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藥罐子

        當年立志未曾忘,一報白袍榮與光。

        願將此身寄紙筆,守我家國天下泱!

    *網誌正在更新中,部分文章暫時可能未能顯示圖片,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小小藥罐子

詩號:東邪術,獨步走江湖。踏盡千山尋百草,仙丹靈藥在葫蘆,人間一樽壺。——《憶江南.無花譜》

一個小小的藥劑師,一個小小的用藥資訊平台。

溫馨提示:

這個用藥資訊平台,
目的在分享用藥知識,推廣藥物教育,希望用藥者能夠正確用藥,靈活用藥,促進用藥安全。

內容僅供
參考,絕對不能用作自行診斷、治療的依據。如果遇到相關的健康問題,請盡快諮詢相關的專業意見,避免延誤治療的良機

文章內容,部分涉及醫藥知識,可能會引起不安,在按下「觀看全文」前,敬請留意。

2017年7月31日 星期一

服藥兵法:圍師必闕

〈用藥真的需要留一條退路給自己〉

  在日常工作裡,藥罐子經常會遇到很多用藥者,拿著一包包的藥袋,不管是從醫院、診所,還是從其他藥房領回來的,前來問藥,然後,藥罐子便會跟這些用藥者一同認識一下這些藥物,例如適應症、服用方法、副作用、注意事項,希望用藥者能夠對這些藥物擁有進一步的認識,從而能夠正確服藥,靈活用藥。

 (From: Pixabay)
  對,在相當程度上,這便是藥物輔導的工作。
  藥罐子深信,只要不斷跟用藥者分享這些藥物知識,一點一滴,日積月累,假以時日,用藥者一定能夠慢慢累積相關的藥物知識,最後,一定會成為一個上乘的用藥者,從而能夠對症下藥,藥到病除。
  話說回來,藥罐子總是覺得,藥物輔導,說易不易,說難不難,諷刺的是,真正的難,不是用藥者不做資料搜集,反過來,而是用藥者做了太多資料搜集。
  其實,一些用藥者在搜集資料的過程裡,不論是什麼消息來源,不管是網絡、媒體,還是親友這些途徑,這些資訊,多多少少,同樣會在用藥者的心裡,埋下一些成見,從而往往可能會讓用藥者帶著幾分先入為主的心態,甚至形成一種根深柢固的觀念,看待自己的藥物。
  這樣子,如果藥罐子的說法跟用藥者的想法出現偏差的話,結果自然不似預期,這種期待的落差,除了未必能夠讓用藥者坦然接受這些正確的觀念外,還可能會換來用藥者的反感,從而產生抗拒,進而拒絕用藥,不是嗎?
  畢竟,相較灌輸一種觀念而言,糾正一種觀念,難度較大,力度較大,並不是一朝一夕便可以辦得到的事情。
  對,任誰都知道,相較染黑一張白紙而言,漂白一張黑紙,一定會較難。這是意料中事,沒有什麼好奇怪。
  誠然,用藥前,做好資料搜集,不但沒有錯,而且還是一件值得鼓勵的事情!說真的,不論是什麼途徑,自動自覺做功課,主動認識自己的藥物,絕對是一個負責任的用藥者,試想,如果不是關心自己的健康的話,你會上網、看書,做資料搜集嗎?
  常言道:「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姑且不論是否藥物教育,沒有人會否認,這是教育的最高境界!
  其實,做功課,自身沒有問題,理論上,資料愈多,認識愈深,治療便會愈佳,這是一件不爭的事實。
  問題是,真的要說的話,舉凡任何知識,只要不涉及自己的專業,在其他領域上,任何人都是一知半解的,不是嗎?
  在相當程度上,這些片面的知識、局部的見解,往往可能會導致用藥者未必能夠抱著開放的態度,客觀、虛心認識手上的藥物,從而滿腹狐疑,猶豫不決,心裡充滿不少問號,面對手上的藥物,心裡很難踏實,自然便不會放心服藥,在治療上,不知不覺,增添幾分難度。
  「凡說之難,在知所說之心,可以吾說當之。(《韓非子.說難》)」各位看倌,豈能不慎?
  其中,一些用藥者經常會問藥罐子這個問題:
  「藥罐子!我上過網、看過書,根據資料,治這種病,應該用這種藥,對吧?那麼,為什麼醫生不開給我呢?」
  唔……
  首先,真的要說的話,藥罐子固然不是開藥的醫生,自然不能、不該、不敢揣測醫生的用意,所以,實在不宜妄下判斷。
  但是,暫時姑且撇開其他因素不說,如果只是藥理的話,這個,倒是可以分享一下。
  《孫子兵法》在〈軍爭〉裡說:
  圍師必闕。
  杜牧在注釋裡,補充說:
  示以生路,令無必死之心,因而擊之。
  《百戰奇法》在〈圍戰〉裡說:
  凡圍戰之道,圍其四面,須開一角,以示生路,使敵戰不堅,則城可拔,軍可破。
  孫子認為,圍城的時候,主張圍三面、空一面,故意留一個缺口,目的在開示一條生路,讓對方往這個逃生門逃生,從而讓對方以為自己還有一條退路,沒有必死的鬥志、死戰的決心,從而不能決一死戰,減少狗急跳牆的反撲。
  同理,在用藥上,有時候,我們真的需要留一個缺口,準備一條後路,作為最後的殺著。
  這話怎麼解?
  其實,一般而言,在用藥上,藥物,往往可能會分為一線藥物、二線藥物兩種,簡單說,就是「首選」、「次選」。
  這是根據藥物的藥性、毒性,歸納、分類,然後,順序排列,針對實際的情況、症狀的變化,採取漸進式用藥,循序漸進,拾級而上,使用適當的藥物,治療適當的病症,有怎麼程度的症狀,便用怎麼等級的藥物,對症下藥。簡單說,就是「門當戶對」,竹門對竹門,木門對木門。
  對,強不代表好,好不需要強,殺雞焉用牛刀,一個人做到的事情,不需要兩個人一同做;左手做到的事情,不需要右手一齊做。同理,一線藥物能夠治到的病症,便不需要二線藥物一起治理。
  有時候,藥性過重,藥效過大,固然大材小用,同時未必是一件好事。
  這個情況,主要可以分為以下兩個:
一、增加副作用
  舉例說,外用的類固醇,在藥理上,根據收縮血管的能力(Vasoconstrictive Properties),大致可以分為七個級別,第一級為最強,如此類推,層層遞減,第七級為最弱,然後,在使用上,整合、歸納、簡化,劃分為四個級別:超強效(Super-high Potency)、強效(High Potency)、中效(Mid-Potency)、弱效(Mild Potency)
  各位看倌,看到這裡,可能會問:
  「不管是四級,還是七級,類固醇不就是類固醇嗎?為什麼還要刻意分門別類呢?」
  主要的原因,其中一個,是相較而言,類固醇的副作用較多、較大、較廣,使用不當,較容易會構成深遠的禍害,簡單說,就是「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當然,話是這樣說,無錯,但是,值得一提,類固醇還是有一定的藥用價值的,只要正確用藥,不但安全,而且有效。
  在副作用上,一般而言,主要跟類固醇的藥性、劑量、療程,構成正比關係。簡單說,藥性愈強,劑量愈高,療程愈長,副作用便會愈大。
  常見的副作用,主要是皮膚變薄、微血管擴張、粉刺、多毛症、胃或十二指腸潰瘍、骨質疏鬆、青光眼、白內障、生長遲滯、高血糖、高血脂。還有,因為類固醇會溶解脂肪組織,然後重新分佈在身體軀幹裡,所以,可能會出現月亮臉、水牛肩、青蛙肚這些症狀。
  這些副作用,歸納、綜合起來,稱為庫欣氏症候群(Cushing's Syndrome)
  所以,在用藥上,一般建議,根據不同的病症、部位,次序有先後,程度有深淺(葉紹鈞《以畫為喻》),使用不同級別的外用類固醇,適當、適時、適量用藥,目的在減少用藥者承受不必要的副作用,保障用藥安全。

二、減少藥效
  舉例說,抗生素,因為自身的穿透能力不同、作用原理不同,所以,殺滅菌種的功效,各有千秋,稱為「抗菌譜(Antibacterial Spectrum)」,一般而言,可以分為廣譜抗生素(Broad-spectrum Antibiotics)、窄譜抗生素(Narrow-spectrum Antibiotics)兩種。
  所以,抗生素,各有所長,各有所短,不同的抗生素,能夠殺滅不同的菌種,治療不同的感染。
  理論上,一般建議,根據不同的菌種、不同的感染,使用不同的抗生素,但是,大前提是在盡可能的情況下,盡量挑選第一線抗生素,作為首選,避免挑選第二線抗生素,甚至第三線抗生素,減少這些抗生素曝光的機會,留作備胎,減少這些抗生素出現抗藥性的風險,目的在讓這些抗生素作為最後的殺著,用來治療一些連第一線抗生素都無法治療的菌種。
  所謂「抗藥性」,簡單說,是指抗生素未能消滅體內所有的病原體。這些殘兵敗將,作為倖存者,便可能會透過基因突變,俗稱「變種」,進化成為頑強的菌種,建立防衛系統,進行反制措施,抗衡抗生素的影響,例如改變細胞壁的結構,妨礙抗生素繼續滲透,進入細菌菌體,破壞菌體的內部結構,或者自行研發解藥,直接分解抗生素,破壞抗生素的藥性,讓抗生素不能發揮正常的功能。
  簡單說,這些菌種,便能夠繞過抗生素,存活下來,然後,透過細胞分裂,不斷複製,進行繁殖,逐漸成為一種新的菌種,誘發抗藥性,從而抗衡抗生素的藥效,削弱抗生素的療效,甚至導致抗生素喪失功效,這樣子,自然便會削弱抗生素的藥效。

  最後,值得一提,在用兵上,「闕」的目的,還是「圍」,所以,「闕」是手段,「圍」是目的,簡單說,真正的用兵之道,其實是「闕不傷圍」。
  在用藥上,這就是說,如果情況開始失去控制的話,一線藥物固然已經不能有效控制情況,漸漸派不上用場,可能需要退下火線,還可能需要拾級而上,動用二線藥物,這時候,請不要因為擔心藥效、副作用這些問題,抗拒用藥,否則,只會得不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