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4日 星期四

新龍門藥房:佛山水貨客(八)

【本故事內容有真有假,如有雷同,歡迎對號入座。】

四十。

  「唉……跟內地人拍拖,我始終有點怕……
  「嗄?怕?有什麼好怕?」
  「我聽說內地的女人很貪錢……
  「唔……我不知道內地人貪不貪錢,我只知道內地人非常有錢!看!就算香港政府近年開始不斷跟他們出辣招、徵重稅,還是不能遏止他們湧進香港買樓買舖,不,不,不,應該是掃樓掃舖,變相不斷推高樓價、舖租……奈何人工偏偏就是遠遠追不上樓價,你說我們這些年輕人如何上車?
  可惜大當家不在視線範圍內,不然的話,藥罐子一定會故意提高音量,趁機旁敲側擊,提醒大當家是時候作出薪酬調整。
  說真的,面對這些內地投資者,藥罐子一直抱著這個疑問:
  「錢從何來?」


  說歸說,還是請容許藥罐子在這裡說一句公道話:
  貪是人的本性,不限男女,不分國籍,就算是香港人,還是一樣有人貪慕虛榮,不是嗎?
  不過,如果三當家所說的「內地人」是指楊紅的話,那麼,就算不貪錢,這個「內地人」還是一樣貪小便宜。
  對!楊紅總是喜歡貪小便宜,經常問眾當家有沒有贈品、試用品,讓自己可以帶回佛山的雜貨店,做贈品,送給顧客,或者做貨品,賣給顧客。
  有一次,楊紅剛剛瞄到配藥室的辦公桌上有一盒已經開封的消炎止痛貼,如同老鼠看到芝士一樣,雙目發光,只是差口水沒有流出來,便不斷追問藥罐子:
  「這是誰的?這是誰的?」
  「有沒有人的?有沒有人的?」
  唉……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聽罷,藥罐子便勉為其難答道:
  「哦……大當家剛剛覺得背脊有點痠痛,便在貨架上拆了一盒出來,然後拿了一張出來。其餘的便放在這裡。」
  果然不出所料,楊紅便立刻跑出去找大當家,回來後,便如同小孩討到玩具一樣,手舞足蹈,高高興興道:
  「天哥說這盒止痛貼拆了出來,很難賣出去,便叫我想拿便拿回去。」
  真是的……一個典型的師奶心態……
  話說回來,三當家便突然有點感觸,情緒開始有點激動,繼續道:
  「再說,我聽聞很多內地女人主動找香港男人結婚,根本只是為了一張香港身分證。萬一她們只是利用我的話,怎麼辦?再說……」
藥罐子不禁追問:
「什麼?」
三當家只是淡淡答道:
「沒什麼……」
三當家欲言又止,的確有點吊胃口。但是既然他不想說,那麼,背後一定有他的理由,加上藥罐子自問自己的好奇心還不算大,所以便沒有追問下去。
  沒想到,平時沉默寡言的三當家,面對感情事,還是會有真情流露的一面。
  接著三當家便懷疑道:
  「再說,一個銀行小姐怎會看得上我們這些藥房仔呢?」
(待續)
1回:佛山水貨客(一) 
2回:佛山水貨客(二) 
3回:佛山水貨客(三) 
4回:佛山水貨客(四) 
5回:佛山水貨客(五) 
6回:佛山水貨客(六)  
7回:佛山水貨客(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