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3日 星期一

藥罐子藥房事件簿:藥油事件

〈藥油成分逐個捉〉

不久前,一個年約二、三十歲的中國籍男子,牛高馬大,一副籃球員的身材,操一口流利的粵語,案發當天,身穿一件白色短袖T恤、一條藍色牛仔褲、一對綠色運動鞋,背著一個黑色背囊,在上午大約十一時的時候,單槍匹馬,前來藥房,問藥房有沒有一種藥油。



  話說回來,根據經驗,在名字上,綜觀大部分的藥油,大多都有一個共同點:
  這些名字,裡面總是會含有一些動物的名字,同時還會印上相關的圖案,有時候,就是不知道到底跟這些動物有什麼關係。
  好吧!問題時間:
  真的要說的話,一支藥油,通常會有什麼動物名?
  唔……較常見的,主要是「龍」、「虎」、「蛇」這些猛獸,不難理解,主要的目的,在希望給人一種「生龍活虎」的形象,多多少少,營造一點氣勢,簡單說,就是「輸人不輸陣」。
對,如果是這些動物的話,當然可以說得通。
  問題是,除此之外,藥罐子還曾經聽過「老鼠」、「蜈蚣」這些動物名,唔……如果是蜈蚣的話,還可以說是位於蟲系的食物鏈頂層,營造一點霸氣,塑造一種強者形象,勉勉強強,算是扯得上半點關係。
  至於,老鼠……?
  好吧!好吧!扯遠了!現在,鏡頭一轉,說回正題:
  首先,根據觀察,現在,不管是八十後,還是九十後,不管是Y世代,還是Z世代,連藥罐子在內,除非逼不得已,否則,除了跌打骨傷外,沒有多少人真的會喜歡塗藥油,藥罐子想,背後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兩個:
  第一,在性質上,藥油,顧名思義,是一種油,一般而言,質感會較黏膩,有時候,塗抹的時候,可能會產生一種油膩的感覺,未必舒服,而且,還可能會在衣物上沾染著色,洗不掉、擦不走,未必方便。
  第二,在成分上,藥油,除了油外,裡面還可能會添加一些揮發物,在揮發的過程裡,還可能會散發一種濃烈的藥味。這種氣味,並不是所有用藥者都能夠接受得到的,而且,就算自己接受得到,並不代表別人一樣能夠接受得到,所以,較容易會招致旁人的反感。
  由是觀之,藥罐子絕對有理由相信,這種藥油,多半不是自用的,而是幫別人買的。
  聽罷,這個男生便衝口而出,抱怨道:
  「唉……我已經問過很多藥房,還是找不到……」
  說真的,市面上,這些藥油,五花八門、分門別類,單是藥油,便可能已經出現幾十種不同的產品,例如紅花油、黑鬼油、驅風油,這些名字,形形色色、林林總總,族繁不及備載,實在不能一一盡錄,不管是理論上,還是實際上,不管是商業上的考量,還是實際上的運作,一間藥房,根本不可能貯存所有藥油,所以,單是拿名字買藥油,成敗的關鍵,在相當程度上,便真的往往取決於命數、運氣,只能聽天由命。除非是一些大牌子的藥油,家喻戶曉,街知巷聞,否則,在大部分的情況下,大多往往可能會吃閉門羹。實際上,這不是一件新鮮的事情,經常會發生。
  這時候,藥罐子便答道:
  「其實,既然沒有這種藥油,倒不如嘗試另一種藥油吧!反正,在功效上,這些藥油,來來去去,不是這個,便是那個……」
  不信嗎?
  其實,大家不妨看一看藥油「適應症」這一欄,不難發現,裡面大多不是寫著「頸緊膊痛」、「腰痠背痛」、「跌打瘀傷」、「風痛濕痛」這些四字詞語嗎?
  當然,在用藥上,一個上乘的用藥者,真正的著眼點,不是適應症。因為一種藥可以做什麼,真正的關鍵,在裡面有什麼,不在上面說什麼。這就是說,相較而言,成分才是真正的王道。簡單說,有怎樣的成分,便有怎樣的用途!
  其實,各位看倌,如果可以的話,不妨留意一下,市面上,無論是什麼藥油,不難發現,單是裡面的藥用成分,大多相差無幾,分別不大。不是嗎?
  姑且不論中草藥,一般而言,裡面的西藥,除了油外,看來看去,主要的成分,大多離不開水楊酸甲酯(Methyl Salicylate)(俗稱「冬青油」)、薄荷腦(Menthol)、尤加利油(Eucalyptus Oil)、樟腦(Camphor)這些東西。
  所以,天下藥油何其多?東家的藥油找不到,便找西家的藥油,未嘗不是一個解決的方案。
  但是,這個男生便面有難色,支支吾吾的答道:
  「唉……如果是自用的話,我倒是無所謂,當然無問題!但是,人家指定要這種藥油,我便真的作不了主……」
  果然,不出所料,這種藥油,不是自用的,而是幫別人買的。
  那麼,現在,唯一的辦法,只有兩個:
  第一,直接問清楚委託人,到底是在哪一間藥房裡買過這種藥油,方便受託人縮窄範圍,鎖定目標,繼續進行搜索的工作。
  當然,要是委託人真的記得這項重要資料的話,受託人便不需要這樣向左走、向右走,走來走去,一早便已經解決問題了,所以,理論上,這方法,大多行不通。
  唔……既然第一個方法行不通的話,那麼,便要開始嘗試第二個方法。
  第二,當然是繼續找……
  那麼,藥罐子唯一可以做的,便是祝這個男子好運,早日能夠捕獲這支藥油……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