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31日 星期四

新龍門藥房:佛山水貨客(四)

【本故事內容有真有假,如有雷同,歡迎對號入座。】

三十六。

  藥罐子聽到敲門聲後,便側首對著這個女人道:
  「咦?今天這麼早?楊紅。」
  對,這個女人是楊紅,今年四十二歲,來自佛山,正職是一間雜貨店的店主,至於副業……應該算是水貨客吧?
  其實,真的要說的話,這不是副業,應該是公幹,這樣說應該會較貼切一點。
  話說回來,既然藥房能夠這麼肆無忌憚的響這個女人的全朵,那麼,不用問,這個女人一定是熟得不能再熟的熟客。
同時,姑且撇開楊紅是否內地人,單是這個姓名,藥罐子倒是產生幾分共鳴感。因為現在香港已經沒有多少人的姓名只是兩個字,撇開複姓不說,人們的姓名大多是三個字,只有藥罐子的姓名只有兩個字而已。
當然,樂觀一點,兩個字有兩個字的優點,至少因為只有兩個字,反而可以減少同名同姓的機會,俗稱「撞名」,算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名字。
  首先介紹一下楊紅:
  楊紅住在佛山「楊家村」這條村裡,並在這裡開了一間雜貨店,主要售賣一些日用品,如同一條村的士多一樣,服務這條村的村民。
  有時候,不管是年紀不方便,還是交通不方便,不管是不能,還是不為,總之,這裡的村民就是不想、不會、不能親自前往香港買東西,便會拜託楊紅幫忙帶貨,這樣子,楊紅便成為一名水貨客,平均每兩星期前來香港一次辦貨。
  平心而論,跟其他水貨客不同,同是走水貨,楊紅絕對不會瘋狂搶購嬰兒奶粉,往往只是「一罐起,兩罐止」,就算沒有奶粉限購令,俗稱「限奶令」,藥房就是從來沒有看過她購買超過六罐奶粉,包括成人奶粉,據說一來香港沒有倉,沒有地方,存不了這麼多奶粉,二來自己沒有人,沒有力氣,搬不動這麼多奶粉,所以就算有「限奶令」,實際的影響還是不大。
  當然,不走奶粉不代表不走其他東西,更加不代表不走藥房以外的東西。
  至於到底是什麼東西?
  唔……基本上,你想得到的東西,便可能會是其中之一……智能手機、名牌手袋、藥品、保健品、化妝品、日用品、食品,應有盡有,應帶盡帶。
  還記得,有次楊紅買了四盒安全套,準備放進行李箱,這時候,四當家剛巧看到這個畫面,便立刻笑不攏嘴,取笑道:
  「嗄?原來內地人都會叫妳帶安全套回去嗎?還是妳自己用?」
  聽罷,楊紅便立刻臉紅耳赤,露出一副尷尬的表情,睜大雙眼,高聲解釋道:
  「啋,啋,啋,大吉利是……這是幫人家買的,我都這種年紀了,還會做這回事嗎?」
  當然這只是她的片面之詞,至於是真是假,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話說回來,楊紅為什麼會刻意山長水遠,大老遠前來這間藥房辦貨,最後還成為我們的忠實顧客呢?
  這個,便要回到兩年前……
(待續)
1回:佛山水貨客(一)
2回:佛山水貨客(二)
3回:佛山水貨客(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