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1日 星期四

新龍門藥房:狸貓換太子(四)

【本故事內容有真有假,如有雷同,歡迎對號入座。】
四。

  藥房後面是一個雜亂無章的亂葬崗。
這裡埋葬著一個個逝去的英靈,他們生前沒有一個名字,死後沒有一個墓碑,生前無人問,死後無人知,儘管他們光榮完成自己的任務,但是最後卻如同棄卒一樣,無人問津,隨處棄置。
基本上,除了路邊撿紙皮的婆婆外,沒有人會對他們的骸骨產生任何興趣。
說真的,如果不是賣給廢紙回收商的話,循環再用,賺一丁點兒零用錢,勉強買一個菠蘿包,真的很難想像這些紙皮還能夠有什麼實際的用處……不是嗎?
唉……現在,物價上漲,區區一角幾毫,到底夠不夠買一個菠蘿包,還是一個值得商榷的問題……
唔……這種想法看來的確不無道理,但是天生我材必有用(李白《將進酒》),再怎麼沒用的東西,還是可以發掘得到一些用處出來的,再說,你覺得沒用,不代表我覺得沒用,對吧?
常言道:「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韓愈《馬說》)」表面上,這些紙皮看來可能毫不起眼,但是藥房偏偏就是能夠看到裡面所隱藏的潛在價值。
這話怎麼解?
其實,這些紙皮至少擁有以下三種用途:
第一,陳列架。
在功能上,這些紙皮本來便是一種承載貨物的載體,方便貯存、送貨,所以生於斯,長於斯,死於斯,有時候,如果是一些暢銷貨的話,例如嬰兒奶粉,經常需要補貨,補來補去,難免會耗時費力,所以藥房便乾脆拿這些紙皮箱充當陳列架,原封不動,連貨帶箱,直接跳過上架的步驟,偷一偷懶,整個擺放在藥房裡面,只是開一開箱、拆一拆箱,弄開封口,方便人們抽出裡面的貨品出來,便可以省卻補貨的人手、時間,偷一偷懶,從而增加工作效率,增加成本效益。
在設計上,有時候,為了迎合這種需求,一些供應商還可能會在這些紙皮箱上動手腳,畫幾條虛線,刻意剪裁,只要根據相關的指示,沿著相關的虛線,剪一剪、摺一摺,便可以弄成一個紙皮搭建而成的陳列架,方便藥房擺放相關的貨品。
第二,價錢牌。
在質料上,這些紙皮夠厚、夠硬、夠大,還可以做價錢牌,插在貨品的前面,標示相關的產品資料,例如價錢,招一招徠,吸一吸睛,宣一宣傳,推銷這些產品。
第三,防滑板。
如果是晴天的話,這些紙皮未必派得上用場,不過如果是雨天的話,這些紙皮便大派用場了。
這時候,藥房便可能會在地面鋪上一塊塊紙皮做防滑板,吸一吸水,從而提防人們滑倒,保障安全。
同時,這些紙造「防滑板」還有一個壓倒性的優點,便是「用完即棄,不留痕跡。」這樣便可以省卻往後需要拖地的人力、物力,自然會較方便。
還有,如果遇上「屋漏偏逢連夜雨」的話,紙皮還可以放在貨品上面,作為簷篷,擋一擋雨,從而減少弄濕貨品的機會,減少壞貨。
但是,不說不知道,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藥罐子最近發現這些紙皮原來還有一種意想不到的價值,投資回報率相當驚人……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