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藥罐子

        當年立志未曾忘,一報白袍榮與光。

        願將此身寄紙筆,守我家國天下泱!

    *網誌正在更新中,部分文章暫時可能未能顯示圖片,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小小藥罐子

詩號:東邪術,獨步走江湖。踏盡千山尋百草,仙丹靈藥在葫蘆,人間一樽壺。——《憶江南.無花譜》

一個小小的藥劑師,一個小小的用藥資訊平台。

溫馨提示:

這個用藥資訊平台,
目的在分享用藥知識,推廣藥物教育,希望用藥者能夠正確用藥,靈活用藥,促進用藥安全。

內容僅供
參考,絕對不能用作自行診斷、治療的依據。如果遇到相關的健康問題,請盡快諮詢相關的專業意見,避免延誤治療的良機

文章內容,部分涉及醫藥知識,可能會引起不安,在按下「觀看全文」前,敬請留意。

2017年5月16日 星期二

新龍門藥房:狸貓換太子(五)

本故事內容有真有假,如有雷同,歡迎對號入座。

五。

在一間藥房裡,藥罐子是一個藥劑師,這點無錯,但是,其實,在這間藥房裡,藥罐子同時還擁有另一個身分……
各位看倌,看到這裡,可能會笑著說:
「哦,藥罐子,我當然知道,你是寫字的,這一點,如果看到這篇文章的話,任誰都會知道,不是嗎?」
噯!問題是,這是藥房以外的私人工作,跟這間藥房根本沒有半點關係。
好吧!扯遠了!
實際上,這份工作,不需要學歷,不需要經驗,同時,慶幸的是,不需要露面,自然便不需要美貌;不需要動腦筋,自然便不需要智慧,這就是說,就算是藥罐子這個小小的藥房仔,還是絕對能夠勝任這份工作。
當然,這份工作,要求很簡單,基本上,只有兩個:操粵語、撥電話,便是了。
那麼,這個身分,到底是什麼呢?
這個故事,便是從一張紙開始說起……
每天早上,凌晨時分,天空還沒有出現第一道曙光,四周還是一片黑沉沉的畫面,景物還是一團模模糊糊的輪廓,如同一張張過度曝光的黑白照片一樣,這時候,萬籟俱寂,人們還在床上抱頭大睡的時候,一些人便已經起床工作,準備一天的工作。
其中一個,便是飲食業。
對,天還未亮,開還未開,他們便已經需要處理食材,開始準備一天的早餐、午市、下午茶、晚飯、宵夜,其中,一般而言,綜觀這五餐,早餐、下午餐是常餐,晚飯、宵夜是小菜,來來去去,不是這個,便是那個,變化不大,只有午市例外,有怎樣的食材,便有怎樣的午餐,簡單說,就是「睇餸食飯」,天天不同,換一換餐單,營造新鮮感,吸引食客。
問題是,你不說,人家怎會知道呢?
這樣子,故事便發生了……
話說,每天早上,藥房還沒有開門營業,鏽跡斑斑的鐵閘,總是經常會壓著一張張大小不一的白色外賣紙,裡面簡單列出這間食肆的地址、聯絡電話,當然,最重要的,還是當天的午市餐單,待到午膳時間的時候,方便食客點一點午餐,買一買外賣。
根據觀察,這些食肆,主要是附近的茶餐廳,往往會指派自己的員工,逛一逛四周的商店,派一派外賣紙,主要的目的,不用問,當然是漁翁撒網,希望能夠招攬更多生意。
當然,話是這樣說,無錯,但是,真的要說的話,藥房附近的茶餐廳,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何況,並不是所有的茶餐廳,都一定會派外賣紙,所以,這間藥房所收到的外賣紙,來來去去,不是這間,便是那間,還是寥寥可數,數一數,唔……一、二、三……暫時只有三間茶餐廳。
至於,實際上,這個方法,到底行不行得通?
唔……其他商店,藥罐子倒是不知道,但是,在這間藥房裡,如果問藥罐子的話,藥罐子一定會告訴你:
「這方法,絕對行得通!」
其實,綜觀藥房的當家們,大家都是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一不挑食,二不嘴饞,說婉轉點,是「無所謂」,說直接點,便是「無要求」,謀道不謀食(《論語.衛靈公》),不,不,不,應該是謀財不謀食,基本上,除了價錢外,大多不會計較什麼餐廳,更加不會講究什麼味道,隨便拿到一張外賣紙,看一看,挑一挑,便已經可以點餐。
話說回來,說真的,一間茶餐廳的餐牌,變化有多大?
當然,雖然嘴巴說「無所謂」,但是,身體卻很誠實,所謂「日久生情」,有時候,每天對著這些外賣紙,吃著這些午餐,對著對著,吃著吃著,如果「一日不見」的話,未必「如隔三秋」,但是,總是會讓人牽腸掛肚。
(待續)
4回:狸貓換太子(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