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新龍門藥房:佛山水貨客(九)

【本故事內容有真有假,如有雷同,歡迎對號入座。】

四十一。

  「嗄?」
  這一刻,面對三當家的真性情,氣氛突然變得沉重,整個配藥室彌漫著一股看不到的負能量。
  哦!原來三當家只是擔心自己配不上人家而已。
  於是藥罐子便嘗試開口緩和一下鬱悶的氣氛,同時疏導一下負面的情緒,幽默道:
  「嗱!真心喜歡一個人,根本不會在乎這個人的身分、地位,何況是職業?再說……噯!現在做藥房很失禮嗎?至少她有病,有你……配藥吧!看!有你這個藥房仔照顧她,她還需要看醫生嗎?……如果不需要病假紙的話……
  說到這裡,笑容雖然有點勉強,但是三當家的臉上總算隱約出現一些歡顏。
接著藥罐子便繼續安慰三當家道:
  「還有,誰說我們這些藥房仔找不到女朋友?看!大當家不就是一個例子嗎?」
  這時候,三當家便突然臉色一沉,喃喃自語道:
  「對……說真的,我真的好羨慕他,愛情事業兩得意,還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女朋友……」  
  接著三當家便露出憂傷的眼神,自怨自艾道:
  「唉……情情愛愛就是這回事,你喜歡人家?人家不一定喜歡你。就算你對人家死心塌地,最後還是打動不到人家半點芳心。」
  藥罐子不禁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說錯話。
  對,過往,說到「中港婚姻」,總會讓人聯想到一幅「老夫少妻」的畫面,一個北上,一個南下,一個求偶,一個求財,將這段婚姻說成一場買賣,讓這段愛情蒙上一層利益。
  因為雙方本來便是帶著不同的目的成就這段關係,不同的動機,自然換來不同的期望,最後便會產生一種期待的落差,雙方愈走愈遠,自然便會觸發婚姻危機,從而萌生離婚的念頭。
  當然,情變事小,情殺事大。
  說真的,姑且撇開「中港婚姻」不說,舉凡所有井淺河深的「高低配」,總會讓人產生「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聯想。這是意料中事,沒有什麼好奇怪。
  不過藥罐子真正想說的是,難道「門當戶對」便一定可以白頭到老嗎?
  其實,自從人類出現「婚姻」這回事後,愛情便開始已經愈來愈複雜。
  常言道:「戀愛是兩個人的事,結婚卻是兩家人的事。」政治婚姻不就是一個好例子嗎?
  畢竟,在文明社會裡,人類除了擁有「性」的本能外,還有「剪不斷,理還亂(李煜《相見歡》)」的權利與義務。
  有時候,就算不是婚姻,每事每物,多多少少,總是帶著一點「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老子.五十八章》)」的味道。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福與禍,如同一扇門的兩個面,就算是當事人自己,沒有人真的能夠百分百肯定一對新人到底能不能「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所以挑對象永遠只有後見之明。同時婚姻總是往往需要經歷一段漫長的時間,不斷經過臨床實證,才能作出結案陳詞,裁定自己當初到底有沒有挑對對象。
  這是一種必然存在的缺陷。
  所以面對愛情,固然不能太隨便,同時不必太挑剔,一切隨緣,便是了。
  畢竟人不是完美的,情人是人,當然不完美;既然真愛就是包容對方所有缺點,那麼,只要你接受得到這些缺點,甚至反守為攻,逐一糾正對方這些缺點,一樣可以成就一段美好的婚姻。
  愛情會讓人成長。
  奈何面對楊紅這把「大葵扇」,三當家還是選擇婉拒對方的好意,拒絕跟她的姪女相親。
  不過,這是好事,還是壞事,誰知道呢?
(待續)
1回:佛山水貨客(一) 
2回:佛山水貨客(二) 
3回:佛山水貨客(三) 
4回:佛山水貨客(四) 
5回:佛山水貨客(五) 
6回:佛山水貨客(六)
7回:佛山水貨客(七
8回:佛山水貨客(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