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

【鏖戰】第一章 前戰

【本故事純粹腦作,與真實人物、團體、事件等一律無關。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第一章 前戰

  龍門藥房,臥虎藏龍。
  龍爭虎鬥,只為堅守自己的信念。
  藥房,一個愛恨交織的擂台。
  「比對手先行一步的才是勝利者!」
  在這個擂台上,誰是最後的勝利者呢?

十三年前。
二〇〇四年,黃昏時分。
一對年輕男女在街上發生爭執,男的眼神渙散,滿面通紅,渾身酒氣,站立不穩,走起路來搖搖晃晃,顯然已經爛醉如泥,一名少年湊巧路過,最初聽到這對男女只是口角之爭,本來不想多管閒事,不過隨後看到這對男女拉拉扯扯,期間這個男生正想動粗,連想都沒有想,這個少年便立刻衝上前強行拉開這個男生,沒想到,縱使這個男生骨瘦如柴,帶著酒勁,還是孔武有力,竟然一手推開這個見義勇為的少年,並且像野獸一般撲上前跟這個少年打起架來。
這個少年終究打不過這個男生,倒在地上,只好趕快爬起來,連忙拖著這個少女逃跑……
兩人一齊手牽手走過一段路後,雙腿已經跑不動,這個少年倉皇回頭確認對方沒有追來,兩人便停步休息。
少女率先開腔,答謝這個呼吸急促的少年,心存感激道:
「謝謝你救走我……你叫什麼名字?」
這個少年半蹲在地,喘著氣說出自己的名字,並禮尚往來問道:
「呼、呼、呼……妳呢?」
*************************************
  十三年後。
  二〇一七年。
  我是齊樂,龍門藥房的藥劑師。
  中學時代,化學科老師說我的姓名與藥劑有緣,鼓勵我修讀藥劑系,於是我便傻頭傻腦報讀這個系,最後糊裡糊塗成為藥劑師。
  我還有一個外號,便是「藥罐子」。
  四年前,透過行家介紹,我便來到這間藥房做藥劑師。
  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求職靠行家。
  在這行業裡,這位行家德高望重,面子大、人脈廣,說話自然夠份量,連藥房三巨頭都要賣帳,加上大當家向來與他素有交情,這個人情自然非賣不可。
  所以第一天見工,大當家二話不說便直接問我何時可以上班。
  大當家便是龍門藥房的老闆,擁有一張雪白的鵝蛋臉,蓄著一頭棕色的頭髮,粗黑的劍眉蘊藏著一對銳利的黑眸,高挺的鼻樑,薄薄的嘴唇,魁梧奇偉,雖然一副修長高大的身材,但是毫不粗獷,儼如一頭雄獅一樣,當年年僅二十五歲便成為藥房老闆,一直是眾當家崇拜的偶像。
  這樣子,我便成為龍門藥房的藥劑師,不知不覺已經四年了。
  四年後,新年伊始,這個故事亦正式揭開序幕了。

  二月三日,大年初七,晚上七時半。
  龍門藥房。
話說今天大當家剛剛從泰國蘇梅島避年回來,一時興起,便決定擇日不如撞日,今晚提早關門休息,並在藥房附近的鳳城大酒樓裡請客,慰勞各大當家,順道賀一賀年。
今晚大家君臣同樂,迎接新年。
  於是大當家便在藥房裡找了一張「紅紙」出來,並用一支黑色箱頭筆,御筆一揮,寫上「是日公司春茗,明天照常營業。」然後張貼在藥房門口,便親自率領各大當家,一行五人,浩浩蕩蕩前往這間酒樓用膳。
在這段路上,大當家在前,眾人在後,一齊慢慢徒步前往鳳城大酒樓。
這段期間,四當家便趁機輕聲追問眾人道:
「趁大當家走在前面,現在你們可以告訴我四年前這件事嗎?」
在這間龍門藥房裡,大當家、三當家其實是一等一的拳擊高手,因為分別喜歡戴白色、紅色的拳套,所以在拳館裡分別擁有「白龍」、「赤狼」這兩個外號,不過他們從來沒有在藥房裡出過手,唯獨四年前這一次例外。
藥罐子心想沒什麼大不了,喉頭裡發出「好」的一聲,便將這件事的始末娓娓道來。
這區民風淳樸,童叟無欺,主張和平理性解決衝突,偶爾爭吵大多只會動口不動手,甚少動粗。
所以藥房一直相安無事,直至四年前的那一天、那個人的出現……

時光倒流,四年前,龍門藥房……
四年前,藥房剛剛開業不久,貨品尚未齊全,很多貨品經常缺貨。這時候,藥房還沒有請到四當家,所以連同藥罐子在內,當年藥房只有四個人。
有一天,一個高大魅梧的男生,看來年約二十多歲,一頭金髮,雙眼細長,惡形惡狀,彪腹狼腰,穿著一件白色背心,一條龍紋身尾上頭下,從左手旋繞到左臂上,左肩還搭著一件藍色外套,煞是讓人望而生畏。
這個男生拿著一張四方形黃色備忘紙,並將這張備忘紙大力拍在大當家前面的玻璃櫃枱上,「啪」的一聲,頓時嚇得藥罐子雙眼發直。
然後這個男生便兇神惡煞問大當家有沒有這種牌子的咳藥水。
本來,聽他說話雄勁有力,而且中氣十足,根本一點都不像患上咳嗽,何況這一刻藥房剛巧缺貨,所以大當家既不願給,又不能給,只好用客氣的語氣,禮貌答道:
「對不起,沒有。」
沒想到,這個人竟然睜大雙眼,狠狠盯著大當家,目露凶光,質疑道:
「什麼?沒有?這裡不是藥房嗎?幹嘛連一支普通的咳藥水都沒有?你在騙我嗎?哼!我看你只是故意不賣給我吧?」
然後這個男生便俯身上前,隔著玻璃櫃枱,企圖揪住大當家的衣領,作勢揍人。
沒想到,頃刻間,大當家便朝這個男生的下顎作勢使出一招上勾拳,這一拳的餘波竟然同時鬆開這個男生的手,還讓附近的貨品連帶輕輕搖晃起來,「蓬」的一聲,如同龍吟聲般磅礴,這個男生肩上的藍色外套同時亦應聲飄落地上。
不過拳鋒便突然煞停在下顎下面,刻意保留一丁點兒的距離,這就是說,大當家是故意手下留情,只想嚇一嚇這個男生,根本沒有傷人的意思。
一條龍彷彿盤繞在大當家的背後,震懾著這個男生。
這時候,大當家便緩緩將手縮回來,揚起嘴角,哈哈大笑道:
「抱歉!抱歉!剛剛一時手抽筋,雙手不聽使喚,沒有嚇倒你嗎?」
大當家明明笑容可人,不過卻讓這個男生感到無比的恐懼。
這個男生當下嚇到目瞪口呆,如同靈魂出竅一樣,額頭不斷冒汗,雙唇微微顫抖,全身正在發抖,回過神來,便匆匆回頭彎腰撿起跌在地上的這件藍色外套,跌跌撞撞逃出藥房了。
這個男生逃跑後,藥房便傳來一陣清脆的拍掌聲,這雙手的主人便是二當家。
二當家彷彿好像看到一件內心一直期待已久的事情,一臉驚訝道: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龍捲風雲上蒼穹』嗎?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厲害!厲害!」
龍捲風雲上蒼穹?
三當家不期然微微點一點頭。
在這間藥房裡,看來藥罐子是唯一一個不知道內情的局外人。
本來「你知我不知」便已經吊胃口,「你們全部知,只有我不知」便更加吊胃口。
這便觸動起藥罐子極度罕有的好奇心,於是為了打探內情,便禁不住追問:
「這是什麼?」
這時候,二當家非常興奮,連珠炮發答道:
『龍捲風雲上蒼穹』是我們師父當年自創的其中一招招式。當年師父自創一套稱為『六龍御天』的拳法,傳聞只要練成當中一招半式,便已經足以稱霸拳壇!」

六龍御天
然後帶著一種崇拜的目光,跟大當家確認道:
「對吧?大當家?」
大當家一言不發,既不承認,亦不否認。
藥罐子插口道:
「傳聞?」
二當家面帶慚愧,不斷搔首道:
「對……我現在已經沒有繼續學拳了……早前我只不過是上過幾個月堂而已,所以無緣一睹這套拳法。
這些傳聞便是當時拳館裡的師兄弟告訴我的。」
然後滿懷感恩道:
「雖然最後還是學拳不成,不過好感謝上天讓我在那裡遇到大當家,不然的話,我今天便不會站在這裡。」
這一刻,藥罐子倒是有點半信半疑,暗自質疑:
「哦!這只是傳聞而已。這套拳法有沒有這麼厲害?二當家會不會有點誇張?」
再說,藥罐子只是聽過「廬山昇龍霸」,可是從來沒有聽過這招「龍捲風雲上蒼穹」,不禁懷疑這一招是否真的如二當家所言般厲害。
不過,說歸說,藥罐子不諳拳擊,所以實在不敢妄下斷言。
這樣子,藥罐子便佯裝同意,並趁機試探問:
「嘩!既然學懂一招半式便已經天下無敵。那麼,你們這位師父不就是很厲害嗎?」
二當家便雙目發光,猛然點頭道:
「當然喇!想當年師父憑著這套拳法打敗過不少一等一的世界拳擊高手,得以躋身國際拳壇……」
然後話鋒一轉,不知怎的,突然皺眉惋惜道:
「唉……要不是師父有那個弱點,當年恐怕已經成為世界拳擊組織輕量級世界排名第一的拳手。
更諷刺的是他的名字竟然就是自己的弱點……真是『唔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
嗄?
藥罐子這下子便愈聽愈糊塗。
一個人的弱點在自己的名字裡?怎麼奇怪?
既然不問都問了,藥罐子便乾脆一路問到底,繼續追問道:
「那麼,你師父叫什麼名字?」
二當家便露出一種憂傷的表情,淡淡答道:
「南重明,這便是我們師父的名字。」
「南重明?」
「對!東南西北的『南』、重陽節的『重』、日月『明』。」
這就是說,「南重明」這三個字隱藏著這位師父的弱點?


至於這三個字裡面暗藏什麼玄機,藥罐子當時實在想不出一個所以然出來。
這三個字,看來看去,既不是穴位,又沒有典故,根本看不出半點頭緒。
不過藥罐子沒有興趣知道答案。
因為藥罐子從來只會欣賞一個人的優點,不會計較一個人的缺點。這樣說,夠酷吧?
直至這一刻,藥罐子的好奇心便到此為止。
話說回來,大當家出拳後,三當家勃然變臉,厲聲斥責大當家道:
「天!你忘記師父的話嗎?幹嘛隨便出手?」
不待大當家答話,二當家便衝口而出解圍道:
「嗱!三當家!所謂『先撩者賤,打死無怨。』剛才是這個人動粗在先,怪不得大當家自衞還擊。再說,以大當家的實力,如果大當家剛才稍為認真一點的話,你認為他的頭顱還可以安然掛在脖子上嗎?
哼!這裡恐怕已經成為血海了。」
嗄?原來大當家這麼厲害?
然後二當家便故作嚴肅,佯裝調侃大當家道:
「不過……師父教過我們不准恃強凌弱……大當家……面對這種弱得可憐的小角色,你竟然都要動真格,你會不會太高估這個人呢?」
大當家一臉無辜,無奈答辯道:
「沒辦法!剛才情勢危急,加上本能反應,便不自覺出手了!再說,我剛才已經跟他道過歉吧!沒想到,他竟然會跑得這麼快?」
三當家掰不過他們,只好板著臉,再三叮囑道:
「既然是這個人出手在先,今次便算吧!不過下不為例!記住,下次有事便報警處理!別讓自己添麻煩!」
自從這次之後,大當家又真的乖乖聽話,從此沒有再出手,做一個動口不動手的藥房老闆。
事隔四年,藥罐子本來已經遺忘這件事,現在舊事重提,再度勾起沉澱的回憶。
說回南師父的弱點,說真的,要知道答案其實一點都不難,只需要問大當家、二當家、三當家其中一人,便是了。不過藥罐子真的沒興趣深究別人的弱點。
不過藥罐子沒興趣不代表其他人沒興趣。
聽罷,四當家覺得好玩,頓時萬分雀躍,便一邊走,一邊猜謎,喃喃自語道:
「唔……綜觀這三個字,唯一扯得上關係的,只有一個「南」字。「南」是「東南西北」其中一個方位,極有可能代表弱點的位置。
咦?因為『北』代表頭的話,那麼『南』不就是代表……?難道南重明的弱點是……?」
不出所料,二當家立刻搖碩否決道:
「唉呀!所有男人都有這個弱點!這有什麼好特別?」
四當家點頭同意,一時之間再沒有主意。
快要到達鳳城大酒樓的時候,四當家還是想不出答案,二當家便忍不住提示四當家道:
「你想錯方向了。」 
(待續)