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藥罐子

        當年立志未曾忘,一報白袍榮與光。

        願將此身寄紙筆,守我家國天下泱!

    *網誌正在更新中,部分文章暫時可能未能顯示圖片,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小小藥罐子

詩號:東邪術,獨步走江湖。踏盡千山尋百草,仙丹靈藥在葫蘆,人間一樽壺。——《憶江南.無花譜》

一個小小的藥劑師,一個小小的用藥資訊平台。

溫馨提示:

這個用藥資訊平台,
目的在分享用藥知識,推廣藥物教育,希望用藥者能夠正確用藥,靈活用藥,促進用藥安全。

內容僅供
參考,絕對不能用作自行診斷、治療的依據。如果遇到相關的健康問題,請盡快諮詢相關的專業意見,避免延誤治療的良機

文章內容,部分涉及醫藥知識,可能會引起不安,在按下「觀看全文」前,敬請留意。

2017年7月10日 星期一

服藥兵法:用藥的「偏」與「全」

〈別過分依賴手上的資訊〉

  誠然,用藥之道,離不開掌握藥物知識;掌握藥物知識,離不開資料搜集。
  在搜集資料的過程裡,常用的媒體,主要離不開紙媒、網媒兩種,常用的渠道,主要離不開親戚、朋友、新聞、報章、網絡、網誌,例如「小小藥罐子」。(哈!)

(From: Pixabay)
  首先,不論是什麼途徑,藥罐子並不是全盤否定這些資訊的真確性,這些消息來源,可能來自專業的醫護人員,具備相關的醫學、藥理,作為基礎。
  藥罐子只想說,大家必須自行制訂一個機制,驗證所有資訊的真確性,當然,包括藥罐子的文章。
  同時,強調一點:
  有時候,就算資料是真,還需要正確的解讀,才會得到真正的訊息。這些資料,才會具有實際的用途。
  誠然,如何搜集資料,固然是一門學問,如何驗證資訊的真確性,同樣是一門學問,不是嗎?
  至於,如何善用手上的資訊,更加是一門高深的學問。
  《孫子兵法》在〈九地〉裡說:
  踐墨隨敵。
  王晳在注釋裡,補充說:
  踐兵法如繩墨,然後可以順敵決勝。
  大意是說:
  在行軍佈陣前,必須進行沙盤推演,制訂計策,擬定戰略,準備計劃,然後,根據對方的行動,隨機應變,調整部署,達到「順敵決勝」的境界。
  當然,大前提是為將者必須擁有足夠的情報,同時具有足夠的彈性,適時調整自己的策略。
  現在,藥罐子相信,不論是什麼途徑,網絡發達,資訊泛濫,舉凡健康資訊、藥物知識,鋪天蓋地,比比皆是,單是上網、看書,便已經找到很多相關的實用資料,說真的,相較過往而言,資料搜集,問題還是不大。
  所以,真正的重點,不是「踐墨」,而是「隨敵」。
  舉例說,Furosemide,俗稱「去水丸」,是一種血壓藥,在藥理上,是其中一種常用的利尿劑(Diuretics),主要的用途,顧名思義,就是「去水」,增加尿液的容量,促進人體排走尿液,作用原理,主要在阻斷鈉質在腎臟的吸收,讓鈉質不能在腎臟進行回收,循環再用,便會增加鈉質的排泄。
  一般而言,由於這類藥會讓身體排走水分,在用法上,一般建議,早上服用,不難想像,服用這類藥物,會增加小便的次數和容量,所以,在副作用上,主要是尿頻。早上服用,便可以避免用藥者在晚上睡覺的時候,頻頻起床,經常上洗手間,從而干擾睡眠質素。
  對,資料是這樣說,無錯。
  問題是,看到這裡,各位看倌,不知道有沒有發現一個很大的問題呢?
  其實,藥罐子想說的是,「早上服用去水丸」,這句話存在一個不可或缺的大前提,是「用藥者必須在晚上睡覺!」
  對,世事無絕對,凡事總有例外。
  這個世界,偏偏就是有人不是在晚上睡覺的。
  藥罐子就是遇過一個夜更保安員,需要長期在晚上工作,結果,他在早上睡覺的時候,頻頻起床上洗手間,不但影響了他的睡眠質素,連帶影響了他的工作表現,造成生活上的困擾。
  簡單說,他是一隻不折不扣的夜貓子,日夜顛倒,早上睡覺,晚上工作,所以,早上服藥,順帶妨礙了他的日常生活,同時影響了他的睡眠質素,從而影響了他的工作表現。
  所以,如果是這種用藥者的話,試問,大家還會建議他早上服藥嗎?
  不會吧?
  《孫子兵法》在〈用間〉裡說:
  故明君賢將,所以動而勝人,成功出於眾者,先知也。
  先知者,不可取於鬼神,不可象於事,不可驗於度;必取於人,知敵之情者也。
  梅堯臣在注釋裡,補充說:
  主不妄動,動必勝人,將不苟功,功必出眾。所以者,何也?在預知敵情也。
  鬼神之情,可以卜筮知,形氣之物,可以象類求,天地之理,可以度數驗。唯敵之情,必由間者而後知也。
  簡單說,所謂「不可象於事」、「不可驗於度」,是指不要拿過去的事情、經驗,搬字過紙,用來解決今天的問題。
  為什麼?
  誠然,過往的經驗固然重要,但是,歷史未必會重複。有時候,過分依賴過往的事例、經驗,往往會建立一種先入為主的觀念,從而帶著這種觀念,過分簡化現在的問題。
  簡單說,過去的事情、經驗,作為借鏡,倒是無妨,但是,僅供參考。
  舉例說,一些第一代抗組織胺(First Generation Antihistamine),例如Chlorpheniramine,是一種常用的收鼻水藥,主要透過與H1-受體(H1-receptor)的作用,抗衡組織胺(Histamine),從而產生收乾鼻水的效果。
  這些抗組織胺,親脂性較大,血腦障壁(Blood-brain Barrier)的穿透性較高,所以較能進入大腦,影響中樞神經系統,產生嗜睡、注意力不集中的副作用。
  還有,除了H1-受體之外,它還能夠與體內其他受體結合,例如毒蕈鹼受體(Muscarinic Receptor)、甲型腎上腺受體(Alpha-adrenoreceptor)5-羥色胺受體(Serotonergic Receptor),從而較常產生嗜睡、口乾、視力模糊、小便困難、便秘這些副作用。
  所以,在坊間,在一般人口裡,便是一種俗稱「有睡意」的傷風感冒藥。
  問題是,藥罐子直接問你好了:
  「這些副作用,有多少項是你會真的感受、察覺得到的呢?」
  說著說著……這樣說,好像不是每一項也會體驗得到的……
  所以,理論是一回事,現實卻是另一回事。
  但是,真正的問題,現在來了:
  「現在沒有,便代表將來沒有嗎?」
  對!現在,閣下可能韶顏稚齒,未必會感受得到「視力模糊」、「小便困難」,但是,待到閣下頭童齒豁的時候,不幸罹患青光眼、前列腺肥大,這時候,情況便可能不同!簡單說,便是「此一時,彼一時」。今天沒有,不代表明天沒有;明天沒有,同樣不代表後天沒有。
  同時,不難想像,年紀愈大,副作用愈大,就算是同一種副作用,例如「嗜睡」,還是可能會隨著年紀的增長,從而產生不同程度的睡意,有時候,立盹行眠,還可能會增加長者出現跌倒的風險。(這不是開玩笑啊!)
  所以,蒐集資訊,固然重要,同時,如何「用」這些資訊,同樣重要。
  用藥之道,最重要的,是抓緊基本的原則,然後,根據實際的情況,作出相應的調整,達到一個「活」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