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8日 星期四

新龍門藥房:佛山水貨客(十二)

【本故事內容有真有假,如有雷同,歡迎對號入座。】

四十四。

  休息室內,對坐著一對男女,女的含情脈脈,垂涎三尺,如同一隻飢餓的狼,男的低頭不語,只顧吃飯,如同一隻吃草的羊,單是這個畫面,人家真的可能會誤以為這是一場約會。
  如果不知道雙方年齡的話……
  楊紅便爽快答道:
  「唉……我都想……那麼,你有沒有四、五十歲的單身男人可以介紹過來?就算是離過婚、有子女都可以。」
  實不相瞞,楊紅其實是一個單親媽媽,二十二歲結婚,二十四歲產子,二十六歲離婚,至於詳細的原因,這始終是別人的家事,還是不便多問,實際上,關於這段不愉快的婚姻,她只是輕描淡寫說道:
  「當年自己太年輕,沒有看清楚這個男人……當年父母其實不喜歡這個男人,一直不贊成這頭親事,我偏偏沒有聽父母的話,結果……
  雖然婚姻失敗,不過楊紅還是憧憬愛情的,自從兒子長大成人後,楊紅便一直渴望擁有第二春,偶爾會問一問我們這裡有沒有一些「筍盤」,例如親戚、朋友、顧客。
  當然楊紅知道自己雖然不是人老珠黃,但是已經年屆不惑,況且自己還有一個兒子,加上自己需要經常往來中、港兩地走水貨,自問實在很難找到一個適合的對象,所以聽她的語氣,根本可能只是嘴巴說說罷了,並不是真的這麼認真。
  然後楊紅便催促三當家道:
  「不要說我,快點說,你什麼時候有空?我叫我姪女過來跟你見一見面,只要你看到她……我敢保證就算連和尚都要還俗……
 

  看來三當家已經逼的喘不過氣來,便繼續轉移視線,岔開話題道:
  「楊紅!楊紅!其實你自己在佛山有間雜貨店,好端端的,為什麼還要走水貨?自己經常舟車勞頓,你不覺得辛苦嗎?」
  對,楊紅曾經說過,如果乘車的話,穿梭香港、佛山兩地,車程大約四小時,這就是說,走一趟水貨,一來一回,便是八小時,佔了一天三分之一的時間。
  楊紅一般會乘坐七時二十分這班車前來香港,然後乘坐下午六時半這班車返回佛山,這樣子,一天有三分之一的時間便要坐在車上,顛顛簸簸,不可謂不辛苦。
  聽罷,楊紅便面有難色的答道:
  「唉……一間雜貨店賺不到多少錢……始終需要走一些水貨,幫補一下生意……
  但是楊紅經常自稱只是一個小女人,這樣走水貨真的很辛苦,所以一直堅持只是每兩星期前來香港辦一次貨,不會太頻密。
  然後三當家便乘勝追擊,繼續問:
  「不是嘛!你們兩母子年年太公分豬肉,太公每年派廿萬,應該不錯嘛?還需要走水貨?」
(待續)
1回:佛山水貨客(一)                第9回:佛山水貨客(九) 
2回:佛山水貨客(二)                   第10回:佛山水貨客(十) 
3回:佛山水貨客(三)                第11回:佛山水貨客(十一) 
4回:佛山水貨客(四) 
5回:佛山水貨客(五) 
6回:佛山水貨客(六) 
7回:佛山水貨客(七 
 第8回:佛山水貨客(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