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藥罐子

        當年立志未曾忘,一報白袍榮與光。

        願將此身寄紙筆,守我家國天下泱!


小小藥罐子

詩號:東邪術,獨步走江湖。踏盡千山尋百草,仙丹靈藥在葫蘆,人間一樽壺。——《憶江南.無花譜》

一個小小的藥劑師,一個小小的用藥資訊平台。

溫馨提示:

這個用藥資訊平台,
目的在分享用藥知識,推廣藥物教育,希望用藥者能夠正確用藥,靈活用藥,促進用藥安全。

內容僅供
參考,絕對不能用作自行診斷、治療的依據。如果遇到相關的健康問題,請盡快諮詢相關的專業意見,避免延誤治療的良機

文章內容,部分涉及醫藥知識,可能會引起不安,在按下「觀看全文」前,敬請留意。

2017年5月31日 星期三

新龍門藥房:賣藥者聯盟(一)



本故事內容有真有假,如有雷同,歡迎對號入座。

九。


常言道:「商場如戰場。」
在這個戰場裡,合縱連橫,遠交近攻,沒有永遠的朋友,更加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孫子兵法.九地》說:
夫吳人與越人相惡也,當其同舟濟而遇風,其相救也如左右手。
吳、越世仇,但是,面對同一個難題,如果雙方願意握手言和的話,同舟共濟,便能夠如同左右手一樣,彼此相救、互相照應,從而幸免於難,化險為夷。
問題是,能夠讓兩個競爭者走在一起,不是利,不是害,還會有什麼呢?


這個故事,源自兩粒安宮牛黃丸……
在一個晴朗的早上,晴空萬里,朝霞滿天,碧澄的藍天,沒有半點浮絮,熠熠發光,輕輕的微風吹拂著大地,暖暖的陽光照耀著大地。
對,很明顯,這種天氣,只適合放假,不適合上班。
……不說了,不說了……
好!鏡頭回到一間藥房。
說著說著,藥罐子已經返回藥房,準備開展這一天的工作。剛剛踏進藥房門口,遠遠一眺,站在最裡面的玻璃櫃枱後面,是一個人——一個男人,一個年輕的男人。
這個男人,低著頭,左手捧著一碗火腿通粉,右手拿著一個匙羮,正在準備將這口火腿通粉放進嘴裡,慢慢咀嚼,細細品嚐,仔細享受這份早餐。
除此之外,玻璃櫃枱,上面擺著一碟午餐肉煎雙蛋、兩塊切成梯形的方包,還有一杯凍鴛鴦,倒在一個即用即棄的外賣紙杯裡面,上面插著一支塑膠飲管,湊成一份典型的港式茶餐廳早餐。
說時遲,那時快,鏡頭一轉,藥罐子已經走到這個男人的前面,打一打招呼:
「早晨!二當家!」
聽罷,這個男人仍然低著頭,雙眼朝上,用口含著這個匙羮,含含糊糊,斷斷續續,應聲道:
「早……………………
對,眼前這個男人,便是二當家,外表俊朗,儀表不凡,今年二十五歲,棕黑的短髮,深邃的黑眸,高挺的鼻樑,削薄輕抿的嘴唇,棱角分明的輪廓,在這間藥房裡,堪稱「師奶殺手」,對,雖然嘴巴不說,但是,很多師奶偏偏就是喜歡找二當家買東西,有時候,適逢二當家放假,不在藥房,這些師奶逛一逛藥房,逛來逛去,找來找去,還是找不到二當家,便寧願不買,空手而回,改天再來光顧,希望能夠見二當家一面…………真的不知道她們是否真的來買東西,還是……
總之,任何事,二當家一句話,往往勝過我們十句話。
沒想到,原來,神不知,鬼不覺,隨著藥罐子身後,還有一個女人。
因為這個女人,這個故事終於揭開序幕……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