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藥罐子

        當年立志未曾忘,一報白袍榮與光。

        願將此身寄紙筆,守我家國天下泱!

    *網誌正在更新中,部分文章暫時可能未能顯示圖片,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小小藥罐子

詩號:東邪術,獨步走江湖。踏盡千山尋百草,仙丹靈藥在葫蘆,人間一樽壺。——《憶江南.無花譜》

一個小小的藥劑師,一個小小的用藥資訊平台。

溫馨提示:

這個用藥資訊平台,
目的在分享用藥知識,推廣藥物教育,希望用藥者能夠正確用藥,靈活用藥,促進用藥安全。

內容僅供
參考,絕對不能用作自行診斷、治療的依據。如果遇到相關的健康問題,請盡快諮詢相關的專業意見,避免延誤治療的良機

文章內容,部分涉及醫藥知識,可能會引起不安,在按下「觀看全文」前,敬請留意。

2017年5月15日 星期一

服藥兵法:風、火、山、林(一)

〈風 = ?;林 = ?〉
  「風」、「火」、「山」、「林」這四個字,其實源自《孫子兵法》。


據說,就算是遠在日本的戰國時代,當時的日本將軍,拜讀《孫子兵法》後,愛不釋手,奉若神明,更加在自己的軍旗上,寫上「風」、「火」、「山」、「林」這些字,作為旗印,看,就算是其他國家的軍事家,同樣認同這本兵書的軍事價值,甚至參考《孫子兵法》的內容,設計軍旗,進一步奠定《孫子兵法》在國際上的權威性、認受性,聞名古今中外,絕對可以說是一部兵學聖典。
《孫子兵法》在〈軍爭〉裡說:
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
那麼,在用藥上,「風」、「火」、「山」、「林」這四個字,到底可以帶給我們什麼啟示呢?
  現在,藥罐子不妨在這裡跟各位看倌一同分享一下:
一、其疾如風

張預在注釋裡,補充說:
其來疾暴,所向皆靡。
不管是用兵,還是用藥,唯快不破。只有「快」,才會有「風」的速度,才會有「狂風掃落葉」的勁度,「如秋葉之遇風,不足當迅掃也。(《東周列國志.九十八回》)」
《孫子兵法》在〈作戰〉裡說:
故兵聞拙速,未睹巧之久也;夫兵久而國利者,未之有也。
用藥如用兵,一般而言,如果沒有其他原因的話,例如計策,只宜速戰速決,不宜戀戰。
常言道:「病向淺中醫。」不難理解,如果一味只是抱著「拖」字訣這種心態的話,拖、拖、拖,只會延誤治療的良機,錯失「疾暴」的氣勢,拖垮自己的身體,待到病入膏肓的時候,「陰陽並,藏氣不定。(《史記.扁鵲倉公列傳》)」病入膏肓,病情不斷反覆、擴散、惡化,或者待到身體過於虛、體質過於弱的時候,「形羸不能服藥(《史記.扁鵲倉公列傳》)」,連用藥都不能隨心所欲、揮灑自如,往往便會投鼠忌器,不敢使用藥效較強、藥性較重、副作用較大的藥物,擔心求醫者承受不了副作用的風險。
不論是什麼情況,這時候,求醫治理,情況較重,藥物較少,固然未必會讓用藥者回天乏術,但是,相對病情初期,一定會較難醫治、快治、根治。
這時候,動作不夠快,便沒有「風」的速度、勁度,自然便沒有「所向皆靡」的力量。
好吧!用兵要快,用藥要快。這一點,我們明白。問題是,到底要多快?
張仲景在《傷寒論.傷寒例》說:
凡作湯藥,不可避晨夜,覺病須臾,即宜便治,不等早晚,則易愈矣。若或差遲,病即傳變,雖欲除治,必難為力。
簡單說,用藥,固然不是一件白事,但是,不見得是一件紅事,所以,不是嫁娶,不需要挑良辰、擇吉日,在症狀開始蠢蠢欲動的時候,便應該盡快治理,這樣的話,便會較容易痊癒。反過來,如果稍有延誤的話,情況便可能會出現變化,固然可能會漸入佳境,只是,更加可能會急轉直下,不斷擴散、惡化,這時候,相較病情初期而言,一定會較難醫治、快治、根治。
在用兵上,這便是一種「擊空虛也(〈曹操注〉)」的概念。
實際上,在用藥上,這其實是一種「已病早治」的概念。
這就是說,在症狀開始浮現的時候,還在處於「空虛」的階段,便要立刻用藥,從而發揮最理想的藥效,目的在先發制人,促進痊癒。
除此之外,「風」,還有一個意思,便是「無形」。
簡單說,你看到「風」嗎?
落葉紛飛,只是風吹過的痕跡。實際上,沒有人真的真正看過「風」,到底是什麼,對吧?
所以,梅堯臣在注釋裡,補充說:
來無形跡。
這就是說,在用兵上,除了「兵貴神速」外,還要「來無形跡」。
《孫子兵法》在〈軍形〉裡說:
古之善戰者,勝於易勝者。故善戰者之勝也,無智名,無勇功。
杜牧在注釋裡,補充說:
敵人之謀,初有萌兆,我則潛運以能攻之;用力既少,制勝既微,故曰「易勝」也。
勝於未萌,天下不知,故無智名。曾不血刃,敵國已服,故無勇功也。
用藥如用兵,最理想的情況,便是「來無形跡」,面對病症,還在「初有萌兆」的階段,便已經「勝於未萌」,避免情況惡化,預防舊病復發,所以「用力既少,制勝既微」,如同風一樣,來的時候,「天下不知」,去的時候,「敵國已服」,無聲無息,來去無蹤,沒有目擊者,沒有傳媒採訪,沒有新聞報導,沒有曝光率,自然便沒有「智名」、「勇功」這些名聲、美譽。
其實,這個概念,跟「上工治未病」,倒是有幾分異曲同工的味道。

二、其徐如林

杜牧在注釋裡,補充說:
徐,緩也。言緩行之時,須有行列如林木也,恐為敵人之掩襲也。
在用藥上,有時候,還是需要「匍匐前進」,一步一腳印,步步為營,提防敵人偷襲。
舉例說,服用類固醇,如果用藥者的情況漸入佳境的話,不需要治頑疾,用猛藥,用藥者便可能需要減藥,甚至停藥。
當然,這絕對是一道好消息!
但是,如果是一些長期服用類固醇的用藥者的話,便可以需要採用「徐如林」的方法,一步一步,慢慢退兵,逐步減少劑量,因為體內的類固醇,長期處於高水平的狀態,身體便會自行進行調整,減少體內自身類固醇的分泌,不難想像,如果貿然停藥、減藥的話,便會減少藥用類固醇的吸收,導致體內的類固醇,突然處於低水平的狀態,便會讓身體一時不能適應,不能作出適時調整,從而可能會出現戒斷症狀(Withdrawal Syndrome),例如頭痛、發熱、噁心、嘔吐、疲倦、嗜睡、食慾不振、體重下降的症狀。
當然,看倌看到這裡,不難發現,「徐如林」的重點,既是「徐」,又是「林」,既有「徐」的緩行,又有「林」的行列,簡單說,緩行歸緩行,還是需要「如林之森然不亂也。(〈梅堯臣注〉)」
這就是說,減藥、停藥,還是需要「循序漸進,按部就班」,採取漸進式減藥,根據實際的情況,調節相關的步伐,讓身體能夠慢慢適應、調整。
所以,在減藥期間,如果出現一些戒斷症狀的話,一般建議,盡快諮詢醫生的意見,看一看是否需要調校進度,延長療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