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6日 星期一

服藥兵法:用藥的「利」與「害」



藥罐子相信,很多人,不管是父母、親戚、朋友、鄰居,還是同事,在不同的社交圈子裡,總會有一、兩個人罹患其中一種慢性病,例如高血壓、高血糖、高膽固醇(俗稱「三高」)吧?


現在,藥罐子不妨在這裡跟各位看倌,從用藥者的角度,設身處地,想一想:
「第一次需要服用這些藥的時候,到底會是一種怎樣的心情呢?」
開心?嗄……不會吧?
傷心?這個……倒是未必吧?
  實際上,在日常工作裡,藥罐子遇到很多用藥者,第一次服這些藥,大多會產生一種抗拒的心態,從而拒絕服藥,進而不肯服藥,有時候,真的待到病情嚴重的時候,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會考慮用藥。但是,救人如救火,延誤治療的時機,待到病情惡化的時候才醫治,固然未必會讓用藥者回天乏術,但是,相較病情初期而言,一定會較難醫治、快治、根治。
《孫子兵法》在〈虛實〉裡說:
能使敵人自至者,利之也。
能使敵不得至者,害之也。
在用藥上,這就是說,用藥者願意服藥的理由,便是「利」;用藥者不願意服藥的理由,便是「害」。
對,用藥治病,其實只是一個權衡「利」「害」的決策過程而已。
藥罐子相信,各位看倌,看到這裡,一定會想:
「唉呀!藥罐子,任誰都知道,有病便需要服藥,從而能夠治療相關的病症、紓緩相關的症狀。就算不能根治,至少能夠延誤情況的擴散、惡化。簡單說,藥到病除,這不是最大的『利』嗎?」
對!絕對正確!
實際上,在藥物教育的工作裡,這是藥罐子一直希望推廣的其中一個概念。
誠然,沒有「利」,沒有人會願意服藥。這點無錯。但是,這種「利」,不一定是我們心目中的「利」,只是,在心理上,至少一定是用藥者心目中的「利」。
簡單說,我們認為是「利」,但是,如果用藥者認為是「不利」的話,一切也是枉然的。
這話怎麼解?
對!話是這樣說,無錯,「藥到病除」是天下共識,但是,從用藥者的角度上,這到底是「利」,還是「害」,可就有爭議了!
舉例說,有時候,一些用藥者,可能會以為「所有傷風感冒藥,都會產生睡意」,所以,在罹患傷風、感冒的時候,寧願不服藥,至少,盡量會避免日間服藥,避免產生睡意,影響日常的工作。
在這裡,不服藥,鼻水照流、鼻照塞,情況得不到紓緩,固然可能是「不利」,但是,服藥,昏昏欲睡,影響生活質素、工作表現,往往可能是更大的「不利」,所以,在這個情況下,用藥者便可能會選擇強忍著鼻水、鼻塞,仍然不肯服藥,結果,苦了自己。
實際上,除了抗組織胺(Antihistamine)外,大部分的傷風感冒藥,都不會產生睡意,何況,一般而言,相較第一代抗組織胺而言,第二代抗組織胺,不一定會產生睡意的。
所以,這個問題,還是可以解決的。
但是,如果是一些罹患慢性病的人士的話,這可不是這樣容易解決的……
舉例說,藥罐子曾經遇到一個剛剛罹患高血壓的人士,初初就是一直堅拒服藥。
《孫子兵法》在〈虛實〉裡說:
我不欲戰,雖劃地而守之。
大意是說:
如果我不想打的話,在地上畫一條線,作為防線,還是可以守得住的。
在用藥上,這就是說,如果用藥者不想服藥的話,總會想到一個藉口出來,本人就是不想服藥,不行嗎?
有時候,在藥物輔導的工作裡,藥罐子總會遇到一些用藥者,針對他們手上的藥物,已經逐一跟他們分享了相關的基本藥物知識,例如適應症、服用方法、副作用、注意事項,目的在鼓勵他們服藥。
在理性上,用藥者固然點頭稱是,知道需要用藥,控制病情,但是,在感性上,還是搖頭說不,仍然選擇延誤病情,拒絕用藥。
這時候,如果貿然冒進的話,一頭栽進去,盲目繼續透過藥物教育,希望能夠讓這些用藥者明白服藥的重要性,從而說服他們服藥,只會隔靴搔癢,未必能夠讓這些用藥者主動用藥,這時候,一定要進行易位思考,探討他們不肯服藥的原因,從而釋除他們的疑慮,鼓勵他們服藥。
那麼,為什麼用藥者不肯服藥呢?
舉例說,如果是高血壓人士的話,藥罐子最經常聽到的其中一個答案,便是:
「一旦開始吃這些血壓藥的話,便要吃一輩子啊!」
當然,一輩子,顯然不是一個問題。試想,吃飯同樣需要吃一輩子的,可是,沒有人會想到這個問題。當然,藥不能亂吃,更加不能當飯吃。
誠然,沒有人真的願意跟藥物許下一輩子的承諾,一生一世……
藥罐子的意思是,很多用藥者抗拒吃一輩子的「藥」,其實不是擔心「藥」這東西,而是擔心「藥」背後的東西……
那麼,用藥者到底擔心什麼?
藥罐子想,能夠讓用藥者拒絕用藥的理由,大多離不開「副作用」三個字。
實際上,如果是一些高血壓人士的話,高血壓,固然可能是「害」,但是,在心理上,可能只是一種肉眼看不到的「害」;同時,血壓藥,固然可能是「利」,但是,在心理上,可能是一種潛在的「害」,而且,相較而言,這種害,還可能遠較高血壓來的近。
誠然,用藥,多多少少,總會讓人聯想到「副作用」。在相當程度上,這是一種「害」,這點無錯。
問題是,現在,醫學昌明,藥物研發的技術,日新月異,很多血壓藥,相繼問世。單是血壓藥,便已經不下幾十種,而且,大多經過改良,已經大大緩和了相關的副作用,減低了對用藥者的不良影響。
當然,一些血壓藥,例如血管緊張素轉化酶抑制劑(Angiotensin Converting Enzyme Inhibitors, ACEI),還是可能會出現一些讓人望而卻步的副作用,例如乾咳,可能會讓人難以入睡,不利服藥。
但是,這個情況,還是可以透過轉換另一種血壓藥,例如血管緊張素受體阻斷劑(Angiotensin Receptor Blocker, ARB),解決這個問題。
這就是說,就算是害,除了可以分為大害、小害外,還可以化險為夷,大害變小害,小害變無害。
所以,既然害不成害,那麼,在正常的情況下,一般還是建議,長期服用血壓藥,降低血壓,進而穩定血壓,有助控制病情。
背後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兩個:
第一,隨著年紀的增長,身體的機能會漸漸衰退,體內的血管會慢慢老化,減少彈性,削弱人體的血液循環功能,妨礙血液的流動,增加血管的阻力,從而升高血壓,所以,理論上,年齡愈大,高血壓的情況便會愈差。
第二,如果高血壓的情況一直持續的話,血壓長期處於高亢的的水平,心血管系統,例如心臟、血管,便會承受龐大的壓力,日積月累,負荷過重,便會導致心臟衰竭、血管破裂的症狀,從而誘發併發症,例如中風。所以,理論上,血壓愈高,併發症的風險便會愈大。
所以,一般需要長期服用血壓藥,主要的目的,在抗衡體內的高血壓,讓血壓能夠維持一個平衡的狀態,處於一個健康的水平,減少心血管的負擔,從而減低出現併發症的風險。
反過來,如果貿然停藥的話,血壓藥的藥效,便會隨著時間慢慢消失,漸漸打破了這個平衡的狀態,血壓便可能會失去控制,出現反彈,回升到高亢的水平,甚至加劇高血壓的情況,便會增加出現併發症的風險。
常言道:「不以人廢言。(《論語.衛靈公》)」其實,藥罐子覺得,服藥治病,在相當程度上,如同挑男、女朋友一樣,一個人總會有他(她)的優點、缺點,但是,我們總不能因為一種藥的潛在缺點(副作用),從而全盤否定一種藥的所有優點(適應症)呢?而且,就算真的性格不合的話,實際上,還有很多選項,總會有一、兩種適合自己的血壓藥嘛?
問題是,這些慢性病,在發病初期,真的可以完全沒有症狀,在感覺上,用藥者未必能夠意識得到這種「害」。所以,針不刺肉不知痛,不見棺材不流淚,真的沒有什麼動機服藥。
何況,一旦開始服藥,這肯定是「失」。
人就是這樣:
相較「得」而言,面對「失」,人們會較願意冒險,既然服藥只能控制病情,延誤惡化,根本不能痊癒,那麼,在一般人眼裡,服藥到底有什麼意思?
唔……誠然,這種心態,絕對是人之常情,但是,藥罐子更加相信,不服藥一定是「害」多於「利」!
試想,如果不服藥的話,情況沒有得到控制,血壓持續高企,這時候,不管是增加藥物的劑量,還是增加藥物的數量,醫生便需要加藥,幫助用藥者控制血壓,實際上,這只會讓用藥者更加感到抗拒,更加拒絕用藥,最後,形成一個惡性循環。請問,是福?還是禍? 
這就是說,難道不能兼併天下,便乾脆連一個守成之主都不做,眼白白斷送自己僅有的江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