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6日 星期三

新龍門藥房:佛山水貨客(六)

【本故事內容有真有假,如有雷同,歡迎對號入座。】

三十八。

  話說回來,藥罐子跟楊紅打過招呼後,楊紅便探頭好奇問:
  「樂仔!我剛剛進來的時候,只是見到天哥,其他人呢?」
  聽罷,藥罐子便一邊探頭望一望店面,一邊步往配藥室門口,站在門口答道:
  「哦……二當家今天放假,三當家應該在貨倉執貨,至於四當家剛剛還在外面,你看不到他嗎?唔……可能是湊巧有事外出吧?」
然後楊紅便繼續追問:
「咦?那麼,霞姐呢?這個時間,她應該在藥房吧?」
對,這段時間,楊紅一直在佛山,所以還不知道霞姐燒炭自殺的消息……
說真的,在這間藥房裡,楊紅跟霞姐最要好,這也難怪,霞姐曾經是龍門藥房唯一一個女人,加上兩人年紀相近,話題自然多,衣、食、住、行,無所不談。所以每次楊紅總是拉著霞姐聊天。
這時候,藥罐子便告訴楊紅霞姐自殺的消息。
言罷,楊紅便睜大眼睛,露出一副驚訝的表情,隨後立刻用左手掩著嘴,連忙問「嗄?到底發生什麼事?」接著便換來一臉愕然,不斷問「為什麼會這樣?」問著問著,藥罐子便透過電腦搜尋相關的報導,輔助解釋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聽著聽著,楊紅顯然有點傷感,但是傷感歸傷感,楊紅還是繼續做自己的工作。
  這樣子,楊紅便繼續深入藥房重地,如同工作人員一樣,連問「我可不可以進入貨倉?」這種基本的禮貌都懶得問,便大剌剌的越過「閒人免進」的告示牌,既不顧忌,又不客氣,直接走到貨倉門口,用力敲一敲門,往裡面高聲喊道:
  「言少,在不在?」
  對吧!忘記介紹一下:
  楊紅口中所說的「言少」,就是指三當家。
  為什麼?
  其實,三當家的全名是畢言笑,因為諧音的關係,說著說著,大家便刻意將「言笑」說成「言少」,便用服侍少爺的口吻稱呼三當家。
  如是者,楊紅總共重複喊了三遍。
  然後貨倉裡面便傳來一陣陣清脆響亮的聲音。
  「來了!來了!」
  這時候,三當家已經赤裸上身,滿頭大汗,沾濕頭髮、額頭,前額滲出細小的汗珠,幾條汗水流下來,一直流到臉頰,汗流浹背,上身濕透,汗水不斷滲出來,滴落在六塊腹肌表面,顯的更加玲瓏剔透,更加吸睛,這樣子,一副魁梧奇偉的身材便在楊紅的眼前表露無遺,相當誘惑。
  但是楊紅已經是大當家的頭號粉絲,加上奇貨可居,楊紅辦了這麼多年貨,一早已經看出三當家的潛在價值,所以顯然對三當家絲毫不感興趣。
  三當家出來後,楊紅便從這個隨行的行李箱裡面拿出一封包裹出來,上面寫著一個內地住址,看來裡面應該是一盒長方形的東西,大小如同一個鞋盒,雙手交給三當家,然後攤開右手,喊出一個字:
  「錢?」
  聽罷,三當家便從右邊的褲袋裡面,摸出一個棕色的錢包出來,打開這個錢包,抽出幾張鈔票出來,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三當家便隨即拆開這個包裹,哦,對,這原來真的是一個鞋盒,裡面載著一對白色的運動鞋,兩側分別印上一個黑色的剔號,便立刻試穿這對新鞋。
  其實,三當家經常會在淘金網這個網上購物平台買東西,據說為了節省運費,便會刻意填上楊紅的住址做郵寄地址,拜託楊紅代為收貨,並趁著楊紅前往香港辦貨的時候,順道將這些東西帶回香港,從而製造不在場證據,就算人在香港,還是可以在內地遠距離收貨,節省一筆運費,慳多少,便多少。
  對,從前水貨客只是跟內地人帶貨,沒想到,時移勢易,香港竟然可以反客為主,反守為攻,現在還會讓這些水貨客跟香港人帶貨。風水輪流轉,對吧?
  不久後,楊紅和三當家站在配藥室門口外面,楊紅便有意無意的刺一刺三當家:
  「喂!言少!上次我跟你說的這件事,你考慮的如何?」
  三當家便立刻呆了一呆,一頭霧水,擺出一副不知情的臉孔,雙眼凝望著楊紅,四目交投,支支吾吾問道:
  「妳…………?」
  楊紅連想都沒有想,便衝口而出,立刻應聲道:
  「你忘記了嗎?我指我姪女這件事。」
(待續)
1回:佛山水貨客(一) 
2回:佛山水貨客(二) 
3回:佛山水貨客(三) 
4回:佛山水貨客(四) 
5回:佛山水貨客(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