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日 星期三

新龍門藥房:藥房守護者(六)

【本故事內容有真有假,如有雷同,歡迎對號入座。】

五十四。

難得遇到舊同學,蘭遇春便隔著這張玻璃櫃枱,繼續跟二當家敍舊。
聊著聊著,蘭遇春便趁勢將公事包放在玻璃櫃枱上,然後抽出一部平板電腦出來,按出產品目錄,最後平放在玻璃櫃枱上,雙手合十,套交情道:
「對,對,對,還是時候做一做正經事……剛剛轉到新公司,現在我主要負責這些產品,看一看有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多多關照。」
這個產品目錄,如同投影片一樣,全是一張張產品的照片,旁邊附上相關的產品資料,例如成分、劑量、用途、簡介,當然還有最重要的價錢。
這樣子,二當家便雙目凝視著這個屏幕,左手托著下巴,同時豎起右手的食指,不停橫掃這個屏幕,掃著掃著,掃到其中一張照片,便指著這張照片,淡淡問道:
「這款草本喉糖是在哪兒做的?」
說真的,如果問行內人的話,產地未必是重點,反正所有國家的藥劑製品(Pharmaceutical Product)必須跟香港藥劑業及毒藥管理局(Pharmacy and Poisons Board of Hong Kong)註冊,才能在香港合法銷售。理論上,只要有這個註冊編號的話,質素自然便會有一定的保證,問題一般不大。
不過如果是行外人的話,產地往往卻是他們買不買一種藥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
根據經驗,暫時姑且撇開中成藥不說,說到西藥、保健品,很多人往往是崇洋派。
為了迎合顧客的需求,藥房同時便可能需要挑一挑產地。當然,不喜歡這個產地,不代表不能進這件貨,不過需要「將貨就價」,看一看來貨價,從而決定進不進這種貨。
聽罷,蘭遇春便答道:
「哦,公司是德國,產地是越南……
話還未說完,二當家便搖頭皺眉,面有難色,直言道:
「如果你跟我們這邊的客人說這是越南做的話,他們未必肯買。」
然後二當家便繼續掃下去,又掃到其中一款產品,再問:
「那麼,這款胃藥又是在哪兒做的?」
蘭遇春便答道:
「哦,這是印尼做的,不過現在正在做優惠,一份十加二十。」
所謂「十加二十」,即是「買十送二十」,簡單說,一份便是三十件,對,反過來,這就是「綑綁式消費」,設有最低消費,每次三十件。
為什麼?
很簡單,就是方便送貨。對,就算顧客永遠是對的,總不可能要供應商為了一個客,走一程車,送一件貨吧?
畢竟,車要錢,油要錢,人要錢,送貨還是需要成本的。
所以,有時候,為了方便出貨,一些代理商便會用這個方法鼓勵零售商「大手買入」,盡量增加送貨的成本效益。
話說回來,二當家翻過這個產品目錄一遍後,想了一想,樣子雖然有點為難,不過還是緩聲說道:
「唉……你是我的老同學,新年流流,要你空手而回,難免有點『大吉利是』……這樣吧!這款胃藥,你跟我送一份過來,算是跟你發一發市吧!」
有時候,不能不否認,做生意就是這樣的一回事:
產品固然重要,人脈更加重要。
識一個字遠遠比不上識一個人,就是這個道理。
(待續)
1回:藥房守護者(一)  
 第2回:藥房守護者(二) 
3回:藥房守護者(三) 
4回:藥房守護者(四)
 5回:藥房守護者(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