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2日 星期三

藥用催眠術:Zopiclone

 【以下用藥經專人指導,切勿濫用,敬請用藥者留意。】
不論是什麼情況,例如國外旅行、出差公幹、輪更工作、情緒壓力,藥罐子相信,很多人,多多少少,總會有一、兩次失眠的經歷。

(From: Pixabay)
說到失眠,常用的藥物,主要離不開助眠藥、安眠藥兩種。
  這兩種藥,藥性有強弱,藥效有高低,在用法上,自自然然,次序有先後,程度有深淺(葉紹鈞《以畫為喻》),理論上,先助眠,後安眠,這就是說,一般而言,「助眠藥」是一線藥物,「安眠藥」是二線藥物,簡單說,「助眠藥」是首選,「安眠藥」是次選。
一般而言,常用的助眠藥,主要是第一代抗組織胺(First Generation Antihistamine),作用原理,在透過嗜睡的副作用,給人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從而產生睡意,達到助眠的效果,主要適用於紓緩一些短暫、輕微的失眠困擾,讓用藥者能夠高枕無憂,睡個好覺,做個好夢,好好休息,慢慢充電,準備迎接下一天。
在用兵上,這是一種「奇正之變(《孫子兵法.兵勢》)」。奇正互變,副作用,成為了藥物的適應症。
除此之外,其實還有一類藥,稱為「安眠藥」,能夠主動截斷電源,強行關機,不,不,不,應該是直接讓大腦進入睡眠狀態,從而促進入睡,達到安眠的效果。
其中一種常用的安眠藥,主要是Zopiclone,俗稱「白瓜子」。
對,時光倒流,說到Zopiclone,第一粒專利藥,其實是一粒白色、橢圓形、米粒般大小的藥,如同一粒白色的瓜子。於是,根據這個外觀,人們便開始喜歡用「白瓜子」稱呼這種藥。
問題是,現在,Zopiclone已經是一種非專利藥,這就是說,理論上,其他藥廠便可以製造含有相同成分的藥物。不難明白,既然是各自修行,那麼,百家自有百家的製法,除了藥用成分外,基本上,想怎樣,便怎樣,悉隨尊便,自自然然,大小可以不同,形狀可以不同,顏色可以不同,所以,在外觀上,真的未必是一粒「白瓜子」。
但是,既然很多用藥者已經逐漸建立「Zopiclone是一粒白瓜子」這種先入為主的觀念,那麼,很多藥廠為了迎合這種主觀期望,在設計上,不論大小、形狀、顏色,往往會順水推舟,主動參考專利藥作為藍本,盡量仿效專利藥,目的在減少用藥者在心理上的抗拒,從而鼓勵用藥者接受自家品牌的非專利藥,取代專利藥,作為用藥首選。
綜觀而言,在外觀上,Zopiclone大多還是一粒白瓜子,這點無錯。但是,世事無絕對,凡事總有例外!(藥罐子就是曾經見過藍色的白瓜子!)
所以,「白瓜子」只是一種代號而已,未必如實反映這種藥的廬山真面目。這點,大家一定要弄清楚。
好吧!好吧!扯遠了!現在,鏡頭一轉,言歸正傳,說回正題:
Zopiclone,具體的作用原理,暫時雖然還是不太清楚,但是,一般相信,主要在透過跟中樞神經系統裡的GABAA受體(GABAA Receptors)結合,提升人體大腦裡面γ-氨基丁酸(γ-Aminobutyric Acid, GABA)這種神經傳遞介質(Neurotransmitter)的功能,從而抑制中樞神經系統,產生睡意,促進入睡,同時還能夠穩定情緒、放鬆神經、紓緩焦慮,寧神安睡,達到安眠的效果。
相較助眠藥而言,Zopiclone的藥效一般較快,大約在服用後1小時內[1],便能夠產生最濃烈的睡意,所以,一般建議,睡前服用,從而達到最理想的安眠效果。
在用法上,Zopiclone,可以讓人入睡大約68個小時[1],所以,一般建議,服藥後最好能夠連續入睡至少8個小時,不宜小睡片刻,避免出現「宿醉(Hangover)」的機會。所謂「宿醉」,簡單說,透過安眠藥入睡後,如果睡眠的時間不夠長的話,醒來後,仍然可能會覺得睡意未散,頭昏腦脹,影響日間的工作。
一般而言,這些安眠藥,主要適用於治療短期失眠。
請注意最後一句話:
對,這種安眠藥,主要的角色,只是偶爾出來客串一下演出,只宜「短炒」,不宜「長揸」,一般不建議長期服用!
背後的原因,主要是三個字:副作用。
在副作用上,主要有以下三個:
一、成癮性
如果長期服用Zopiclone的話,便可能會產生成癮性,所以,一般建議,遵照醫生的指示服藥,不要自行停藥、調藥,如果貿然停藥、減藥的話,身體便會一時不能適應,不能作出適時調整,便會出現戒斷症狀(Withdrawal Syndrome),例如焦慮、噁心、嘔吐、失眠的症狀。
所以,一般建議,採取漸進式減藥,根據情況,循序漸進,按部就班,逐步減少劑量,讓身體能夠慢慢適應、調整,同時,在減藥期間,如果出現戒斷症狀的話,建議盡快諮詢醫生的意見,看一看是否需要調校進度,延長療程。

二、耐受性(Drug Tolerance)
所謂「藥物耐受性」,是指連續使用一段時間後,藥效便會漸漸減弱,時效便會慢慢縮短,必須增加劑量,達到相同的效果,簡單說,就是「愈食愈無效」。
所以,一般不會建議連續服用超過710[2],從而減低出現藥物耐受性的機會。

三、嗜睡
在相當程度上,這是藥物的適應症,不是副作用。不然的話,服安眠藥,幹什麼?
一般而言,服用這種藥後,不建議駕駛、操作機械,避免構成危險。
除此之外,同時不建議跟酒精同服。
不難理解,酒精,在相當程度上,是一種中樞神經抑制劑(Central Nervous System Depressant),不然的話,怎會醉呢?
所以,同是一種作用於中樞神經系統的藥物,如果跟酒精同服的話,酒精便可能會加強安眠藥抑制中樞神經系統的效果,產生意外,構成危險。
這是一個十分重要的提醒,為什麼?
舉例說,對於一些罹患失眠的用藥者而言,除了可能需要服用一些安眠藥外,還會不會可能想灌一灌啤酒,摸一摸酒杯,宿酒半醒新睡覺(歐陽修《漁家傲》),借酒入睡,借醉入眠呢?
這時候,安眠藥便可能會跟酒精同服,從而大大增加出現相互作用的機會。
同時,不難想像,年紀愈大,副作用愈大,就算是嗜睡,還是可能會隨著不同的年紀,從而產生不同程度的睡意。
如果是長者的話,年紀較大,睡意較濃,立盹行眠,便可能會增加出現跌倒的風險。
用藥者,豈能不慎?

除此之外,服用Zopiclone,還可能會產生一種苦澀的味道。
最後,話是這樣說,無錯。但是,就算是這樣,Zopiclone還是有一定的藥用價值的,至少能夠讓用藥者「但持邯鄲枕,贈我一覺睡。(陳與義《同叔易於觀我齋分韻得自字》)」,暫時解決失眠的問題。
實際上,藥罐子遇過很多用藥者,經常睡不著覺,還是堅決拒絕服藥,不肯正視問題。
當然,不管是助眠藥,還是安眠藥,兩者同樣是一些治標不治本的方法。
對,心病還須心藥醫,解鈴還須繫鈴人,服藥其實只不過是緩兵之計,暫時紓緩失眠的症狀,往後還是需要探討背後的原因,尋求解決的方案,根治根源,徹底解決失眠的問題。
誠然,最理想的情況,當然是「標本兩治」,既治標,又治本,因為這是根治病症的真正方法。
問題是,現在,無論如何,如果我們真的不能治本的話,那麼,還需不需要治標呢?
難道因為不能治本,我們便連「標」都不治,擱在一邊,置之不理,置若罔聞,貿然放棄治標的可能性吧?
誠然,治本固然重要,但是,治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走一步,算一步,未嘗不是一個退而求其次的治療方案。
相較治本而言,治標固然未必能夠一勞永逸,連根拔起,根治病源,但是,有時候,治標還是十分重要,目的在暫時解決當前的問題。
當然,說到底,助眠藥還是首選。
簡單說,助眠總比安眠好,安眠總比失眠好。

Reference:
1.         Sue Wilson, David Nutt. Sleep Disorders (Oxford Psychiatry Librar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nd ed. 2013;9:83-100.
2.         Nevio Cimolai. Zopiclone: Is it a pharmacologic agent for abuse? Can Fam Physician. 2007;53(12): 2124-2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