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2日 星期二

新龍門藥房:佛山水貨客(七)

【本故事內容有真有假,如有雷同,歡迎對號入座。】

三十九。

  其實楊紅一直有一位姪女,今年二十三歲,青春少艾,尚未拍拖,現在正在上海一間銀行工作。說真的,在香港,這種年紀頂多只會稱為「港女」,還真的不會稱為「盛女」、「剩女」,反過來,要是這種年紀結婚,還可能會稱為「早婚」,更加可能會讓人懷疑這到底是否「奉子成婚」,但是不說不知道,在楊家村裡,這原來已經是談婚論嫁的年紀,就算是二十五歲結婚,同樣算是「遲婚」。
  大家便好奇問楊紅的姪女為什麼不談戀愛。
  據楊紅透露,這位姪女的答案來得簡單、直接:「遇不上!」至於這是否她的真正心聲,世上恐怕只有她自己曉得了。


  當然,時代進步了,社會文明了,現在沒有盲婚啞嫁,就算女兒遲遲未嫁,父母還是不能搬出「父母之言,媒妁之言」這句話逼婚,自己挑女婿,擅自決定女兒的婚姻,但是所謂「皇帝不急太監急」,父母難免會開始著急,便不斷「關心」女兒,催促女兒早日覓得如意郎君,自己早日覓得乘龍快婿,盡快將女兒嫁出去,了卻一件心頭事。
  於是楊紅便利用「水貨客」這個身分,掩飾「媒人」這個真正身分,藉著工作便利,奉命前來香港執行這個秘密任務,物色適合的姪女婿人選。
  這樣子,挑著挑著,便挑到三當家了。
  三當家聽到這番話後,雙眼立刻迴避楊紅的目光,隨後便顧左右而言他,朝配藥室裡面指著藥罐子,推搪道:
  「唉呀……你找藥罐子……我自己知自己事……怎能高攀妳這位姪女呢?」
  說到這裡,藥罐子當然豎起耳朵收音,洗耳恭聽。
  沒想到,楊紅便直接開口道:
  「沒有……我給她看過樂仔的大頭照(不用問,一定是偷拍……),她嫌樂仔的樣貌太醜,看不上眼,反倒是你,她說可以見一見面。」
  佛山人說話真的夠坦白,當下立刻傷透藥罐子的心……
  當然,傷心歸傷心,為了兄弟的幸福著想,藥罐子便好言相勸,極力鼓勵三當家相親。
  「唉呀!三當家,見個面又有什麼所謂?就算見不成,你又沒有什麼損失!」
  三當家便輕輕答道:
  「唉呀!有些事情,你不明白的……
  說著說著,楊紅便將自己帶過來的行李箱,寄放在藥房裡面,自己便揹著背囊,準備外出辦貨,對,無錯,楊紅根本已經將龍門藥房視為自己在香港的第二個家,只是沒有留宿服務而已。
  這時候,三當家便喊停楊紅,吩咐道:
  「喂!楊紅,妳出去辦貨的時候,待會兒可否幫我到街市這邊的成都燒臘店買一盒叉雞飯回來?」
  有時候,一些食肆實在太遠,既沒時間,又不方便,適逢楊紅外出辦貨,當家們便可能會把握這個難得的機會,請楊紅做一做跑腿,順道幫忙買外賣回來。
  對,在這間藥房裡面,除了帶貨外,水貨客還會跟香港人買外賣。
  趁著楊紅外出,三當家便悄悄跟藥罐子說……
(待續)
1回:佛山水貨客(一) 
2回:佛山水貨客(二) 
3回:佛山水貨客(三) 
4回:佛山水貨客(四) 
5回:佛山水貨客(五) 
6回:佛山水貨客(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