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新龍門藥房:佛山水貨客(二)

【本故事內容有真有假,如有雷同,歡迎對號入座。】

三十四。

  哦,四當家原來只是剛剛看到關於水貨客的新聞報導,突然有感而發而已。
  其實,根據個人觀察,不論有沒有自由行,不管是一簽多行,還是一周一行,跟其他藥房不同,我們這間藥房就是沾不到半點光。
  為什麼?
  唔……藥罐子想,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地理問題嘛?
  在地理上,龍門藥房一直位於巴蜀之地,雖然算不上是不毛之地,但是不見得是天府之國,在地形上,跟漢中一樣,同是一塊易守難攻的兵家必爭之地,只是兵家必爭之地不一定是商家必爭之地,易守難攻,說白點,便是「難進難出」,外面的人固然難以進來,同時代表裡面的人一樣難以出去,實際上,這裡往往需要依賴一條隧道做棧道,出入往來,交通十分不便。
  總之,一言以蔽之,便是窮鄉僻壤。
  當然,就算是古代,萬一燒掉這條棧道,尚且還有「陳倉」這條秘道做緊急出口,用作逃生通道,何況是現代?對,除了隧道外,這個世界還有一種交通工具,稱為「地鐵」,地上走不到的路,便在地下走,所以還是可以解決交通不便的問題。
  問題是,就算有地鐵,不方便是不方便,除非是隨意門,否則這是鐵一般的事實。就算是其他地區的本地居民,尚且未必會跨區購物,何況是水貨客?
  同時,論位置,龍門藥房一來不是購物區,店鋪林立,貨品齊全,例如旺角,方便找水貨,二來不是邊境地區,連接中港兩地,出入方便,例如上水,方便走水貨,這就是說,如果沒有其他原因的話,真的很難想像一個水貨客會刻意前來這裡辦貨。
  畢竟,這些水貨客的真正身分不是旅客,而是商人。商人重利輕別離(白居易《琵琶行》),做生意的大原則當然是「合於利而動,不合於利而止(《孫子兵法.火攻》)」,真正的著眼點自然是有沒有利可圖、有沒有錢可賺,殺頭生意有人幹,賠本生意沒人做。不是嗎?
  對於這些經常需要往返內地的水貨客而言,時間固然是看不到的金錢,車資更加是看得到的金錢,在這個鳥不生蛋、狗不拉屎的偏遠地區辦貨,既不方便,又不划算,未必符合成本效益,所以龍門藥房自然便不會是水貨客的首選。
  不管是不能,還是不為,龍門藥房主要是做街坊生意為主,服務這一帶的市民。
  曾幾何時,嬰兒奶粉愈賣愈缺,愈鬧愈慌,各區紛紛出現搶購潮,逐漸浮現奶粉荒,藥房確實曾經遇到一些水貨客,因為在旺角、上水這些中原地區搶不到奶粉,便轉移陣地,一路向西,不斷西進,逐漸移往這種偏遠地區,搜索這一帶的藥房,逐一「敲門」,搶購這些嬰兒奶粉。這時候,龍門藥房算是沾到一點光,這點倒是真的。
  問題是,你想買是一回事,人家想不想賣卻是另一回事,人家能不能賣更加是另一回事。
  這話怎麼解?
  說真的,嬰兒奶粉是日用品,不是奢侈品,除了水貨客外,還有本地客,對,所謂「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論語.學而》)」你們穿州過省,排除萬難,千里迢迢前來這裡作客,全心全意,出錢出力,支持本地零售業,身為主人家,的確需要盡一點好客之道,好好招待你們。
  遺憾的是,就算我們真的很想跟奶粉供應商取貨,往往不見得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像嬰兒奶粉這種暢銷貨,藥房固然不愁銷路,想賣給誰便賣給誰,只是奶粉供應商更加不愁銷路,更加想賣給誰便賣給誰,簡單說,便是「我求他,不是他求我。」所以除了採用「配給」這種供貨制度外,絕大部分的奶粉供應商大多還會採用「貨到付款」這個付款方法,俗稱「C. O. D. 」,即「Cash On Delivery」的簡稱,不能賖數,簡單說,便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其實,不論是什麼,購物付款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本來沒有什麼問題。真正的問題是,一罐奶粉動輒幾百元;一箱奶粉動輒幾千元,單是嬰兒奶粉,一間藥房往往需要大量流動資金存入這些不同牌子、不同階段的奶粉,所以一些小本經營的藥房未必擁有充裕的流動現金,買得起這麼多奶粉,實在難以一盡地主之誼,妥善照顧這些本土以外的水貨客。
  所以,其他藥房,藥罐子不敢說,但是就算是這段時間,平心而論,龍門藥房只是旺丁不旺財而已。
  當然,理論上,人流多了,生意自然應該好了,這點無錯,但是還有一個關鍵的問題,便是……
(待續)
1回:佛山水貨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