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日 星期一

藥罐子藥房事件簿:腸胃藥事件

〈同藥不同名?〉


最近,一個年約三、四十歳的中年女士,尖尖的臉蛋,黑黑的短髮,雙眉修長,眼角帶著幾條淺淺的魚尾紋,前來藥房配藥。
這個女士,甫進藥房後,便拿出一個白色膠袋出來,對,這是大家平常在私家診所求醫後,在領藥的時候,用來盛載藥物的膠袋,俗稱「醫生膠袋」,然後,再從這個膠袋裡面抽出四包藥出來,逐一放在其中一個裡面擺放西藥的玻璃櫃枱上,問藥房有沒有這些藥。有的話,各配十粒。
話說回來,不知道,各位看倌,有沒有發現,有時候,在藥房裡,如果是散裝藥的話,藥房總是希望人們盡量調配一定的數量,一般而言,至少十粒,簡單說,就是「設有最低消費」。
為什麼?
  背後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兩個:
第一,在包裝上,如果是排裝藥的話,主要是一排十粒,所以,至少十粒,便可以將這些排裝藥,一排排的配出去,不用剪來剪去,避免出現「散數」。
當然,說真的,剪一排藥,很簡單,只需要一把剪刀,一下、兩下,便是了,有何難哉?所以,歸根究柢,剪藥,沒有行不行,只有做不做,不是不行,只是不做。問題是,如果剪藥的話,這些餘下來的「散數」,在外觀上,殘缺不全,賣相自然會較差,所以,在配藥上,難度便會較大,銷情自然便會較差,最後,往往便可能會成為一粒粒「賣剩蔗」、「籮底橙」,配不出去、賣不出去,便可能會進一步成為滯銷貨、過期貨。這時候,如何是好?
姑且不論有沒有人肯幹殺頭生意,但是,唯一肯定的是,沒有人肯做賠本生意,所以,這些「散數」,當然可免則免。
第二,在價格上,如果是散裝藥的話,藥房主要是採用「人頭式」的收費模式,一粒藥算一分錢,簡單說,多少粒藥,便收多少錢,問題是,如果是一些已經過了專利期的常用藥物的話,例如撲熱息痛(Paracetamol / Acetaminophen)這種退燒止痛藥,需求大、市場大,商機便會大,同時,競爭便會大,除了可能會提高貨品的質素外,同時還可能會降低貨品的價格,往往只是以「毫」為收費單位,一毫半角,便能夠購買這些散裝藥,所以,至少十粒,還可以避免收取角、分、厘、毫、仙這些零錢,不設這些找續,方便藥房結帳。
久而久之,這便成為一種習慣。
當然,至少十粒,並不一定適用於所有情況,凡事總有例外。
實際上,最低消費,是多是少,主要的因素,離不開以下兩個:
一、一排藥到底有多少粒藥
舉例說,如果是一排七粒的話,那麼,最理想的配法,當然是七的倍數,以七粒為一個單位,便不會產生餘數,從而不會衍生「散數」所帶來的後遺症,一面砌牆兩面光。

二、一粒藥到底賣多少錢
舉例說,如果是一元一粒藥的話,便不會出現「零錢」所帶來的找續問題,所以,理論上,喜歡配多少,便多少,悉隨尊便,問題不大。

好吧!扯遠了!現在,鏡頭一轉,藥罐子看一看這些藥,這四種藥,全部都是一些腸胃藥,用來紓緩腸胃炎的症狀,主要是肚痛、腹瀉。同時,這些成分,藥房有存貨,所以,如果不理會牌子的話,理論上,真的要配的話,問題不大。
真正的問題是,真的要配的話,其實,只需要配其中三種藥,便是了。
為什麼?
唔……因為,其中兩包藥的藥物標籤上面,分別寫上Hyoscine ButylbromideScopolamine Butylbromide這兩個藥名。
嗄?這到底有什麼關係呢?
實際上,這兩種藥,雖然是成分名,不是牌子名,但是,兩者其實是同一種東西。簡單說,同一種成分,同時可以擁有兩種不同的學名(Generic Name)
所以,真的要說的話,這只是稱謂上的不同而已。
首先,插播一下:
在名字上,不管是稱為Hyoscine Butylbromide,還是稱為Scopolamine Butylbromide,這個成分,在藥理上,是一種抗毒蕈鹼解痙劑(Antimuscarinic Antispasmodic),同時,在化學上,還是一種季銨化合物(Quaternary Ammonium Compound),帶正電荷,能夠增加藥物的親水性,減少藥物的親脂性,所以,便會大大減少藥物在腸胃的吸收,從而能夠直接在腸道內,發揮藥效,透過放鬆腸道的平滑肌(Smooth Muscle),紓緩肚痛(Abdominal Pain)、腸抽搐(Intestinal Spasm)的症狀。
實際上,就算是同一個字,還是可能會出現不同的寫法,不是嗎?
舉例說,同一個中文字,「艷」是「豔」的異體字;同一個英文字,「Colour」是英式英語,「Color」是美式英語,對吧?
對,在用藥上,這個情況,偶爾同樣會發生。
舉例說,就算是撲熱息痛這種常用的退燒止痛藥,還是可以翻譯成為AcetaminophenParacetamol這兩種截然不同的英文生字,前者是美式英語,後者是英式英語。
各位看倌,看到這裡,可能會擔心:
「唉呀!藥罐子,如果不熟悉這些藥名的話,便不能百分百肯定裡面有沒有相同的藥,這樣的話,同時服用這些藥,便可能會出現重複用藥的風險,構成危險,不是嗎?」
對,在相當程度上,的確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但是,凡事有法有破。
其實,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從一而終」。這就是說,不管是從醫院、診所,還是從其他藥房領回來的藥,總之,一份藥歸一份藥,不要東挑一種,西挑一種,自行堆砌一組藥出來,目的在減少出現這種交叉服藥的機會,從而減少出現重複用藥的風險。
請注意,真正的重點,是「自行」。這就是說,交叉服藥,不是不行,但是,大前提是首先必須諮詢一下醫護人員的專業意見,檢視一下手上的藥物,看一看,裡面有沒有重複、重疊,從而大大減低相關的風險。
話說回來,其實,說到這裡,藥罐子刻意沒有說一項重要的資料:這四包藥,分別是從一間公立醫院、兩間私家診所領過來的,不知怎的,東湊一點、西湊一點,最後,堆砌這四種藥出來。
所以,這方面,這個女士便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值得大家引以為戒。
世上,沒有多少人,真的能夠這麼幸運,適時得到藥房的提醒,不是嗎? 
用藥者,豈能不慎?


相關文章:
一字之差?Hyoscine Butylbromide vs Hyoscine Hydrobrom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