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9日 星期一

服藥兵法:風、火、山、林(二)

〈火 = ?;山 = ?〉


上一章,藥罐子曾經跟各位看倌分別介紹了「風」、「林」這兩個意象,在用兵上,到底是什麼意思,在用藥上,到底有什麼啟示。那麼,現在,藥罐子不妨在這裡跟各位看倌一同繼續認識「火」、「山」這兩個意象吧!
一、侵掠如火

說到「火」,便不得不提《孫子兵法》裡的〈火攻〉。
孫子在寫《孫子兵法》的時候,春秋戰國,軍事科技尚未發達,軍事武器尚未完善,至少尚未發明火藥,一切還在處於冷兵器的階段,在戰場上,除了刀光劍影外,真的沒有太多選項,唯一的例外,便是「火」。
對,這時候,「火」便是其中一種最常用的武器,主要的原因,便是「一發不可收拾」,不難理解,古代沒有消防處,自然沒有消防員、消防車、消防局,一旦發生火警,火勢便會迅速蔓延,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發不可收拾,說真的,就算是現在,有時候,撲滅火災,往往未必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況是古代?
所以,這時候,火,便可以作為一種大殺傷力武器,大規模消滅敵軍。
看,周瑜火燒連環船、陸遜火燒連營、諸葛亮火燒藤甲兵,不就是這樣的一回事嗎?
所以,相較而言,孫子顯然十分重視「火」這種武器,不然的話,孫子便不會刻意寫了一篇〈火攻〉出來,專門教人放火,教唆他人縱火吧?
當然,任誰都知道,一場火,燒得猛不猛、旺不旺,主要取決於很多不同的因素。
其中一個,不用問,當然是「風」,不然的話,諸葛亮借東風,幹什麼?
所以,「發火有時,起火有日。(《孫子兵法.火攻》)」待到「風起之日(《孫子兵法.火攻》)」,便是火攻的最佳時機。
同時,《孫子兵法》在〈火攻〉裡說:
火發於內,則早應之於外。
簡單說,在敵軍軍營內部放火,同時必須派兵在敵營外面策應,重重包圍,圍剿逃出火場的敵軍,裡應外合,才能「勢如猛火之熾,誰敢禦我!(〈張預注〉)」
在用藥上,這就是說:
第一,配合藥物相關的服用方法,目的在讓藥物發揮最理想的功效,從而能夠治療相關的病症、紓緩相關的症狀。
舉例說,質子泵抑制劑(Proton Pump Inhibitor, PPI),在藥理上,是一種胃藥,顧名思義,作用原理,在直接抑制胃壁細胞(Parietal Cells)裡的質子泵(Proton Pump),從而抑制氫離子(Hydrogen Ions)的釋放,達到抑制胃酸分泌的效果。
在用法上,一般建議,在餐前30分鐘前服用,因為相較其他質子泵而言,質子泵抑制劑抑制活躍的質子泵,效果較大,所以,最理想的做法,是透過進食,激活質子泵分泌胃酸,達到最理想的制酸效果。
第二,透過兩種或以上的藥物,透過不同的作用原理,產生協同效應(Synergic Effect)
協同效應,簡單說,就是「1 + 1 > 2」。
這樣做,到底有什麼好處呢?
一、可以增加藥物的功效。不難理解,透過多種不同的途徑,多管齊下,多路夾擊,產生同一種效果,這樣便會相得益彰,加強治療的效果。
二、可以減低其中一種藥的劑量,保留這種藥的劑量額度上限,留作備胎,將來便可以多一步棋,多一張牌,在必要的時候,加大劑量,作為治療的後著。
三、可以減少其中一種藥的毒性,減少出現副作用的機會,避免因為增加一種藥的劑量,從而增加出現副作用的風險。
四、可以減少出現耐受性(Drug Tolerance)的機會。所謂「耐受性」,是指使用一種藥物一段時間後,藥物的功效便會慢慢減弱,時效便會漸漸縮短,往往需要透過增加藥物的劑量,達到相同的療效。耐受性,一般而言,取決於用藥的時間、劑量。所以,透過盡量避免提高藥物的劑量,從而希望延緩耐受性的發生。
當然,世事無絕對。有時候,醫生可能會傾向選擇增加一種藥的劑量,多於添加另一種藥。
主要的原因,可能有以下兩個:
一、用藥者對另一種藥出現過敏。所以,不能也,非不為也。
二、用藥者的情況雖然惡化,但是,並沒有想像中這麼嚴重。這時候,協同效應便可能會適得其反、矯枉過正,藥性過重、藥效過強,反過來,可能會對用藥者產生不良反應。
這就是說,「火攻」雖然是高招、妙計,但是,始歸只是一種選擇,不是一種必須,還是要視乎實際情況而定,可用則用,該用則用。不然的話,便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簡單說,有時候,「1 + 1 = 2」便好了,始終,多不一定好,好不需要多,過猶不及,自古皆然。

二、不動如山

王晳在注釋裡,補充說:
堅守也。
其實,不動如山,顧名思義,便是「堅守」。
問題是,在用藥上,我們需要堅守的,到底是什麼?
藥物的數量、藥物的劑量……這些答案,全部正確,但是,這些答案,說破了,只是手段,真正的目的,還是控制病情、穩定病情。
這就是說,「一動不如一靜」。
其實,一般而言,在用藥上,藥物,往往可能會分為一線藥物、二線藥物兩種,簡單說,就是「首選」、「次選」。
這是根據藥物的藥性、毒性,歸納、分類,然後,順序排列,針對實際的情況、症狀的變化,,採取漸進式用藥,循序漸進,拾級而上,使用適當的藥物,治療適當的病症,有怎麼程度的症狀,便用怎麼等級的藥物,對症下藥。簡單說,就是「門當戶對」,竹門對竹門,木門對木門。
如果情況失去控制的話,便可能需要增加藥物的劑量,不難想像,自然便會增加出現副作用的風險,或者可能需要拾級而上,動用二線藥物,在相當程度上,便代表情況已經愈來愈差,藥物已經愈來愈少,同時代表治療將會愈來愈難。
至於,如何能夠做到「不動如山」呢?
唔……最簡單的方法,便是用藥者能夠按照藥物標籤的指示,準時、準確服藥,同時配合相關的生活建議,例如戒口,便是了。
當然,如果可以的話,當然是挑戰自己,順道認識自己手上的藥物,掌握這些藥的適應症、服用方法、副作用、注意事項,對這些藥物,擁有進一步的認識,從而能夠靈活用藥,將用藥這門科學與藝術的結晶發揮到極致,進而提升自己的境界,成為一個上乘的用藥者!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