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7日 星期四

新龍門藥房:藥房的女人(八)

【本故事內容有真有假,如有雷同,歡迎對號入座。】

三十二。

  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又是時候講拜拜。
  不知不覺,霞姐已經工作一個半月了。
  如果用三個字寫一個悲劇的話,這三個字便是……
  她辭職。
  對,她辭職。
  為什麼?
辛苦?
  不會嘛……相較其他藥房見習生而言,這份工,工時短、勞力少,應該會較舒服。
壓力大?
  不會嘛……相較其他售貨員而言,這份工既沒有功課,又沒有銷售目標,既不用「加班」,又不用「跑數」,應該會較輕鬆。
不開心?
  不會嘛……相較其他同事而言,眾當家既「敬老」,又「護花」,唔……真的要說的話,大家對待霞姐,或許真的沒有像對待其他妙齡少女般溫柔體貼、關懷備至,但是絕對畢恭畢敬。
  對,大家的年紀跟霞姐確實存在一定的差距,或許真的沒有什麼工作以外的共同話題,但是大家還是跟霞姐有說有笑,相處融洽,所以應該沒有什麼人事問題。
  當然,說真的,舉凡這些涉及主觀感受的感覺,每個人的觀念各有不同,簡單說,你覺得「舒服」不代表我覺得「舒服」,你覺得「輕鬆」不代表我覺得「輕鬆」,你覺得「開心」不代表我覺得「開心」,所以還是不宜想當然爾。
  最簡單、直接的方法,還是問一問當事人,一切自然便會水落石出。
  那麼,真正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唔……同理,如果用三個字寫一個理由的話,這三個字便是……
  不知道。
  對,這方法的大前提是對方願意說,如果對方不願意說的話,一切還是一個謎。
  當然,如果是藥罐子的話,問過一次,你不想說,我便不會再問,一來好奇心真的不大,二來你不想說,總有你的理由,應該予以尊重。
  就算是大當家,一樣沒有例外。
  根據小道消息,當霞姐在跟大當家請辭的時候,大當家只是抬一抬頭,望一望她,連問都沒有問,連留都沒有留,便爽快答應道:
  「哦,好,何時?」
  唔……這種說法的確像大當家的風格,既瀟灑,又灑脫。在大當家眼裡,或許緣來勿拒,緣去勿留,簡單說,就是「勉強沒幸福」。
  當然,大家雖然只是萍水相逢,但是人非草木,誰孰無情?
  綜觀眾當家,四當家還是不捨得霞姐,更加不捨得霞姐的……滷水雞翼,對,三不五時,霞姐總會帶著一些自家製的滷水雞翼回來請客,哄大家開心。
  所以或許是不捨得霞姐,或許是好奇心作崇,當霞姐跟大家宣佈辭職後,四當家便開始窮追猛打,誓要追尋背後的真相,但是霞姐只是三緘其口,拒絕交代原因,臨走前,只是說這句話:
  「以後記住自己照顧自己,有緣的話,再見。」
  這樣子,霞姐便轉身離開藥房。
  當時,沒有人知道這是一個傷心的背影,裡面埋藏著一個悲傷的故事。
  兩天後。
  一名四十四歲女子在住所裡燒炭自殺,送院搶救,證實不治。
  根據報道,這個女子早年喪夫,舉目無親,一個人身兼數職,獨力撫養兩人的遺腹子。一直以來,兩母子相依為命,直至大約一個半月前,因為學業問題,這個二十歲的兒子在自己住所的大廈天台跳樓自殺身亡。
  這樣子,這個女子痛失唯一的至親,走不出喪子之痛的陰霾,頓感生無可戀,便決定捨命陪兒子,毅然踏上自絕之路。
  這兩宗自殺事故成為時事新聞,兩母子,一先一後,雙雙共赴黃泉路,上演一齣社會悲劇。
  同時,報紙還刊登了這對母子的近照。
  這個母親便是霞姐。
  這個兒子,一張尖尖的臉蛋,烏黑的短髮,雪白的肌膚,劍眉星眼,高鼻薄唇,一臉稚氣,感覺上,儼如一個文質彬彬的書生。
  咦?慢著……這個兒子,很面善?
  藥罐子便跟四當家揮一揮手,示意四當家過來,並且高聲嚷道:
  「四當家,你過一過來,脫一脫眼鏡,覺不覺得自己好像這個男生?」
  初初四當家脫下眼鏡後,真的不以為意,後來對著這份報紙,盯著這張近照,同時照一照鏡子,看著看著,便一臉愣然,吞吞吐吐道:
  「見鬼了……你不說還好,你一說,又真的好像有幾分相似……」
  難怪霞姐這麼疼四當家,原來可能是這個原因。
  然後藥罐子便沉思道:
  「慢著……霞姐的兒子一個半月前自殺,她不就是差不多這段時間前來藥房幫忙嗎?事情會不會太巧合?」
  這時候,一個異想天開的想法突然在藥罐子的腦海裡閃過。
  「其實,一個半月前,霞姐可能已經萌生自殺的念頭,只是湊巧在這裡遇到你,覺得你很像她的兒子,便將這份愛子之情投射在你的身上,彌補當時的喪子之痛,後來相處久了,或許終於清醒過來,知道你始終不是他,便仍然選擇踏上這條不歸路……」
  當然,這只是個人推測,無憑無據,一切還是空談。同時,是真是假,恐怕已經不重要了……
  在人生這條路上,總會遇到很多人,問題是,真正能夠陪你走到最後,又有多少人?
  所以請珍惜這些願意留下來的人。
(完)
1回:藥房的女人(一)
2回:藥房的女人(二)
3回:藥房的女人(三)
4回:藥房的女人(四)
第5回:藥房的女人(五)
6回:藥房的女人(六)
7回:藥房的女人(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