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日 星期五

【開學日】2017.一封給藥劑系新生的信


   今天是開學日,亦是大家決心成為藥劑師的第一天。
  歡迎大家投身藥劑業這個大家庭。
  首先請容許藥罐子在這裡跟大家表達一份由衷的敬意。說真的,其他地方,藥罐子倒是不敢說,但是在香港,藥劑師本來便已經是一條崎嶇的路,近年來,這行業還在面對一場前所未有的挑戰,既缺天時(醫藥未分家),又欠地利(供需不平衡),艱難險阻,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連占都不用占,這顯然就是一支〈坎〉卦!
  不過,就算是這樣,大家還是義無反顧,甘心踏這條路,蹚這渾水,單是這份勇氣,不是已經讓人佩服嗎?
  讀這個系前,藥罐子相信大家應該已經有所覺悟,對吧?
  說真的,不管是「金飯碗」,還是「鐵飯碗」,如果目標只是純粹為了前途的話,大家貴為天之驕子,奪得驕人的成績,本來擁有非常優越的條件選擇讀其他系,走其他路,將來做一份高尚職業、謀一份高薪厚職,根本不是一件難事。
  簡單說,說到名、利、權,其實還有其他較理想的選項,恐怕連輪都還沒有輪到藥劑系。
  就算只是為了找一份穩定工作,但求兩餐溫飽,同樣還有其他更理想的「神科」,任君選擇。
  由是觀之,藥罐子深信大家是帶著一股就算用錢都買不到的熱誠前來這個學系,將來希望大家能夠繼續帶著這股熱誠走出大學,簡單說,便是「毋忘初衷」。
  至於僧多粥少的問題能不能在五年內解決即大家完成四年大學加一年實習,正式註冊執業,從此便不用擔心就業的問題。唔……時間將會是最好的答案。
  面對這場史無前例的嚴冬,請恕藥罐子人微言輕,唯一有能力做的,只有衷心祝大家好運,祈求大家能夠學以致用,最後成為一個真正的藥劑師,實踐自己今天的初衷。


  江山雖美夢難綿,
  半璧煙沙半遮天,
  願有明月驅長夜,
  未知那刻是何年?《破曉》

  奈何,「明月幾時有(蘇軾《水調歌頭》)」,唯有「把酒問青天(蘇軾《水調歌頭》)」……
  話雖如此,漫漫長夜,藥罐子還是憧憬破曉的一天。
   對,這就是這首詩的真正意思。
  最後,無論如何,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馬太福音》第634節),暫時便不要想這個問題,橫豎都是五年後的事情。現在還是好好享受這四年的大學生活吧!
  畢竟,人生最美好的時光應該是大學生活,希望大家能夠在這裡留下一段美好的回憶,無悔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