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9日 星期一

ESBL = ???

  
  最近,藥罐子相信,「雞」應該已經逃不掉,逐漸成為城中熱話,遺憾的是,主要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明年是雞年,而是……
……從前,說到雞,很多看倌大多應該會聯想到「禽流感(Avian Flu)」;現在,除了禽流感外,還有四個英文字母,無緣無故,竟然跟雞扯得上關係。


這四個英文字母,便是……ESBL
  實際上,ESBL只是一組英文大階縮寫,真正的全名其實是「Extended-Spectrum β-Lactamases」。
  問題是,不論什麼媒體,不管是網媒,還是紙媒,不管是電視新聞,還是報章雜誌,說到ESBL,總是跟「惡菌」扯上關係,同時鋪天蓋地,時時刻刻提醒大家要關注隨之而來的抗藥性(Drug Resistance)問題嗎?
  那麼,真的要說的話,兩者到底有什麼關係呢?
  在繼續討論前,藥罐子首先不妨在這裡分享一下抗生素(Antibiotics)、抗藥性這場跨世紀的華麗對決!
  在這場漫長的戰爭裡,雙方各有千秋,互有勝負,勝敗乃兵家常事,輸贏本是常態,沒有什麼好奇怪。
  其中,針對一些抗生素,一些菌種已經成功研發一種稱為「β-lactamase」的解藥,直接分解一類稱為「β-lactams」的抗生素,例如青霉素(Penicillin),破壞這些抗生素的藥性,作為一種反制措施,抵禦抗生素的攻擊,讓抗生素不能發揮正常的功能,廢掉武功,導致失效。
  當然,人類不是一盞省油的燈,面對這個情況,早有兩手準備,哼,你有解藥,難道我便沒有克制你這種解藥的解藥嗎?
  對,現在,藥廠已經成功研發一種稱為「β-lactamase Inhibitor」的抑制劑,作為附件,進行反擊,顧名思義,主要在抑制β-lactamase的活性,破解β-lactamase的功能,不讓β-lactamase分解β-lactams這類抗生素,從而保護這類抗生素,保存這類抗生素的活性,繼續發揮殺菌的藥效。
  常言道:「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問題是,同一時間,在肉眼看不見的角落裡,既然稱為「惡菌」,那麼,不用問,菌種顯然不是善男信女,至少不是呆靶子,人爲刀俎,我爲魚肉,乖乖受靶,嗄,既然你有克制我這種解藥的解藥,那麼,難道我不會改良一下自己的解藥,破解你這種解藥嗎?
  對,說到這裡,暫時姑且撇開其他不說,在本質上,這根本是一場沒完沒了的軍備競賽。
  至於這種新解藥,便是ESBL
  ESBL,在藥理上,顧名思義,還是一種β-lactamase,所以,不用問,自然便能夠繼續分解「β-lactams」這類抗生素,導致這類抗生素進行分解、流失,破壞本來的藥性,抗衡抗生素的藥效,削弱抗生素的療效,甚至導致這類抗生素喪失功效,同時不僅是β-lactamase而且還是Extended-Spectrum這個新版本,簡單說,便是「擴充版」,提升相關的戰鬥力,擴大相關的抗藥性,涵蓋更廣的抗生素,反制更強的抗生素,從而收窄相關的抗菌譜(Antibacterial Spectrum),讓更多抗生素束手無策。
  慶幸的是,所謂「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就算是「長八尺餘,力能扛鼎,才氣過人(《史記.項羽本紀》)」的項羽,「身七十餘戰,所當者破,所擊者服,未嘗敗北,遂霸有天下。(《史記.項羽本紀》)」,再怎麼所向披靡,遇人殺人,遇佛殺佛,還是會有棋逢敵手的時候。
  在用藥上,這個對手不是韓信,而是Carbapenems,主要是ErtapenemImipenemMeropenem
  諷刺的是,Carbapenems,在藥理上,還是一種β-lactams,只是跟其他β-lactams不同,就算是ESBL這種專門破解β-lactams的解藥,打遍天下無敵手,偏偏就是拿這種β-lactams沒辦法,弄來弄去,還是不能分解這種β-lactamsCarbapenems便能夠保護自己,無視ESBL的攻擊,繼續發揮殺菌的藥效,在用藥上,一般會留作備胎,減少這些藥出現抗藥性的風險,目的在讓這些抗生素作為最後的殺著,用來治療一些連其他抗生素都無法治療的菌種。
  問題是,面對這個一時無兩的西楚霸王,想來想去,最後還是只有一個韓信能夠跟項羽匹敵,爭一日之長短,所以「國士無雙。(《史記.淮陰侯列傳》)」簡單說,就是「只此一家,別無分店。」這就是說,如果沒有韓信的話,楚漢相爭,誰勝誰負,真的猶未可知……
  同時,請注意,不管是Carbapenems,還是韓信,兩者只是一種偶然遇上的驚喜,只是偶然,不是必然。
  這就是說,如果連這類抗生素都宣告無效的話,新藥未至,新菌又起,ESBL便可以突破這道防線,過關斬將,長驅直進,如入無藥之境,這時候,便會產生「有病無藥」的問題,在治療上,自然便會舉步維艱。
  這便是抗藥性所帶來的問題……
  最後,扯遠一點:
  其實,就算是韓信這位兵仙,面對項羽,還是拿對方沒辦法,四面楚歌還是困不住項羽,十面埋伏還是擋不住項羽,最後還是讓項羽突破重圍,潰圍南出(《史記.項羽本紀》),所以真的要說的話,韓信其實沒有贏,只是沒有輸,當然,逼的對手霸王別姬、烏江自刎,讓對手主動棄權,在相當程度上,已經算是另一種勝利,這點倒是真……
  最後的最後,姑且不論田父、烏江亭長這兩個人物是否真有其人,總之蕭何月下追韓信,韓信垓下追項羽,你追我趕,追著追著,趕著趕著,項羽「乃有二十八騎。漢騎追者數千人。(《史記.項羽本紀》)」雙方的兵力相差百倍,漢軍顯然擁有壓倒性的數量優勢,在這個情況下,強弱懸殊,寡不敵眾,項羽「自度不得脫(《史記.項羽本紀》)」,與其他殺,倒不如自殺。
  實情,應該便是這樣。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