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31日 星期二

新龍門藥房:藥房守護者(五)

【本故事內容有真有假,如有雷同,歡迎對號入座。】

五十三。

  這個男人點一點頭,聳肩答道:
  「哈哈……沒什麼,剛剛過了年,拿了雙糧,分了花紅,趁機跳一跳槽,便轉到這間公司做『行街』,主要負責這一區……反正每間公司都是差不多的……
  哦,這個人的真正身分原來是「行街」。
  所謂「行街」,其實便是「營業代表」,顧名思義,便是「推銷員」,負責推銷公司旗下的產品。
  除此之外,「行街」還要負責訂貨、送貨、換貨、退貨這些事宜,總之,一言以蔽之,只要跟自己公司產品扯得上關係,便是「行街」的工作。
  當然,一個人總不可能走遍全港十八區嘛?
  所以公司一般大多會採用「分區」的方法,自行將香港劃分成為幾個「區」,例如香港、九龍、新界,然後安排自己的「行街」,各自負責自己的「區」,你負責這個區,我負責那個區,你跟你的客,我跟我的客;你跑你的數,我跑我的數,一般而言,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從而更加有效調配人手,分工合作,善用資源,增加效率。
  對,所有跟「銷售」相關的行業,同樣需要面對「跑數」的壓力。不論是什麼公司,不論是什麼產品,橫豎都是跑數,只差跑多少,所以這一行經常會出現「換椅子」的現象,有時候,同一個「行街」,今天是這間公司,明天是那間公司,在交換名片的時候,桃花依舊,人面全非,同人不同公司,這種情況實在屢見不鮮。
  話說回來,如果只是「行街」的話,直接響二當家的全朵未免太奇怪。理論上,任誰都知道,就算不獻媚,一個行街還不會隨便開罪當家們這些米飯班主,以便繼續跟藥房建立良好關係,促進彼此合作,直呼其名,未免太失禮嗎?實際上,大部分的「行街」大多會稱呼二當家為「雁哥」,就是從來沒有聽過「行街」直接響二當家的全朵。
  除非……
  這個男人便繼續跟二當家寒暄道:
  「咦?原來你現在做藥房?近況如何?」
  二當家便點一點頭,答道:
  「唉……對,本來我是做藥行的,難得有朋友邀請我『過檔』加盟,便過來幫一幫忙……說歸說,我們都已經很久沒有見面……
  然後二當家便順手拉著藥罐子過來,跟這個男人介紹藥罐子道:
  「來,來,來,跟你介紹,這位是齊化。」
  隨後二當家便指著四當家調侃道:
  「這位是林哥……不,不,不,你叫他林仔便好了。」
  對,有時候,在稱謂上,大家可能會聽過有人會用「化」稱呼藥劑師,舉例說,姓齊的,往往便會稱為「齊化」,如同有人會用「官」稱呼法官一樣,例如姓黃的往往便會尊稱為「黃官」。
  據聞這是因為藥劑師的英文是「Pharmacist (far-ma-sist)」,其中「化」是第一個音節的中文諧音,所以人們便用「化」稱呼藥劑師。
  這個男人隨後便從襯衣的胸前口袋裡,拿出三張名片,首先分別稱呼藥罐子、四當家一聲「阿化」、「林哥」,然後分別跟二當家、藥罐子、四當家雙手遞過自己的公司名片,藥罐子雙手接過這張卡片後,看一看,這個男人的確是一間代理商的營業代表。
  蘭遇春,便是他的名字。
  同時二當家看到藥罐子跟四當家面面相覷,便伸直左手,迎向這個男人,慢慢跟大家解釋道:
  「他是我的中學同學,我們已經很多年沒見。」
(待續)
1回:藥房守護者(一)  
 第2回:藥房守護者(二) 
3回:藥房守護者(三) 
4回:藥房守護者(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