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9日 星期三

新龍門藥房:藥房的女人(六)

【本故事內容有真有假,如有雷同,歡迎對號入座。】

三十。

  此話一出,群臣反對。
  二當家率先犯顏直諌,不,不,不,只是開玩笑道:
  「大當家,藥房現在不是請『𡃁仔』嗎?怎麼會變成請『師奶』?」
  對啊!差點兒忘記補充一點:
  「𡃁仔」是行內術語,其實就是指「藥房見習生」。
  這時候,藥罐子隨即便緊接著二當家的話,自問很幽默道:
  「唔……那麼,我們是否應該稱呼她做『𡃁模』?」
  很冷,對吧……
  就算是平時沉默寡言的三當家,最後還是按捺不住,終於打破沉默,發言表態,忍不住問:
  「大當家……你不是打算叫她搬貨嗎?」
  其中,四當家的反應最大,語氣最兇,說了一句髒話,便立刻附和三當家,高聲罵道:
  「嗄?叫她搬?最後還不是我搬,這有什麼分別?這不是請了等於沒請!」
  奈何大當家主意已決,眾當家不必多言,仍然獨排眾議,只是淡淡交代眾當家道:
  「總之,十五號的時候,你們夾一夾吧!」
  話說回來,大家在藥房買東西的時候,不難發現,藥房的職員大多是男人,雖然不能否認,偶爾還是會發現女人,但是這些女人的真正身分,不是老闆娘,便是推廣員,當然還有一個,便是藥劑師。
  這也難怪,藥房畢竟是一份需要從事體力勞動的工作,這是鐵一般的事實,所以真的很難想像一個女人會應徵這份工作。何況就算有女人,身為男人,不論是什麼原因,不管是維持紳士的風度,還是捍衛男人的尊嚴,就算不是大男人主義,總不好意思要一個女人搬貨吧?
  這就是說,這些工作未必是女人做不來,只是男人不想女人做。所以別誤會,這絕對不是性別歧視,更加不是貶低女性。
  當然,其他藥房,藥罐子不知道,但是這間藥房至少便是這個情況。唉……所以如果藥罐子是女生的話,他們便不會這樣肆無忌憚,動輒對藥罐子呼呼喝喝、指指點點,左一句問候,右一句髒話,唉……世事就是這樣不公平……當然,樂觀一點,只有當你是朋友,說話才會這麼直接、直率,既不用轉彎抹角,又不用虛情假意,簡單說,就是一個字:真。
  所以如果問藥罐子的話,真性情遠較假道學來的舒服,不是嗎?
  終於,到了十五號。
(待續)
1回:藥房的女人(一)
2回:藥房的女人(二)
3回:藥房的女人(三)
4回:藥房的女人(四)
第5回:藥房的女人(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