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6日 星期三

新龍門藥房:藥房的女人(二)

【本故事內容有真有假,如有雷同,歡迎對號入座。】

二十六。

  說時遲,那時快,填著填著,藥罐子便已經填到「第四部分:《聲明》」這部分的第九點,這時候,藥罐子便用右手指著這一點,並回過頭來,跟大當家報告道:
  「大當家,這裡需要選『同意』並要填上『公司代表/僱主姓名』的全名,寫你的全名,可以嗎?」
  大當家點一點頭。
  這樣子,藥罐子便繼續敲著鍵盤,輸入大當家的中文全名,便開始跟大當家聊起天來。
  「咦……大當家,你的全名這麼多筆畫,初初學習寫自己的姓名,會不會很辛苦?」
  跟「藥罐子」一樣,這名字同是首兩個字的筆畫比較多,這三個字分別是16214畫,如果是姓氏的話,固然無話可說,天生是這個姓,便是這個姓,沒有選擇的餘地,但是如果是名字的話,取一個這麼多筆畫的名,對於一個小學生而言,還真的是一件苦差。
  這時候,大當家便開玩笑答道:
  「哈哈……對,對,對,初初寫自己的姓名,經常會寫錯……對吧!還記得小一中文科的第一份功課便是『詞語』,第一個詞語便是自己的姓名,要抄滿一頁紙,這時候還真的抄到喊……
  唉呀!大當家,你還好,想當年,藥罐子在做這份功課的時候,母親一直在旁監督,如果看到這些字寫的東歪西倒的話,便會用橡皮膠狠狠擦去這些字,要藥罐子重頭再寫,直至滿意為止,這樣寫完又擦,擦完又寫,每一個字真的寫得有血有淚。
  所以每逢藥罐子看到這些筆畫繁密的姓名,總會好奇問一問對方有沒有這些童年經歷。
  好,話說回來,藥罐子已經填妥資料,正在準備遞交這份「職位空缺表」的時候,沒想到,大當家便將右手從褲袋裡抽出來,伸出食指,指一指電腦熒幕,示意藥罐子往上捲動視窗,突然殺一個回馬槍道:
  「慢著……藥罐子,你在『其他要求』這一欄上,可否跟我打四個字?」
  當然,任誰都知道,藥罐子只是一個小小的打工仔,答案一定是……
  「好!無問題!你想打什麼?」
  這四個字便是……
(待續)
1回:藥房的女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