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9日 星期二

新龍門藥房:佛山水貨客(三)

【本故事內容有真有假,如有雷同,歡迎對號入座。】

三十五。

  這時候,大當家跟四當家隔著一段大約兩米的距離。
  大當家聽到四當家這番話後,便微微側過頭來,故意提高音量,高聲嚷道:
  「唉呀!我們這間藥房這麼隔涉,怎會有水貨客主動過來走水貨?……哼!幸好業主自己知自己事,知道自己這個鋪位值多少租金,不然的話,業主經常聽著這些新聞,突然心紅,瘋狂加租,這下子,辛辛苦苦賺回來的錢,還真的不夠交租!」
  隨後,大當家還話重心長,皺眉歎氣道:
  「唉……說來說去,我們最後還不是幫業主打工……市道好,業主只會加租;市道差,業主頂多不加租,不見得會減租,無論如何,最後的贏家始終是業主……所以你們有錢,記得買樓、買鋪,千萬不要開藥房,到時候,翹起雙手,抖抖腳,等著收租,多舒服。」
  對,大前提是「有錢」,沒有錢,如何錢滾錢?所以五行欠金,說什麼都是空話。唉……愈有錢,自然便會愈有能力賺更多的錢,富者愈富,貧者愈貧,便是這個道理。
  大當家吐過苦水後,便將頭側回去,繼續筆直站立,靜靜凝望著外面的天空。這時候,溫暖的陽光曬在大當家的身上,卻顯出一個愁雲慘霧的影子,總是跟外面風和日麗的天氣產生一種違和感。
  這時候,藥房還是十分清閒,大家便各自各精彩,自行打發一下時間。其中,四當家拿著一塊淺藍色的正方形毛巾,擦拭藥房裡面的玻璃櫃枱,三當家走到藥房後面的貨倉「執倉」,藥罐子便返回配藥室裡,繼續處理一些文書工作。
  鴉雀無聲。
  十五分鐘後,耳邊便傳來行李箱經過的「喼」、「喼」聲。
  藥房迎來了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一張瘦瘦長長的臉龐,一頭烏烏黑黑的直髮,扎著馬尾,小麥色的皮膚,扁平的鼻子,厚厚的嘴唇,流水般的歲月,冷酷無情的在她的臉上印下了一點點大小不一的雀斑,同時在手心上磨出了幾個厚厚的老繭,矮小身材,身高大約一米六,操一口流利的粵語,身穿一件深紅色的短袖T恤、一條藍色的牛仔褲,腳蹬一對白色的運動鞋,揹著一個黑色的背囊,右手正在拖著一個閃紫色的28吋硬殼行李箱,慢慢踱步前來藥房。
  這是一張熟悉的臉孔。
  這個女人,甫進藥房後,如同對待家人一樣,親切跟大當家揮一揮左手,連聲說「早晨!早晨!」隨後便拖著這個行李箱,一步一步,慢慢步進藥房,如同返回自己家裡一樣,自出自入,無拘無束,絕對有一種「賓至如歸」的感覺。
  然後配藥室的門口便傳來一陣陣「咯」、「咯」的敲門聲。
  接著便是這個女人的聲音。
  「早晨!」
  這個女人便是……
(待續)
1回:佛山水貨客(一)
2回:佛山水貨客(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