,關於市面上的止咳成藥,暫時還沒有太多的證據,支持或反對相關的止咳療效。[2]但是,在藥理上,一般假設,咳藥水還是可能存在一定的作用原理,例如咳藥水甘甜的味道能夠影響體內內源性類鴉片(Endogenous Opioids)的產生,透過延髓(Medulla Oblongata)裡的孤束核(Nucleus Tractus Solitarius),調控咳嗽的反應,在相當程度上,達到止咳的效果。[3]
  但是,這不是本文的重點,所以,相關的討論,暫時到此為止。
  當然,不管這個男生是當事人,還是代言人,在這個情況下,還是需要詢問一下當事人的實際情況,透過一系列的問題,引導當事人提供一些基本資料,目的在進一步評估當事人的具體情況,從而能夠挑選適當的藥物,調配適合的清單,舉例說,當事人說「嚴重」,到底有多嚴重?日咳?夜咳?乾咳?痰咳?當事人說「藥效不理想」,到底有多「不理想」?咳嗽有沒有少一點?有沒有輕一點?簡單說,「嚴重」、「不理想」都是一些主觀的描述、模糊的概念,你的「嚴重」不一定是我的「嚴重」,你的「不理想」不一定是我的「不理想」,所以,必須透過一問一答,將這些主觀的描述、模糊的概念,轉化成為一種客觀的表述、清晰的表達,作為重要線索,這些資料,才會有實際的參考價值。
  除此之外,當然,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便是問清楚醫生到底開了什麼藥!不難理解,透過瞭解用藥者手上的藥物,便能夠粗略刻畫用藥者服藥前的實際情況,讓藥房可以參考一下,方便隨後的配藥工作。
  於是,這個男生,便用右手平放著自己的智能手機,然後,將底部靠近自己的嘴巴,對著智能手機說話,不難想像,應該是透過Whatsapp這些即時通訊軟件,直接問另一端的女朋友。
  沒想到,對話的另一端,便傳來一段這樣的訊息……
  這個男生看了一看這段訊息,樣子便好像有點為難,一副無奈的表情,躍然臉上,繼續說:
  「唔……她說這些藥已經丟掉了,所以,不知道服過什麼藥。」
  當然,說真的,有,固然好,沒有,一樣無妨。如果是這樣的話,過往曾經看過什麼醫生、服過什麼藥,全部便像粉筆字一樣,一個粉擦,抹一抹,一乾二淨,前塵往事,一筆勾銷,現在,一切從零開始,重新配藥,便是了。
  本來,根據劇情發展,雖然當事人擁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據,但是,透過代言人(正確一點說,應該是智能手機),遠距離配藥,還是可以做得到的,所以,一般而言,問題不大。
  殊不知……
  其實,這段訊息,還有下文……
  這個男生便繼續支支吾吾說:
  「原來,她現在已經看過中醫,正在服用中藥了……」
  聽罷,藥罐子便答道:
  「既然人家已經服用中藥,那麼,不如讓她試試看,能不能奏效,再作決定。」
  噯!藥罐子當然不是小器,只是因為不知道對方正在服用什麼中藥,還沒有掌握這項重要情報,在這個前提下,自然不敢輕舉妄動,貿然主張「中西合璧」這種治療方案。
  為什麼?
  因為,不管是中藥,還是西藥,藥仍然是藥,不分國籍,所以,同服中藥、西藥,兩者還是可能會出現相互作用的風險。
  不論中西,兩種藥物同在一起,除了井水不犯河水外,只有兩種可能:不是相生,便是相剋;不是更好,便是更壞。在用藥上,這就是說,如果真的出現相互作用的話,那麼,不是「1 + 1 > 2」的「協同效應(Synergic Effect)」;便是「1 + 1 < 2」的「配伍禁忌(Contraindications)」。
  所謂「配伍禁忌」,是指同時服用兩種藥物的時候,兩者會產生相互作用,互相抵銷對方的藥性,不是一勝一負,便是兩敗俱傷,在坊間,在一般人口裡,便是俗稱的「相沖」現象了。
  舉例說,當歸、華法林(Warfarin),兩者同時擁有抗凝血的功能,一中一西,同時服用,便可能會增加出血的風險,構成危險。
  所以,真的要說的話,一般而言,藥罐子不會主動建議中藥跟西藥同服,因為裡面存在太多不確定性,至少,不管是中醫,還是西醫,如果正在服藥的話,不管是中藥,還是西藥,求醫前,請揚聲,告訴醫生、醫師自己正在服用這些中藥、西藥,以策安全。

Reference:
1.         Alison Blenkinsopp, Paul Paxton, John Blenkinsopp. Symptoms in the Pharmacy: A guide to the management of common illness. Wiley-Blackwell. 5th ed. 2006:29-40.
2.         Schroeder K, Fahey T. Over-the-counter medications for acute cough in children and adults in ambulatory settings. The Cochrane Library, issue 4. Chichester, UK: Wiley & Sons, 2004.
3.         Eccles R. Mechanisms of the placebo effect of sweet cough syrups. Respir Physiol Neurobiol. 2005; Dec 1[Epub ahead of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